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一百零五章 林北尘的杀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呼延会长,您为何要插手此间事?”


        

见来人是呼延明磊,秦镇南连忙要收再次动手的冲动,说道:“这里的事儿,可跟你无关啊!”


        

“还请您让一步,我一定要宰了那嚣狂的小子。”


        

要问安南市中,秦镇南有谁不敢招惹。


        

一就是呼延明磊。


        

二就是猎者联盟安南分会的会长。


        

秦震天的问话,呼延明磊根本没有回答,在众人或敬畏,或尊敬的目光中,一行人缓缓走到了人群中央。


        

来的人,在安南市无一不是身份显赫之人。


        

呼延明磊的助理,郑延峰。


        

安澜北学院院长欧阳元昊,以及助理。


        

还有秦家家主,秦镇阳。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以及一名面上有一道伤疤,刚毅中年男人。


        

这人叫司马行空,正是猎者联盟安南分会的会长。


        

在他的身边也有一位助理。


        

“三弟,还不赶快住手!”


        

看到秦镇南身体还萦绕着雄浑脉力,秦镇阳扫了一眼林北尘,赶忙出声喝止,他的脸色是有些难看的。


        

“大哥!”


        

一声大呼,秦镇南覆映着脉力的右手,一指一脸淡笑的林北尘,面色一肃,愤然道:“大哥,那小子杀了宇儿,还出言辱及宇儿与我,我一定要宰了他。”


        

说完,秦镇南将视线从秦镇阳,移到呼延明磊身上,他微微行了个脉武礼,淡声道:“呼延会长,还希望您给在下一个小小的薄面,不要插手此间与您无关之事。”


        

这话一出,秦镇阳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黑得就跟锅底灰似的。


        

这秦镇南竟然连他这个秦家家主的话都不停了,秦镇阳冷着脸喝声道:“三弟,休得胡闹,还不赶快……”


        

“扑哧——”


        

秦镇阳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扑哧娇笑声突然响起,不是别人,正是依旧坐在林北尘怀里,不肯起身的郑梦莹。


        

“哎哟哟,不行了,真是笑死我了。”


        

郑梦莹笑得花枝乱颤,让林北尘近距离地大饱了一场眼福,林北尘怀疑这女人就是故意在勾引他犯罪。


        

面对美岳母那仿若能杀人的警告目光,林北尘直呼冤枉,天可怜见啊,他今晚是真没想泡妞儿的。


        

都是郑梦莹这女人自己贴上来的。


        

“郑梦莹,你笑什么?”


        

秦镇南语气森寒。


        

“秦镇南,我当然是在傻啊!”


        

郑梦莹根本不怕秦镇南。


        

开玩笑,她郑家背后的靠山可是圣灵会,在圣灵会这种超级脉武者势力面前,秦家就是蚂蚁,不,连蚂蚁都不如的。


        

“秦三爷,你怕是不知道吧?哦,对,你肯定不知道,毕竟你才刚出关,就火急火燎地赶来这里了。”


        

说着话,那纤纤食指在林北尘胸膛轻轻滑动与挑逗,郑梦莹娇声道:“这位可是圣灵安南分会的一星执事,可不是你说的那什么和呼延会长无关,你要杀他,呼延会长自然会出手咯。”


        

林北尘心头狂汗。


        

娘嘞,您要说说话能不能起身,别动手?这里这么多人了,我是苏家女婿,美岳母还这儿,你这么撩拨挑逗我真的好吗?


        

“他,一星执事?”


        

秦镇南根本不信郑梦莹说的话:“郑梦莹,你是在开玩笑吗?这小子不过一个十七级的垃圾脉士,怎么可能是圣灵安南分会的一星执事,实力如此之弱,呼延会长怎么会要,又不是眼瞎了。”


        

“他就是我安南分会一星执事!”


        

呼延明磊有些粗犷的声音悠然想起。


        

“怎么会!”


        

秦镇南眼瞳一缩。


        

开什么玩笑,一个个区区十七级脉士,最多也就能成为圣灵安南分会的成员吧?


        

怎么可能会是执事!


        

秦镇南只觉呼延明磊在跟他开玩笑。


        

围观众人纷纷憋笑。


        

哟,这下好玩咯。


        

刚才秦镇南那话是在说呼延会长眼瞎啊!


        

怀坐美人儿,林北尘悠然饮着手里的果汁,他林北尘不是个喜欢装逼的人,既然怀里这位喜欢,就让她来好了。


        

林北尘眨了眨眼,郑梦莹瞬间心领神会。


        

“十七级的垃圾脉士?”


        

郑梦莹满脸莞尔笑容,娇声道:“秦三爷,你怕是更知道吧,这位脉灵不过觉醒七天时间,就升到了十七级哦!就问你,你秦家可有人能做点如此程度?”


        

“还有,这位可是先天脉力满级,拥有还是极为强悍的龙族脉灵,也就是这个垃圾脉士,杀了你秦家天骄秦宇哦!”


        

随着话语一段段出口,秦镇南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好不精彩,心里满是惊撼,他根本不敢相信。


        

先天脉力满级?


        

整个安南市都没有出过几位啊!


        

还是强悍的龙族脉灵?


        

更越级杀了他秦家天骄秦宇。


        

这,这是妖孽吗?


        

怪不得,这小子如此年轻,还在脉士级别就呼延明磊被授为圣灵安南分会的一星执事,原来如此啊!


        

“啊,我知道了!”


        

“那个小伙子就是那个叫林北尘的。”


        

围观的人群之中,突然有人惊呼出声。


        

声音有些尖细,林北尘嘴角一扯,他不用看都知道是张大福那死胖子在装神弄鬼,扯着身子喊出来的。


        

别说,这死胖子的这两句话还真有大用,就如一块巨石被投进了不大的湖泊中,只是瞬间,就在人群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林北尘?哦,知道了,他就是那个刚觉醒脉灵两天不到,就被呼延会长破例任命为一星执事的那个绝世妖孽。”


        

“原来是他,我也知道他,听闻在可是在十五级时,就挑翻了安澜北学院的那个三十四级的导师曹飞。”


        

“我也听我家在安澜北学院的上学的儿子说过,这人很可怕,先废秦家的秦风,再杀秦家的秦宇。”


        

“我家闺女还说,他第一次进那个珍宝馆就登上了第七层,还一举斩杀了她们天榜第二的赵哲轩。”


        

“这是真的,当时我刚好在安澜北学院看我家闺女,发现这小子竟然是自创了脉技,还是自创两门脉技!”


        

“不止呢,我还听我家闺女回来说,这个妖孽已经被圣灵总会会长亲点参加圣灵青训营。”


        

“嘶~~~,那这位可不仅是绝世妖孽那么简单了,只有鬼才加妖孽才堪堪能形容他了。”


        

“哎,真是可惜了,他已经做了苏家女婿,不然的话,我一定将我家的两个闺女都嫁给他。”


        

“……”


        

听着众人的话,秦镇南心头感到一阵恶寒。


        

这小子怪不得敢如此嚣狂,敢当众辱骂于他,原来是有着这等鬼才叫妖孽般的天赋。


        

珍宝馆,秦镇南还在安澜北学院读书时,他也去登过。


        

可第一次,连第五层都未能成功登得上去。


        

而这小子第一次,竟然直接登上了第七层。


        

安澜北学院建立以来数百年来,都未曾有人办到过啊,这小子竟然办到了,还别圣灵总会长亲点参加圣灵青训营。


        

这等天赋!


        

越二十级还能杀敌的实力。


        

仅仅脉士级别就自创两门脉技的无上潜力。


        

当真恐怖至极!


        

如此一笔,自家那什么秦家天骄秦宇,完全就是一废物,这样的人,一旦成长起来,必定是一方超级巨擘。


        

有这样一个女婿,苏家日后定能碾压死秦家。


        

这样的人必须杀了!


        

脑海中有了此想法,秦镇南眼中涌过坚定的杀意,但很快隐藏起来,呼延明磊还在这儿,他就是再狂,也不可能动手。


        

这事儿,必须办得悄摸溜儿的,不能让圣灵会怀疑到他秦家头上,不然对秦家就是一场灭族之灾祸。


        

说时慢,但这些个念头不过只是秦镇南瞬息就想到的事情,脑海中想到这许多,秦镇南收敛了脉力。


        

定定地看了一眼林北尘,秦镇南转身走向自家大哥秦镇阳,这时,从他的背后响起一段,让他头皮发麻的话。


        

“会长大人,劳烦您个事儿,还请您出手杀了这秦镇南。”


        

秦镇南身体微颤,立马转过身将目光死死定格在说出那话之人的身上,正是那怀拥美人的林北尘。


        

众人猛然也聚集在林北尘身上。


        

这林北尘疯了不成?就算他天赋与潜力再怎么大,让呼延明磊斩杀安南秦家的三爷,也是不可能的吧?


        

可下一瞬,众人纷纷跌破眼镜。


        

“小林,你说认真的?”


        

呼延明磊看着林北尘,满脸严肃,大有林北尘说是认真的,他就会立马出手格杀了秦镇南的架势。


        

在众人的注视下,拍了拍怀中佳人的玉手,郑梦莹很知趣地没有再纠缠,乖乖地放手起了身。


        

她也想到,林北尘手段竟是如此之狠!


        

开口就要杀秦家三爷。


        

林北尘也站了起来。


        

将手中的果汁杯放在餐台上,林北尘对呼延明磊缓缓躬身,行了个脉武礼,振声道:“拜托了,会长大人,您今日若出手,今日您的这份人情,在下一定会铭记于心。”


        

说完,林北尘站直了身子,扫视众人,淡淡出声。


        

“事情前的经过,想必各位也看见了,一切都是那秦家秦镇南挑衅在先,先是让我滚,想动手泡我岳母大人。”


        

“再然后,诸位也看见了,这人骂我是杂种,还想出手杀了我,这样的一个人,我不可能放他活在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