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媚香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难道不是垃圾吗?”


        

林北尘脸上的灿烂笑容瞬间收起,严肃而冰冷:“我说你手中那所谓的温灵玉是垃圾,没有半分点错误!”


        

“小子,你懂什么!?”


        

秦镇南怒喝道:“温灵玉乃地阶高级宝物,如今存世相当稀少,比你那人阶中级的寒铁匕首不是珍贵多少倍!”


        

面对发怒的秦镇南,林北尘安然自若,戏谑笑道:“秦三爷,你说你手中的那破玩意儿是温灵玉,就是温灵玉了?”


        

“你再好好看看,那东西真的是地阶高级的温灵玉?对,得仔细看看,莫要看错了哦!”


        

闻听此言,秦镇南面色一变。


        

看向手中的温灵玉,仔细鉴定一番后,亲镇安对身边的猎者联盟安南分会的那名四品鉴宝师,道:“难道这不是温灵玉?”


        

“确是温灵玉啊!”


        

那名四品鉴宝师也目光坚定,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诶,不着急!” 记住网址m.dzs5.com


        

林北尘淡淡一笑,胸有成竹:“你们再好生看看,切莫再看走眼,不然你们四品鉴宝师之名,就要毁掉不少哦!”


        

见林北尘如此自信,身为六品鉴宝师的谷岳大师也不淡定了,走过去将温灵玉拿在手中,脉力运转,仔细鉴定着。


        

不多时,谷岳冷视开宝台上的林北尘:“小子,你莫要再装神弄鬼,不肯认输,老朽以我六品鉴宝师的名誉担保,这定是地阶高级的温灵玉无疑!”


        

见谷岳都这么说了,一些人顷时议论起来。


        

“啧啧啧,这林北尘好歹也是圣灵安南分会的一星执事,怎地,还特么输不起了?”


        

“就是就是,输了就是输了,竟还不肯认输!”


        

“哼,我道这林北尘是个人物,却没想到只是不肯认输,惯会装神弄鬼的小人。”


        

一些人看向林北尘,目露不屑之色。


        

美岳母与呼延明磊等人也尽皆脸色不自然,不知道这个林北尘到底在搞什么,难道真是个输不起的?


        

张大福眯着本就小的眼睛,琢磨着什么。


        

这老大,玩得是哪一出呢?


        

郑梦莹面颊生晕,她知道高能部分来了!


        

果不然。


        

只见下一秒……


        

“啧啧啧,就你们这点儿眼力和见识?”


        

“愚蠢至极!”


        

林北尘居高临下俯视那些跟他唱反调的人,包括谷岳,冷屑道:“就你们这群傻王八蛋,也好说自己是一名鉴宝师,浸淫赌宝一行多年?哥为你们这群东西,都感到臊得慌。”


        

这番话,可谓是天雷滚滚。


        

炸得那些人懵逼连连。


        

“林北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如此羞辱我等,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这些人气愤不已,被一个靠运气的赌宝白痴,连一品鉴宝师都不是,只觉自己受了平生最大的侮辱。


        

“我什么意思?要说法?”


        

林北尘呵呵一笑:“就凭你们这群傻逼玩意儿也配?但哥心情好,就勉强给你们一个说法吧!”


        

在众人怒得发红的双眼注视下,林北尘走下开宝台,径直走到秦镇南面前,伸出手:“蠢货,将你手里的破玩意儿给我!”


        

“你……”


        

秦镇南胸口直发闷,但还是将手里的温灵玉递给了林北尘,他倒是看看这小杂碎,能玩出个什么花样来。


        

玉佩入手,林北尘嘴角一勾,冷斜谷岳:“老东西,睁开你这双玩多了女人,昏花的老眼看好了,这倒是什么东西!”


        

“小子,你怎能……”


        

谷岳面色铁青,林北尘没有跟他废话的机会,脉力涌动,掐出一个指诀,将脉力灌入那所谓的温灵玉佩之内。


        

一副玉石纹理网呈现在众人视野中。


        

“都来数数,这有多少条纹理。”林北尘招呼众人:“都把眼睛擦亮了,别特么连三十之内数都不会数了!”


        

不多会儿。


        

“一共二十四条。”


        

有人道。


        

“二十四条!”


        

“二十四条!”


        

这样的声音陆续响起。


        

“二十四条?呵呵,你们这群蠢蛋还知道二十四条。”林北尘脸上满是鄙夷的轻笑。


        

“《天宝玄鉴》第二卷玉石篇第一百五十页有载,温灵玉,性微寒,养神润体,加速修炼,内里有脉络纹理二十七条。”


        

说到次数,林北尘话语一滞,上了开宝台,俯视那些人:“怎么样,自认为鉴宝大师的蠢蛋们,这条内容都忘了吗?”


        

轰!


        

这番话一出,众人神情皆是一滞。


        

右手玉指轻抚红唇,郑梦莹面露妩媚笑意,心道:“我就知道,这个小家伙定会来带来一出好戏。”


        

原来那东西竟然不是温灵玉!


        

随后……


        

“《天宝玄鉴》,喂,那是什么东西,你听说过吗?”


        

“没有,应该那小子胡诌出来,唬我门的吧?”


        

“嗯,我也觉得是这样,十有八九是他瞎编的。”


        

人群一片懵然,都不知道林北尘说的《玄天宝鉴》是什么玩意儿,只道林北尘是瞎编的,以寻求慰藉。


        

然而……


        

“什么,你知道《天宝玄鉴》!?”


        

一声激动到亢奋的声音响起,众人一看是谷岳的,谷岳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开宝师父,目光火热地看着林北尘。


        

“知道又如何?不知又如何?”


        

林北尘没有卵这狗屁谷岳大师,绕过他,看向秦镇南:“秦三爷,想知道,你这破玩意儿,是什么东西吗?”


        

秦镇南下意识地点头。


        

他不蠢,见谷岳那副模样,就知道林北尘九成九说的是真的,他开出的,根本不是什么地阶高级的温灵玉。


        

“好,那我便发发善心,让你们知道知道!”


        

林北尘神秘一笑,纵身跃起,将手中的玉佩挂在一根柱子上,随后运转脉力,往玉佩灌了进去。


        

沉寂片刻,玉佩亮起青绿光芒。


        

一缕粉色能量飘荡而出,随着空气四处扩散弥漫开,须臾之间,空气之中便荡开一股奇特的幽香。


        

离得近的男子,眼中充斥起粉色光芒。


        

“好,好漂亮的美人儿!”


        

“啊,美人儿,我来了!”


        

几道惊呼声响起,伴随着咽口水的声音,就看到两名大男子冲向那柱子,就是一阵疯狂亲吻。


        

那画面……


        

简直不要太美。


        

极度诡异!


        

在场的那些个女性却是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啊,这……这是媚香玉!”


        

人群中突然有人惊呼了一声,其余知晓这东西的男子闻言,神情骤变,赶忙推开,屏住了呼吸。


        

眼瞅着又有两个男人冲了过去,抱着那柱子一阵摩擦亲吻,还开始脱起来衣服,林北尘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屏住呼吸,林北尘纵身跃起,将媚香玉佩从柱子上取下,再度运转脉力,收摄了那股粉色能量。


        

还在抱着柱子摩擦的四个男人,眼中的粉红消散,颓然坐在地上,然后就看到自己脱得只剩下内裤……


        

“啊!”


        

顿时响起一阵鬼哭狼嚎,四个男人急忙穿上衣服裤衩,那些个陪他们来的人,纷纷面颊滚烫。


        

这尼玛……


        

丢人丢大发了!


        

垫了垫手里的玉佩,林北尘凝视众人:“你们之中还是有识货的,没错,这东西正是媚香玉,人阶低级的破玩意儿,具有一定的魅惑效果,能激发男人的色欲。”


        

“也就勉强能卖个十万软妹币吧!”


        

顿了顿,林北尘目光锁定秦镇南与谷岳:“而不是你们口中地阶高级的温灵玉,两位尊贵的鉴宝大师,懂了吗?”


        

这块媚香玉玉佩,正是林北尘先前看过的那块。


        

也正是如此,林北尘才特意挑选了那柄人阶中级的寒铁匕首。


        

不待二人回应,林北尘又道:“不过你们认错也情有可原,媚香玉与温灵玉的确极其相似,毕竟不学无术嘛,哈哈哈!”


        

语罢,林北尘将手中的媚香玉佩一扔,边走下开宝台,边说道:“哎哟哟,看来我的运气是真不错呢,拿了把人阶中级的寒铁匕首就赢了这场赌宝游戏。”


        

“那啥,六品鉴宝师的谷岳大师是吧,你答应我的二十件器物,那晚辈我就不客气了哟。”


        

林北尘叫上那位开宝师父,以及猎者联盟安南分会的那名四品鉴宝师走向了那些器物,挑选了起来。


        

人群跟随而去。


        

不多时,那名四品鉴宝师的声音接连响起。


        

“苍龙斧,地阶中级,估价六百四十万软妹币。”


        

……


        

“藤雾鞭,地阶低级,估价三百二十万软妹币。”


        

“赤焰枪,地阶低级,估价三百七十万软妹币。”


        

……


        

那名四品鉴宝师的声音接连传来,伴随着阵阵的倒吸凉气与惊呼声,不时响起欢呼的呐喊声。


        

这一刻,谷岳与秦镇南等人就算再麻瓜,哪儿能还不知道,自己这特娘的是被林北尘那个小杂碎给耍了呀!


        

这特么林北尘分明是个鉴宝高手啊!


        

此刻,谷岳与秦镇南脸如猪肝色,难看至极。


        

那是还火辣辣的疼。


        

尤其是那声“尊贵的鉴宝大师”,这个称呼就像那烧红的烙铁一般,印在两人的面颊上,滋滋的,还冒着烟儿。


        

“谷岳大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天宝玄鉴》到底又是个什么东西?那小杂碎怎么又那般超凡的鉴宝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