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对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见谷岳竟然连名声和脸都不要了。


        

林北尘顿时乐了。


        

“哦,那不知咱们的谷岳大师,想要个什么交代?说说看!”


        

那个大师二字,林北尘咬得特别重,围观众人知道林北尘是在嘲讽,很是发笑,却也只能憋着。


        

他们可不是林北尘,身上没有“洛浅雪亲点的圣灵青训学员”这层光环笼罩,得罪谷岳,是会很惨的。


        

“很简单,手底下见真章。”谷岳道。


        

这话很明显了,不是干架,鉴宝师的真功夫是鉴宝,而林北尘说他不配我鉴宝大师,他得为自己正名。


        

两人得赌宝。


        

林北尘立时乐了,环视整个赌宝大厅:“谷岳啊谷岳,你还真是一点儿脸都不要了,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你掌眼过的吧?真亏你好意思提出与我赌宝。”


        

此话倒是引得不少人的赞同。


        

作为猎者联盟上面派遣下来,坐镇的鉴宝师,赌宝大厅中的东西展示出来前,的确是要谷岳掌眼的。 记住网址m.dzs5.com


        

得控制这个出宝率嘛!


        

“我不占你便宜。”


        

这时,谷岳道:“不用你与老朽亲自比斗,老朽也不屑于你比斗,老朽会指一人与你比斗一番,只要你能赢他,这赌宝大厅里的东西,你随意挑选二十件,老朽替你买单。”


        

“大师想指谁?”


        

林北尘来了兴趣,二十件东西,他若是专挑贵的那种,加起来价值约莫也有个三四亿了。


        

圣龙社团的仓库敲好需要东西,这波来得不亏。


        

“就他吧!”


        

谷岳一指秦镇南。


        

秦镇南立马行脉武礼表示,道:“谷岳大师,您老放心,在下一定不会让您老失望。”


        

“切,就这还不占便宜!”


        

林北尘还未说完,张大福先嘟囔开口了:“我老大以前从未参加过赌宝大会,哪里会什么鉴宝,秦镇南可是四品鉴宝师!”


        

此话一出,让众人嘴角一扯。


        

是啊,林北尘可是第一次参加赌宝会啊,九成九根本不会鉴宝的,这哪里还能说不占便宜了。


        

美岳母意识到这一点,想要劝阻林北尘别冲动,可林北尘根本没给她说话的机会。


        

只见林北尘轻拍张大福的肩膀,笑呵呵道:“没事的,胖子,咱们得尊老不是,就让他们占占便宜吧!”


        

“鉴宝与赌宝这类事儿,反正更多的还是看运气嘛,说不定你老大我运气逆天呢。”林北尘摊手,一脸轻松道。


        

“哈哈哈,他是说看运气?哎呦喂,真是笑死我了,就这个白痴居然也想跟秦三爷这位四品鉴宝师赌了。”


        

之前的那名家族子弟笑的肚子都疼了,弯着腰,就差没在地上打滚了,其他人也是一阵憋笑。


        

“啪!”


        

响亮的大嘴巴子声响起,是那小青年的长辈扇的,长辈忙对林北尘行了脉武礼,表示小辈不冻死,望林执事见谅。


        

林北尘也无甚在意,只是一脸懵懂地看向美岳母,不解问道:“岳母大人,难道赌宝这类事儿靠得不是运气?”


        

美岳母面色一滞,很想拧下林北尘的耳朵。


        

这小王八蛋什么都不懂,就敢跟秦镇南那位四品鉴宝师赌宝?真是气死老娘了,存心丢脸是不?


        

美岳母只觉难以启齿,不想回答林北尘的话。


        

“哈哈,当然不是,让三爷我来告诉你吧。”


        

秦镇南又站了出来,傲然道:“赌宝,依靠的是鉴宝师强大的眼力与丰富的知识,当然,也跟脉力修为有不小的关系。若真是像你所说的,倚靠靠运气的话,那谁还来赌宝?就是十赌九输嘛!有这个精力,还不如直接马路牙子等着捡钱来得靠谱。”


        

“当然,林执事说的运气,也沾点儿便,万一运气不好,鉴宝师看走了眼,也是会出问题的。”


        

这通话一出,顷时引来众人的纷纷赞同。


        

赌宝,的确是一门技术活儿。


        

否则,也不会诞生专业的鉴宝师这个职业了。


        

如果单纯只靠运气来赌宝的话,可以说,定然十赌九输,运气好的时候,能赚上那么点儿。


        

但最终嘛……


        

定然是落得个血本无归的下场。


        

“我秦镇南苦练鉴宝技艺多年,也算是见识过诸多宝物,当然是跟谷岳大师您没法儿比的,勉强达到了四品的之列,如今你林执事竟说赌宝是靠运气,你真当赌宝是那般容易的不成?”


        

秦镇南傲然地说着,也不忘记捧一下谷岳,踩一踩林北尘,以好好地出一出今晚先前所受的那些元气。


        

“老三,你乃前辈,四品鉴宝师,怎么能老实抓着这些不妨,得宽厚晚辈才是,莫污了自己的身份,毕竟林执事可是头次来赌宝会。”秦镇阳突然,喝了一声秦镇南。


        

那言语表面听着狮子啊训斥秦镇南,但实在是不要林北尘那种没见过世间的东西别一般见识。


        

瞧得这两兄弟的一唱一和,林北尘瞥了一眼郑梦莹,恰巧郑梦莹也将视线看过来,两人勾唇一笑。


        

林北尘摇摇头,心中好笑:这秦镇阳倒是真大气,只是不知道知道自己的二夫人与弟弟勾搭成奸后,还能不能这般大气。


        

约定好对赌宝的方式:只要谁开出的器物品质高,谁便获胜。


        

而且是一局定输赢。


        

随之,赌局开始。


        

“要不,林执事先来?”


        

这时候,秦镇南倒是装得大气了。


        

“诶,那儿哪能行啊!”


        

林北尘摇了摇头,一副尊老的谦恭模样:“秦三爷,我就一见过失眠的晚辈,您可是博闻强识的前辈,当然是您先请。”


        

“秦三爷您就先出手吧,让我们长长眼。”


        

“秦三爷,让那后生知道知道什么真正的赌宝。”


        

一群看不惯林北尘先前出尽风头的人开始吆喝起来,有谷岳这位六品鉴宝师,他们倒也不是多害怕林北尘了。


        

再三推辞后,秦镇南一昂首,谦逊模样,道:“好,既然诸位如此推崇,那秦某就先献丑了。”


        

又看向林北尘:“你可瞧好了,我这就让你见识见识,如何鉴定宝物,而是靠那什么所谓的运气。”


        

说着,秦镇南走到了一长桌前,目光流转,手掌轻抚过那包裹着岩石和苔藓的器物,脉力流转看来。


        

这些器物包裹着岩石之类的东西,粗略除了大笑形状不一外,其实看上去并无太大的差别,更没有半点气息溢出。


        

因而这需要鉴宝师,以脉力进行查看坚定。


        

左看看,右瞧瞧,不多会儿,秦镇南拿起一盔成年拳头大小,标价一百万的器物,又摸了摸,点头道:“我就选这个了。”


        

“确定?”


        

林北尘问道。


        

“当然!”秦镇南自信道。


        

一旁的谷岳看着秦镇南手里的东西,微笑点头,心道:“这个秦镇南的眼力倒不差,不愧为四品鉴宝师,竟能挑中此物。


        

瞧得秦镇南手里拿的那东西,又看到秦镇南那如此笃定的模样,林北尘面上镇定,心下乐了。


        

“该你挑选了,林执事!”


        

秦镇南凌然道。


        

“我嘛,就是赌宝白痴,就靠运气了!”


        

林北尘耸了耸肩,上前随便摸了摸几件,就拿起了一件秦镇南碰过的,标价十万的器物,毫不犹豫道:“我的,就选这个了。”


        

美岳母想阻止,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这小王八蛋的运气怎生如此差,怎回挑中那件东西。


        

接下来便是众人喜闻乐见的开宝环节。


        

来到开宝台上,将东西交给专业的开宝师父。


        

“先开谁的?”开宝师父问道。


        

“秦三爷,要不先开您的?”林北尘看向秦镇南,一脸的悠然自得,那模样仿佛已经稳操胜券了。


        

“林执事,还是你先吧!”秦镇南乐呵呵道:“好歹我乃秦家三爷,四品鉴宝师,也得爱幼一下不是。”


        

这话一出,部分人又是起哄一笑。


        

林北尘却是不急不恼:“行,那就我先吧。”


        

看向开宝师父:“开宝吧!”


        

开宝师父点点头,就要动手。


        

“慢着!”


        

秦镇南突然出声打断,对林北尘,道:“念你晚辈,我给你一次换宝的机会,不然怕你输了哭鼻子啊!”


        

旋即,部分人又是哄堂一笑。


        

美岳母面露喜色,就要劝自家女婿换一件,林北尘那件,她也看过,是一件很垃圾的东西。


        

当即,连忙给林北尘使眼色。


        

而林北尘呢?却是像是未看到似的,笑哈哈道:“这就不劳秦三爷操心了,若我真的输了,一定在我家岳母怀里好生苦一场,但东西,就这件东西了。”


        

听得林北尘这话,秦镇南脸上笑容一僵。


        

谁人不知他馋美岳母多年,却没有亲近的机会,而这小子竟说能扑进美岳母怀里……


        

这尼玛,刀往心窝子里扎啊!


        

“确定不换?”开宝师父问道。


        

林北尘点头:“嗯,不换,我相信我的运气!”


        

听闻这句话,许多痴迷赌宝的人又是一阵憋笑。


        

运气?


        

神特么运气,运气在这赌宝行当可不怎么好使。


        

在岩石外壳上,娴熟涂抹上一层开宝粉末,专业的开宝师父右掌覆于器物之上。


        

脉力运转,轰然一震。


        

“咔擦!”


        

包裹着器物的岩石外壳开裂,传来清脆的声响传来,众人纷纷屏住了呼吸,眼皮儿都不眨地盯着那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