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忽然,林北尘看了看左手指上的寒星戒。


        

寒星戒中的飞行脉器,紫金双翼竟对脉技传承卷轴其有所反应。


        

更重要的还是……


        

这种东西,林北尘也是知道的。


        

不是在网上看到的,而在私下里,楚媚告诉他的,脉技传承卷轴这类物品可是比什么丹药与脉器来得稀罕上,数倍不止。


        

脉技传承卷轴,顾名思义就是其上记载有脉技的卷轴,那是前辈高人用精神力,刻写出的他生前所领悟的自创脉技。


        

自创脉技,那可比一般吸收脉晶而得来的脉技要强大,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多脉武者拼尽终身,都不能领悟一个自创脉技了。


        

高阶丹药与脉器虽然也很珍贵,但却只可用于一时,丹药吞服后就没了,脉器有可能断裂成为废品。


        

而镌刻于脉技传承卷轴上的脉技,却是能够受用终生,甚至还能够做家传重宝,传承后世的子子子孙孙。


        

这便是脉技传承卷轴,让众人更疯狂的原因的。


        

融会贯通卷轴上的脉技,脉武者的实力定然能得到极大提升,面对强敌之时,也有了更大的存活资本不是? 记住网址m.dzs5.com


        

在震撼了不止许久,整个拍卖厅中陆续有人回过了神来,一双双如狼似虎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紫金卷轴,仿若那紫金卷轴就是什么绝世美人儿似的,一个个的眼里直泛星光。


        

雅间露台上。


        

环视一圈众人,林北尘心道:难怪今日整个安南市中,有明儿的脉武势力都来了,原来是有脉技传承卷轴问世。


        

“紫金天翼?”


        

坐在沙发上,林北尘呢声自喃,双眸异光连闪:与那天阶低级的飞行脉器,紫金双翼,名字只有一字之差。


        

紫金双翼也有了反应,难道这两样东西是有什么关联?


        

“怎么,你对这东西也有兴趣?”


        

见着林北尘那明显意动的表情,美岳母问道,手上喂林北尘吃葡萄的顿住动作,继续了起来。


        

不是她想喂,而是林北尘小王八蛋威胁她啊!


        

“怎么,能成为家族传承宝物的脉技传承卷轴,你和苏家不敢兴趣?”吃下美岳母喂来的葡萄,林北尘不答,反问道。


        

一旦普通脉武者拥有这卷脉技传承卷轴,他有道理相信,再过个几十年的岁月,这安南市定然会新增一个二流脉武者家族势力。


        

“不敢兴趣!”


        

美岳母却是说道,脸上满是认真之色:“这个脉技传承卷轴的确是个天大的好东西,但拥有这东西,也是一场灾祸。”


        

顺着美岳母的话那么一想,林北尘觉得也是,苏家如今虽然发展得不错,可终究没有脉宗强者坐镇,拿到了这脉技传承卷轴,就是相当了拿了一烫手山芋,是不怎么值得的。


        

再者,苏家已经是安南市的一流家族,比起千年秦家,苏家只有一百多年的底蕴,根基终究是比较浅的,拿到那脉技传承卷轴,助益也的确助益是不大。


        

权衡利弊下来,这脉技传承卷轴确实没有上手的必要。


        

“你很感兴趣?”


        

瞧得林北尘那精芒闪烁的眸子,美岳母连忙劝说道:“北尘,我知道你的潜力和天赋极好,但我劝你最好还是……,算了,你当我没说,你自己个儿随意吧!”


        

本想劝林北尘放弃,低调发育一波再说,可想到林北尘那张扬的性子,又联想到呼延明磊与欧阳元昊都要卖自家这女婿面子,美岳母当即很明智地选择了闭嘴,没有再多话。


        

是啊,在安南市,有呼延明磊与欧阳元昊的联手庇护,背后还站身份神秘的楚媚……


        

哪个人,哪方势力又敢轻易动自家这女婿。


        

“这才对嘛!”


        

吃着美岳母喂来的葡萄,林北尘面露会心笑意,这女人终于知道男人事情,不要插嘴太多了。


        

……


        

“诸位贵宾,这卷脉技传承卷轴,乃本会此次墙外探索行动中,损失了一名脉王强者的惨重代价才换来的,极其珍贵,因此,来路极正,还请诸位放心竞价!”


        

望了一眼那脉技传承卷轴,司马行空笑盈盈地说着。


        

“想必诸位贵宾都知道,只有达脉宗层次,我等脉武者才能脱离地心引力的束缚,展翅翱翔与天际,但只要你借助这传承卷轴中的脉技:紫金天翼,脉士级别也可翱翔于天际……”


        

“司马会长,快些报价吧!”


        

“是啊,司马会长,您说个价格吧!”


        

“这脉技传承卷轴一定是我的。”


        

一楼大厅中。


        

已然不少人等不及,大喊了起来。


        

瞧得下面众人的反应,林北尘感觉一阵好笑,这东西跟你们又无关,你们整得这么激动干嘛?


        

这时,刚毅的脸上保持着职业微笑的司马行空,伸出一根手指来,淡淡开口:“那好,如诸位贵宾所愿,我便不再多话,徒惹诸位嫌烦了,现在我宣布……”


        

“本次清水园拍卖会压轴拍品,脉技传承卷轴:紫金天翼,起拍价一亿软妹币,每次叫价不得低于一千万软妹币!”


        

此等天价一出,整个拍卖厅内顿时安静了许多。


        

先前喊价喊得欢快的那些人,顷时噤声了许多,显然这等价格,是他们之中的很多人根本出不起的价格。


        

雅间露台上,饶使是林北尘也忍不住的啧啧出声。


        

“嚯,这司马行空还真是敢狮子大口啊,一个亿软妹币的起拍价,能出得起这等价格的,怕是也只二楼的人来吧,一楼大厅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一战之力嘛。”


        

摩挲着下巴,林北尘嘴角勾着微笑。


        

“可不得狮子大开口嘛,这次墙外探索,人家为了这东西,可是损失了一名脉王强者,领队的脉皇与另外一名脉王也身受重伤,差些死掉,自然要狠狠的血赚上一笔的。”


        

喂林北尘吃葡萄的美岳母,幽幽出声。


        

脉皇强者,在安南市这样的二级城市,那绝对是顶尖强者了,能比他们更强的,或许就只有战琛之类的已经隐退的老东西。


        

见林北尘若有所思,美岳母又道:“再说了,拍卖会上的东西,本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人逼迫买的。”


        

“这倒是!”


        

林北尘笑了笑。


        

看了看,近晚上十点。


        

这场拍卖会终于是要接近尾声了。


        

在一亿软妹币的天价下,场面一时间有冷,但司马行空根本不着急的,刚毅的国字脸颊上还是挂着那职业性的微笑。


        

这脉技传承卷轴的强大威力,或者说是吸引里,他太知道了,一些家族就算掏空家产,也是要出手的。


        

也果不其然,冷场只是持续了不到一分钟,一名身穿高档西装的中年男人率先开口,打破冷却下来的气氛。


        

“一亿一千万!”


        

视线顺着声音的源头寻去……


        

林北尘略微错愕,没想到竟然是一楼大厅中的人,掏出这许多财力,怕是将他家的流动资金都掏空了吧!


        

“一亿五千万!”


        

中年男人的竞价声落下不到三秒钟,一楼大厅中,一名身着龙国传统服装的老者也用自己那还算有力的声音,开口竞价。


        

若不是掏空家财,能拿出这许多钱来来竞价的,不用说,这老者在安南市怕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一亿七千万!”


        

见一楼大厅中,竟怪有人竟跟自己作对,中年男人瞪了一眼老者,再次喊价,目露凶狠。


        

不用说,这两人是认识的。


        

雅间露台上。


        

“那两人是除了咱们安南市的那些二流家族,实力最强的两人,为跻身下一个二流家族,平素里颇为不对付。”


        

长期游于安南上层圈子中,美岳母主动为林北尘开口解惑。


        

“两亿!”


        

二楼之中终于有人先忍不住开口了。


        

是身为二流家族的吕家大小姐。


        

随着二楼中的人一开口,本来还想争上一番的那名老者与中年男人很是自觉的闭嘴,闷声缩头缩脑到了一边。


        

二流的那些人,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脉技传承卷轴虽然要紧,但他们可不想为了一件东西,为各自的家族招来无穷祸患,小命更为要紧不是?


        

“两亿五千万!”


        

二楼雅间露台上,身为二流家族的卫家也开口出声。


        

“三亿!”


        

卫家隔壁雅间露台上的二流家族,吴家,举牌竞价。


        

“三亿五千万!”


        

“四亿!”


        

一道带着憨笑的声音响起,林北尘侧首望去,发现正是自己隔壁雅间的张山海,张山海也在憨笑着看向林北尘笑着。


        

这时,林北尘收到一条短信:老大,我老爹帮您买的。


        

是张大福那死胖子发来的。


        

收起手机,林北尘望向张山海父子,这对父子对林北尘笑得更加颔首了,瞧着那完全就是一老实人模样。


        

林北尘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们这是好心,林北尘明白,可他自己想要,也会自己出价购买,今晚刚敲诈了一笔,如今的财力可不小。


        

焉能让别也能买得起啊,这种收


        

“四亿五千万!”


        

阴恻恻地看了一眼张山海,卫家那人再度冷声开口。


        

卫家,作为安南二流家族中排行第五名的家族,早就看不惯了暴发户般的张山海父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