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撞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了呼延明磊所在的雅间,林北尘往洗手间而去,脑子想着苏家和自己那便宜上门岳父的那些个事儿。


        

想想,自己那便宜上门岳父若是在将来的某一天,真和苏家闹起来,他是肯定要帮苏家和自己那位美岳母一方的。


        

“这上门岳父当年好歹也是一方天骄,何家的嫡长子,怎么就想不开,做了苏家的上门女婿呢?”


        

林北尘有些搞不明白,曾经的何家虽然不如苏家,可好歹也是安南市众二流家族之首,声势那可是不小的。


        

这上门女婿一当,何家基本给整没了!


        

“还能为什么,为色所迷呗!”


        

林北尘悠悠地走着,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好听的女音。


        

当即停下脚步,林北尘转身看去,只见一袭月白绣花旗袍郑梦莹靠在墙壁上,摆出一个勾人的婀娜曲线。


        

见林北尘看过来,郑梦莹笑盈盈地,踩着曼妙的步子,走向林北尘,控制着声音说道:“弟弟,你还不知道吧,你家那位岳母大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和好女人哦!”


        

走到林北尘近前,郑梦莹左手与脑袋放在林北尘右肩上,右手的纤纤玉指,在林北尘的敞开的胸膛上滑动与挑逗。


        

“哦,是吗?”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林北尘右手一把揽住郑梦莹的水蛇腰肢,浅笑道:“美女姐姐,我记得可是我家岳母大人的好闺蜜吧?”


        

左手挑起那圆润精致的下颌:“美女姐姐却在背后如此说自己的闺蜜,这怕是不太好吧?难道是所谓的塑料闺蜜?”


        

“坏弟弟,我说的可都是实话!”


        

也不反抗,任由林北尘挑着下颌,兴趣十足的欣赏着她诱人的香唇,郑梦莹热息轻吐,娇声道:“你家那位岳母大人,当年可是一身的好手段,嗯,跟你的那位赵月彤美人儿颇有些像,将那个何律明是迷得死死的,心里全是你家那位岳母大人。”


        

“后来呢,那何律明不顾家人的反对,说什么都要做苏家的上门女婿,再后来,弟弟你也看到了,何律明是何家独子,于是乎,何家就被苏家给完全消化吸收了。”


        

顿了顿,她又媚笑道:“最终的结果,弟弟想必你也知道了吧?生下你那个小未婚妻,何律明又遭遇到修为的瓶颈后,你家岳母大人就不让何律明碰她了,这些,我说的都没错吧?”


        

“没错,全对!”


        

“相当精彩!”


        

说着,林北尘脑袋猛地靠向郑梦莹,两人的唇相距仅剩下不到一厘米,轻声说道:“既然我家岳母大人不是好女人,那不知美女姐姐你这个我家岳母大人的闺蜜能否告诉我,你可是好女人?”


        

“我?”


        

郑梦莹指了指自己,朱唇轻启:“我自然是坏女人咯,谁要做那什么好女人啊,那还不得累死!”


        

说话时,两人的气息已然交融在一起,两人的嘴唇靠得极近,一个不小心的动作,是都会亲在一起的那种。


        

右手五指张开,抚在林北尘的脖颈上,郑梦莹眸中水雾流转,媚声道:“姐姐我虽然个很会玩的坏女人,但却是个干干净净的坏女人哦,怎么样,弟弟,你喜欢坏女人吗?”


        

“坏女人?”


        

林北尘笑了笑,右手大拇指轻抚那诱惑香唇:“美女姐姐,你有所不知,坏女人,我已经有了,而且还是比你更漂亮更坏哦!”


        

楚媚是“坏”女人中的极品,林北尘已经彻底拥有了。


        

说真的,如今面对还真对郑梦莹这“坏”女人中的上品,他提不起太大的兴趣来,也最多就是想占占手上的便宜。


        

“我知道,那位楚媚执事嘛!”


        

郑梦莹却是毫不在意那些,像是铁了心的要跟林北尘似的,又娇声道:“但弟弟,那不一样的,知道吗?”


        

说着,她脚尖微微踮起,咬着林北车的耳朵,诱惑道:“楚媚执事是需要你负责的专属女人,而姐姐我,是不需要你负责的那种哦,任何知识与地点,都随你。”


        

“而且姐姐我还会为你守身如玉哦!”


        

“这……”


        

这把林北尘倒是弄得有些愕然了。


        

这特么不就相当于……白嫖吗?


        

但林北尘也不是下半身支配脑子的傻叉,面上笑吟吟地道:“美女姐姐做出如此大牺牲,不知你想要什么呢?”


        

这女人能说些那些话,说出那般条件,定然是有所图的,要不然真让白嫖?开什么玩笑,不可能滴!


        

正在亲吻林北尘耳根,试图挑起战火的郑梦莹,闻言顿了顿,旋即用那带着魅惑低吟的声音,媚声道:“很简单,我要弟弟你……永远做我的后盾。”


        

“我的”二字,郑梦莹咬得颇重。


        

说完,郑梦莹继续亲吻其林北尘的耳朵,继续撩着火。


        

郑梦莹说的话虽颇为含蓄,林北尘却已然是听得很明白了,是永远做她的后盾,而不是安南郑家的后盾。


        

这女人想要做郑家家主,而且还想将郑家发展扩大。


        

看来,郑家之内也不是铁通一块啊!


        

“美女姐姐,就如此看好我?就不怕哪一天我突然中途夭折了,你会受到一系列你承受不起的反噬?”


        

微眯着双眸,林北尘靠在墙上,享受着女人的耳根亲吻,浅笑道,郑梦莹闻言,满脸妩媚的盈盈笑容。


        

“当然是怕的,可风险与收获总是成正比的,再说了,弟弟,你告诉我,你会中途夭折陨落吗?”


        

说到这儿,郑梦莹含着情意的水媚眸子,直勾勾地盯着林北尘,那个中的火热情愫,好不明显与盎然。


        

“哈哈哈!”


        

林北尘笑了,哈哈大笑。


        

他会中途夭折陨落吗?他当然是有那个信心不会了,他有信心自己将会永远耀眼下去,脚踩各路天骄与妖孽,登临绝巅。


        

“你啊你,果然是坏女人!还是个极有野心的坏女人!”林北尘挑着郑梦莹的下巴,一脸是笑地调侃着。


        

“那弟弟你喜欢我这个坏女人吗?”


        

双手环上面前男人的脖颈,郑梦莹在其耳边,诱惑道:“弟弟,我可是你家岳母的好闺蜜哦,你真不考虑一下?”


        

嘶~~~


        

这话一出,林北尘心头到底了一口凉气,这……还真是个坏得冒烟儿的坏女人,将男人的心里拿捏得那是死死的。


        

顷时,让林北尘就是举枪行礼。


        

感受到男人方寸大变,已经有了明显的意动,郑梦莹趁势发动进攻,媚声道:“弟弟,玩过绝地吃鸡游戏吗?要不要和姐姐我玩一把?姐姐我独自刷了许多经验与技巧,保证带弟弟你起飞哦!”


        

独自,这个词儿用的极好……


        

是在告诉林北尘,她是独自一人玩的。


        

没有组队!


        

也不待林北尘回应与拒绝,见男人眼中火热升腾,郑梦莹直接拉起了林北尘的手,走向了这休息厅的一处绝地:安全楼道。


        

没走几步,郑梦莹忽地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还是我带你去吧!”


        

一把将郑梦莹拦腰抱起,林北尘坏坏的道,这女人都那般说话了,反正不用负责,他再不动,就显得他太没用了。


        

尤其是那句,你家岳母的好闺蜜……


        

这话太邪性了!


        

杀伤力着实有点儿大!


        

男人突然主动,郑梦莹先是一愣,而后双手直接环上林北尘的脖子,献上了她热烈而主动的香吻。


        

就此,郑梦莹真正意义上的初吻没了!


        

作为家族子女,还是一个早就有野心的家族子女,郑梦莹知道自己最大的资本是什么,她以前从未遇到过让她值得下注的人……


        

如今,这人有了!


        

突然被吻,林北尘也是一愣,然后将郑梦莹放在地上,双手环住她的腰肢,与女人深吻着,往绝地之中的厕所而去。


        

到了厕所却发现,门口立着一牌子:


        

正在维修中。


        

顿时,林北尘叫一个郁闷,在郑梦莹有些迷离的提议下,就去那安全楼道,林北尘忽地耳朵动了动,脚步一顿。


        

看向郑梦莹,发现郑梦莹原本的迷离双眸也是霍然睁大,显然,她也听到了厕所里传来的动静。


        

两人很有默契。


        

右手食指放在唇前,示意对方噤声,然后两人放轻了脚步,放缓了呼吸,悄悄摸向了声音传来的女厕所。


        

“镇南,你终于闭关结束了,都快两年了,你知道吗?每个夜晚,我都在想你,都快想我死了,我都快发狂了!”


        

女人的声音有些颤抖,断断续续的。


        

“我也想你,馨儿!”


        

男人的声音有些粗重,还伴随着一些支吾的奇怪声音。


        

洗漱台附近,林北尘登时看向郑梦莹,恰好,郑梦莹也看向他,两人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


        

旋即,又像是确定了什么似的,两人点了点头。


        

这就是我没听错咯!


        

林北尘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嘴角挂着淡淡的邪笑。


        

那里面……


        

特么的是秦镇南与秦镇阳的二夫人。


        

“馨儿,你放心,林北尘那小杂种杀了咱们的宇儿,我一定将那小杂种剥皮抽筋,为咱们的宇儿报仇!”


        

“嗯,镇南,我相信你,啊,对了,镇南,你如今的实力已经比那秦镇阳高了,咱们将秦家家主之位抢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