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开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咔——”


        

岩石外壳的裂痕越来越大。


        

透射出一抹微弱的寒光,随后尽数脱落而下,一柄长岳三十厘米的匕首,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寒铁匕首,人阶中级,估价三十万软妹币!”


        

仔细打量了一番,与身旁的四品鉴宝师说了几句,那名猎者联盟的四品鉴宝师,朗声说了出来。


        

“噗嗤!”


        

一声忍俊不禁的笑传出。


        

“哎哟麻呀,人阶中级的东西,真是笑死我,哈哈哈!”只见秦镇南捂着肚子,狂笑道。


        

“这次,咱们的林执事是输定咯!”


        

“林执事,看来您所依仗的运气不怎么好使啊!”


        

“运气?赌宝怎么能单纯靠运气呢!”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就是,简直天大笑话!”


        

早就看不惯林北尘今晚出尽风头的那些人,趁势就又是一波讽刺,那是一阵捧腹大笑。


        

美岳母的脸色也变得古怪和不自然起来,捂着脸,一副我跟这个小王八蛋不熟的表情。


        

就应该换换嘛!


        

张大福等三名小弟,也是一脸的尴尬。


        

老大这运气……可真是不咋滴啊!


        

“林执事,你可输了!”


        

秦镇南也看向林北尘,戏谑道,虽然他挑选的器物还没有开,但就好似他已经赢定了一般。


        

“哦,是吗?那可未必!”


        

林北尘笑了笑:“我这吧寒铁匕首虽只是人阶中级,可要是我运气好,秦三爷开出个人阶低级的,我不就赢了嘛!”


        

“他说什么?他说秦三爷会开出人阶低级的东西?这真是我出生以来听过最好好听得笑话!”


        

一名青年男子捧腹大笑,已然忘记了林北尘的身份光环。


        

“就是,秦三爷乃是何人,怎么会开出人阶低级的东西!”


        

“就是,人家秦三爷可是四品鉴宝师!”


        

部分人对着秦镇南就是一阵舔。


        

也有人保持清醒的,只选择在一旁看戏,他们可没有忘记林北尘的身份光环,害怕被事后清算。


        

面对众人的戏笑,林北尘也不生气。


        

耸肩摊手,一脸轻松道:“这世间诸事,谁说得准呢,万一在下运气逆天,秦三爷看走了眼,真开出个人阶低级的东西呢。”


        

“真是不知所谓!”


        

秦镇南冷哼一声,傲然道:“我秦镇南浸淫赌宝多年,从未开出过人阶低级的东西,林执事当真也太小瞧秦某了!”


        

“小瞧不小瞧,这可不是我说了算。”


        

林北尘风轻云淡:“把挑选的开了再说吧!”


        

“不用开宝,秦某也知我挑选的乃地阶高级的温灵珠,秦某作为四品鉴宝师这点儿自信还是有的。”秦镇南冷然摆手道。


        

旋即,又是话锋一转。


        

“不过为了让林执事你输得心服口服,那便……”


        

“开宝!”


        

于是乎,开宝师父开始操作。


        

咔擦——


        

只见伴随着清脆的声响,外表的岩石外壳迅速开裂,从裂痕之中投射莹莹的炫目青绿色光芒。


        

“果真有好东西!”


        

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喊了一声。


        

数秒间,岩石外壳全数脱落,全书伴随着石皮落下,一块青绿色的玉佩,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整块玉佩约莫婴幼儿巴掌大小,通体呈青绿之色,其上刻着道道精美的纹路,一颗就是精雕细琢的。


        

不得不感慨这些东西的神奇。


        

在地下掩埋了无数年,经历不知多少风霜的吹打,竟是没有出现半点儿损坏,依旧通透无瑕疵。


        

“温灵玉,地阶高级,估价八百五十万软妹币!”


        

与开宝师父鉴定一番,猎者联盟安南分会的那名四品鉴宝师点点头,面向众人朗声道。


        

温灵玉,能温养脉武者的身体与精神,消除疲劳,还有一定的美容养颜的作用。


        

但更大效用还是对脉力修炼有一定的加速效果。


        

“嘶,真是温灵玉啊!”


        

“天啊,这个东西原本不过一百万软妹币,如今变成八百多万软妹币,足足翻了八倍有余啊!”


        

“秦三爷不愧为四品鉴宝师,这份眼力的当真绝了!”


        

人群闹哄哄的,激动的热议不止。


        

享受着众人的恭维与吹捧,秦镇南只觉得爽翻了天,连身旁的林北尘,他都不屑于去鄙夷了。


        

差距太大,他都找不到赢的那种爽感。


        

呼延明磊,欧阳元昊与司马行空对视一眼,也面露苦涩,果然,仅凭运气是赢不了秦镇南这等四品鉴宝师的。


        

“恭喜秦三爷,开得佳宝!”


        

猎者联盟安南分会的那名四品鉴宝师笑着说道,将温灵玉交还给了秦镇南。


        

感受入手的微凉触感,秦镇南淡淡轻蔑一眼林北尘,不再看林北尘,扫视台下众人,当视线扫到美岳母,眼前一亮。


        

“秦三爷,不知您开出的这块温灵玉买不买?我愿意出八百六十万,向秦三爷您购买!”


        

一名有着大肚腩的中年男人,突然出声道。


        

“秦三爷,我愿出九百万!”


        

“我出一千万!”


        

“我出一千一百万!”


        

“安静!”


        

秦镇南淡淡开口,伸手压下众人的纷纷出价,淡声道:“你们觉得本三爷,是缺你们那一两千万的人吗?我秦镇南……”


        

瞧着秦镇南的滔滔不绝,还有台下那部分叫价的人,林北尘依旧神情淡然,眼睛微微眯了眯,唇角勾起一抹笑。


        

在场之人,唯有一直注视着林北尘的郑梦莹,注意到了林北尘嘴角的那抹笑,原本有些黯然的神情一凛。


        

怎么回事?


        

他都输了如何还有心情偷笑?


        

难道这其中有诈不成?


        

嘚瑟了一番后,秦镇南目光锁定美岳母,露出自以为是的帅气潇洒笑容,抬手道:“自古宝剑赠英雄,美玉配佳人,纵观在场,最美佳人当属……苏雪莹苏小姐。”


        

秦镇南走到台下,众人自觉让开一条道路,走到美岳母面前,秦镇南炫耀式地捧出那块温灵玉。


        

“秦某愿将这温灵玉,赠送给苏小姐,此乃秦某的一片拳拳之心,还希望苏小姐能够收下!”


        

送给美岳母?


        

林北尘表情一愣。


        

与郑梦莹默契地对视一眼,这秦镇南倒是有趣,不将这东西送给与他有染的秦镇阳二夫人,却当着她的面撩美岳母?


        

两人又默契地悄悄看了一眼秦镇阳的二夫人,果不其然,那二夫人面色有些不自然,像是在生闷气。


        

“苏小姐,你快收下吧!”


        

“就是,苏小姐你就收下吧,不要辜负了秦三爷的一片好心意!”


        

“嗯,只有苏小姐这等美人方能配上这温灵玉!”


        

见美岳母怔住没有要收下的意思,部分人纷纷起哄与拍马屁,他们可是早就知道这秦家三爷对苏家小姐情迷已久了。


        

秦家可是安南市的一流家族,若他们所在的小家族能攀上秦家这颗大树,就发达了。


        

美岳母面色犯难不已。


        

秦镇南这个人,她已经打心底厌恶,他的东西,她是真的不想收,被这么多人起哄,她有些下不来台。


        

就这么直接拒绝吗?


        

会进一步恶化苏秦两家本就有的矛盾。


        

两家若真要争锋,如今的苏家极有不可能不是秦家对手,毕竟苏家只有一百多年的底蕴,不像秦家。


        

秦家可是有着一千多年的历史。


        

“哈哈哈!”


        

就在美岳母左右为难之际,爽朗的笑声响起,众人望去,只见开宝台上的林北尘,那叫笑得一个欢乐。


        

“林北尘,你这笑何意?”


        

秦镇南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声音冰冷。


        

眼瞅着美岳母左右为难之下,就要收下了,这个小杂碎又来打断他的好事,他恨不得将台上的那个小杂碎生吞了。


        

“没,没什么意思。”


        

林北尘抱着像是笑得有些痛的肚子,眼角带泪:“我就是看到堂堂秦家三爷,将那种破玩意儿拿来送给我家岳母,也真亏你秦镇南好意思,在下就忍不住想笑。”


        

“对不住,真是对不住,在下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哈!”


        

林北尘笑得那叫一个猖狂。


        

那架势,好家伙,都快在地上打滚了。


        

却是众人笑得一阵莫名其妙。


        

美岳母,张大福与呼延明磊等人也是一脸懵逼状态,不知道林北尘在笑什么。


        

唯有郑梦莹内心微微激动起来,轻舔红唇,眼神迷离地看着林北尘,暗道:这小家伙的反转就要来了!


        

“喂,那小子莫不是输给了秦三爷,承受不住打击,疯了吧?”


        

“很有可能,那小子还是太年轻啊!”


        

“嚯嚯嚯,咱们的新贵疯掉了?这下好玩了。”


        

部分人低声议论道。


        

另外一部分则是一脸古怪,想知道林北尘在搞什么鬼。


        

“林北尘!”


        

面色变得难看的秦镇南怒声一喝,众人不敢在言语,秦镇南怒视这林北尘:“你小子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竟说我的温灵玉是垃圾!你最好给本三爷说清楚!”


        

竟敢说他开的地阶高级宝玉是垃圾东西,这不是质疑他四品鉴宝师的眼力嘛!


        

这一生,秦镇南最得意与自豪的不是自己有着脉皇级别的脉力修为,而是自己是一名四品鉴宝师。


        

这个身份,让他在安南市格外受尊敬。


        

如今这对赌宝一窍不通,靠运气的家伙说他开的是垃圾,秦镇南哪里还能受得了这份儿气?


        

登时,就是一个怒火中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