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赌宝会(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旁,挽着林北尘手臂的的娇艳美岳母,银牙紧咬。


        

这个秦镇南太过分了。


        

你说什么不好,净往自家女婿心头扎刀子,她知道的,父母早亡那可是自家这女婿心里最大的痛啊!


        

此时此刻,美岳母恨不得怒其给秦镇南几个大嘴巴子。


        

瞥到林北尘手成拳一紧,向秦镇南伸出,美岳母忙劝阻,却看到自家女婿紧握的拳头豁然松开,止住了要行礼道歉的秦镇南。


        

“秦三爷,您这真是说的太对了,我呢,今晚还真是得要要涨涨见识,毕竟以前没来过不是。”


        

林萧露出满脸的和善笑容,又道:“只是可惜啊,要是秦宇学长,或者秦风同学在此就好了。”


        

“我们以前的关系还算不错,他们若是在这里,以他们的见识,说不定能教教在下,在下定然会受益匪浅的。”


        

狠!


        

真几把狠!


        

张大福面露激动之色,内心疯狂直呼,老大这是杀人还要诛心啊,真是……干得太特么漂亮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被一击戳到了痛处,秦镇南与秦镇阳一阵咬牙切齿,恨不得动手撕了林北尘,却又不敢在此动手。


        

呼延明磊与欧阳元昊还在这儿呢。


        

强压住心头怒火,秦镇南恨恨道:“小子,我不与你这对赌宝一窍不通之人,甚至连赌宝会都未曾参与过的呈口舌之利。”


        

这一手,是又对林北尘的出身进行攻击。


        

这一点,倒是引起了那些对林北尘不满之人的共鸣,今晚林北尘可是出尽了风头,自然也是有人看不惯他的。


        

想到林北尘的出身……


        

他的老爸林光远以前还做过秦家的司机,这些人顿时觉得心里稍微平衡了些许。


        

你林北尘如今的地位是不错,天赋也极高,可那又怎么样?老爸还不是做过秦家的狗?


        

哪里能比得上他们?


        

他们可是出生含着金汤匙,是安南市的上层人士。


        

突然,有个眼红林北尘今晚出尽了风头的家族子弟,笑道:“林执事,既然不懂鉴宝,何不向秦三爷学习学习?秦三爷可是一名四品鉴宝师,肯定能教什么都不懂的你不少东西的。”


        

这话一出,他旁边的长辈立时怒瞪了他一眼,你特么插什么嘴,林北尘如今是你能阴阳怪气揶揄的。


        

经那么个家族子弟一说,秦镇南眼前一亮,顿感畅快,当即笑盈盈道:“怎么样,林执事想学吗?你父亲毕竟在我秦家做个司机,还是有几分交情的,你若想学,我倒是可以教你一些的。”


        

“教我?那倒是不必了!”


        

林北尘没有任何动怒的迹象,笑了笑,不想再理会这些人,拉着美岳母就在赌宝大厅里游逛了起来。


        

看着与美岳母有说有笑的林北尘,秦镇南叫一个气啊,这小杂碎,自己都这么激他了,竟然不上当。


        

老子在说你爸是我秦家养过的一条狗啊!


        

这小杂碎难道没听懂吗?


        

另一边。


        

“北尘,你没事吧?”


        

美岳母面露迷人微笑,压着声音,有些担忧的问道,秦镇南讽刺林光远做过秦家狗的潜在话语,她是理解了个通透。


        

她不信身旁的这个精明的家伙没有听懂。


        

“我?”


        

林北尘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我能有什么事儿?没事的,难道做狗的对你叫,我们做人的也要叫回去?”


        

“嗯,弟弟这话说的不错!”


        

一道如铃音般的清脆声音响起,郑梦莹也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咱们作为人,没必要跟狗计较。”


        

说完,郑梦莹就挽上了林北尘的另一只胳膊。


        

美岳母眼瞳一瞪,这女人怎么回事?都敢这么明目张胆丢勾引我家闺女的男人了吗?


        

顿时,美岳母心里一阵不爽。


        

好在郑梦莹挽了一下林北尘后,也就主动分开了,美岳母可以挽林北尘的手臂,因为美岳母是林北尘今晚的女伴。


        

而她郑梦莹不可以。


        

林北尘却是根本没有在意这些,领着两个女人就在赌宝大厅里晃悠着,交谈着自己这些东西的看清。


        

看到林北尘与两个大美人儿聊得如此开心,先前的那名家族子弟心里又不爽了。


        

他控制着声音道:“尼玛,这林北尘装什么呢,对鉴宝一窍不通,还这么多话,他来这里不会就是专门泡妞儿的吧?”


        

他这一说,他周围一些对林北尘不满的人纷纷像是明白了什么。


        

卧槽,怪不得这小子在鉴宝方面屁都不懂,还敢这里丢人现眼,原来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泡妞儿的。


        

瞧瞧,好像真有点儿效果。


        

这不,郑家的那个郑梦莹不久主动贴上去了嘛!


        

一个中年男人看了看自己身边黑色低胸晚礼服漂亮女人,心里暗爽:还好我的女伴不是那种有眼无珠的。


        

他知道的,自己这个女伴,别人越是高调,她就越是看不上,她就是喜欢自己这低调奢华有内涵的。


        

而这女人正美岳母的那个塑料闺蜜之一。


        

身着黑色低胸晚礼服的漂亮女人,此刻面上平静如常,但心里那叫一个气啊,那个林北尘怎么就看不上自己呢。


        

还有那个郑梦莹也太不要脸了。


        

好歹也是安南市的名媛,这不要的主动贴上去的吗?


        

这林北尘好歹也是前途无量的安南是新贵,怎么能让倒贴的女人跟在身边呢,这眼光也太俗了吧!


        

难道不应该喜欢矜持端庄的优雅女子?


        

……


        

赌宝大厅内展示出来的东西,或者说器物,都显得很古朴与陈旧,上面布满各种苔藓和岩石,形状各异。


        

许许多多的宾客围在一件件器物之前,有的凝眉思忖,做思考状,有的两眼放光,激动万分。


        

赌中了的,在众人的一片恭喜声中,双手不停在器物之上抚摸,那模样就好似那摸的是特娘的绝世美人一般。


        

又与张大福等人聚在一块儿的林北尘,看得那是一阵无语。


        

尼玛,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这些器物,不过是那位六品的谷岳鉴宝大师挑剩下来的,六品鉴宝师都鉴定不出来,这些人难道还想?


        

人家不过故意放些东西出来,让他们狂热而已。


        

这些器物,林北尘都看得上百件了,这大厅里一半的器物了,连件天阶品质的东西都没有。


        

他手里的东西……


        

最差的都是地阶低级的绝影枪。


        

这些个东西,看了一多半,林北尘先前的那股新鲜劲儿基本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兴趣几乎全部消失。


        

“胖子、青锋,江博文,咱们去隔壁的休息厅坐坐!”


        

林北尘暗自摇头,就要打算招呼身边的三个小弟,去隔壁休息厅聊聊圣龙社团的事儿,转头就看到三人的兴致那叫一个浓。


        

看着眼前一堆多是人阶品质的破烂玩意儿,眼中直冒精光。


        

尤其是张大福,搓着双手,就跟那饿极了的野狼,突然看到美味至极的肉,嘴角还淌着哈喇子。


        

“老大,咱们看看吧!”


        

“是啊,老大!”


        

“老大,我也想再看看。”郑青峰也道。


        

他虽然生于郑家,但痴迷于素来修炼一途,也没来过这清水园的赌宝大会,这次若不是听郑延峰说,林北尘会来,他也不会来的。


        

“老大,您真的不心动?”


        

张大福的胖脸上挂起谄媚笑容:“老大,赌宝可是暴利哦,若赌中了,身价那能蹭蹭的往上涨啊!”


        

郑青峰与江博文那是连连点头,一副激动模样。


        

林北尘知道三人的心已经被这赌宝一行中的暴利给刺激到了,差不多按捺不住,想要出手了。


        

今晚,已经有五人赌中三倍有余价值的东西。


        

瞧得三人的模样,林北尘无语至极:“瞧你们这没出息的样子,我是真不明白,你们有啥好激动的。”


        

指了指看过的区域,又道:“就我看过的那些,有一件好东西吗?都是品质低下的玩意儿,唯一看得过眼的,也就十来件。”


        

“要我说啊,这个赌宝大厅里的东西,真正的好东西可能也就两三件,你确定你们能挑得着?”


        

这话一出,那些两眼激动的看着手中器物之人,登时就是一怒,却碍着林北尘的身份,不敢发作。


        

说这些东西差不多都是垃圾,他们却如此激动与狂热,这是在嘲讽他们的眼光不行吗?


        

美岳母的脸色吧,也变得有些不自然。


        

因为她也在这些人当中。


        

“林执事,你好大的口气啊,你这个对鉴宝一窍不通的外行人,竟敢说这里的东西差不多都是垃圾。”


        

瞅准机会,秦镇南站了出来:“林执事,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说这里的东西差不多都是垃圾的?”


        

或许是有了秦镇南这个重量级“主心骨”发话,一些看不惯林北尘的人也纷纷跳了出来,对林北尘出言指责。


        

“秦三爷说得对,就算你是圣灵安南分会的执事,也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这是对我们的侮辱。”


        

“林北尘,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就是,林执事,你有什么资格说出这样的话来?呼延会长,难道是您给林北尘资格?”


        

眼瞅着林北尘有被群起而攻之的架势,呼延明磊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讪笑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