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八十七章 初具规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站住!”


        

林北尘的喝声骤然响起。


        

“坐下,把粥给我吃完,还有这块牛排,你若是敢走,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回你的苏家庄园。”


        

“苏雪莹,敢在我面子耍你千金小姐的脾气?反了你了,还有,你还意思说自己是长辈?你看看你自己现在想什么样子!”


        

“就是一只会耍小姐脾气的臭丫头!”


        

最后这句话,美岳母是真的被深深刺痛了,想要继续往楼上去,可想到林北尘那张冷脸,那话语中的威严……


        

就又不敢了!


        

“哼,不能走!我不能走,这小王八蛋就是在故意激怒我,对,一定是这样,我走了,不顺了这小王八蛋的心意,好让他再找赵月彤那样的一堆狐狸精?”


        

“不行,我得留下,帮云落看着这小王八蛋,不能让赵月彤那样的女人也被带回家。”


        

怀着这样的心思,美岳母坐回了饭桌前,几口喝完廋肉粥,拿起刀叉恶狠狠地切了牛排,就跟切的是林北尘似的。


        

见美岳母老老实实地了下来,林北尘也没在得寸进尺,旋即忽视掉在闹情绪的美岳母,与楚媚享受起了晚餐。 记住网址m.dzs5.com


        

一顿很不错的晚餐之后,至少是对林北尘而言,是很不错的,对美岳母,那他就不知道了。


        

坐在卧室外的阳台。


        

怀里拥着楚媚,林北尘一手拿着红酒杯,忽然开口问道:“媚儿姐,你让她穿个吊带抹胸睡裙是想干嘛呀?”


        

想起晚餐沐浴后美岳母的穿着,林北尘有些汗然。


        

“小没良心的,那可能不怪我,那可是你那岳母大人所带来的最保守的款式了。”楚媚给了个娇媚的白眼。


        

“那你把你……”


        

话没有说完,林北尘自己就停住了。


        

楚媚的睡裙?还是算了吧!


        

这女人最保守的就是……深V。


        

最后一杯红酒下肚,合力喝完一瓶红酒,两人已经有了三分酒意,正是极妙的微醺状态,气氛自然而然开始升温。


        

“老公,我跟你说,我感觉……”


        

“胡说八道,看本大人上林氏家法。”


        

“什么家法?唔~~~”


        

阳台上,夜风微微吹拂。


        

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在好一番激烈的热吻后,男人一把将怀中佳人拦腰抱起,转身进了卧室实施家法去了。


        

什么家法?


        

那自然先是被誉为十大酷刑之一,极其残忍的剥“皮”,然后就是一顿打的得人皮开肉绽的鞭刑伺候。


        

……


        

时间过得飞快。


        

借着林北尘在学院内打出的赫赫威名?不对,是凶名,圣龙社团在张大福,郑青峰与江博文的联手下发展很快。


        

如今刚过了两天不到,就已经发展到了一百多人的规模,而且为了贯彻林北尘的精英原则,招收的多是二十多级的大脉士。


        

这是林北尘没想到的。


        

他是的没想到竟会发展得这么快,原本就只是有几个小弟可以使坏一下,就是想玩玩的心理。


        

人一多起来,林北尘也就收了这种心理,与张大福,郑青锋,江博文三人商量了一阵,制定了社团守则。


        

比如判会者如何处理等等。


        

再然后……就是任命了一些干部。


        

张大福具体管理财务,这死胖子在管钱上的确有一套。


        

郑青峰具体管理执法一块儿,这人性子很直,嗯,就是脑袋有些转不过来的意思,又是个武痴,很适合执法。


        

执法者执行就行,不需要懂得那些弯弯绕绕。


        

江博文具体负责社团内的新人培养与训练。


        

这很合适。


        

江博文在安澜北学院也是地榜第一的存在,是三十二级的脉师,在社团内,除林北尘外,是实力最强者。


        

还任命了后勤副部长,与几个队长。


        

社长嘛,自然是林北尘。


        

只是林北尘不怎么经常出面管事就是了。


        

另外,林北尘给自己设立了秘书,还是四个。


        

正是赵月彤四女。


        

她们四女代替林北尘出面,负责社团的日常运作。


        

圣龙社团如今有四大部门,执法,财务,新人培养,以及后勤,赵月彤四女在四个分别挂了个正部长的职位。


        

也只是挂个头衔。


        

具体的还是由张大福与江博文他们这些副部长来落实与负责。


        

林北尘本人嘛,自然是潜心修炼。


        

作为老大嘛,只要做好标杆和雕像作用,不时出面立立威信就行了,要是也负责日常管理,还不得累死?


        

社团内的干部任免权,林北尘是死死抓在手里的,没有半分的松手,干部的任免都得经过他同意才行。


        

干部是社团的核心,林北尘不可能交给他人。


        

这不关乎信不信任。


        

只关系到社长在社团内足够权威与统治力。


        

另外,最后一瓶神门元液。


        

楚媚用不上了,林北尘想了想,就给了张大福,这死胖子办事儿,他挺喜欢的。


        

决定将张大福扶持为亲信。


        

这日,星期三。


        

林北尘早早地出门上学去了。


        

自己开的车。


        

作为脉武者,还是圣灵安南分会的一星执事,身份尊贵,驾照下来的速度极快,都不需要去考试的。


        

没办法,这就是特权。


        

今儿个楚媚下去才有林北尘所在班级的课,嗯,楚媚也之上林北尘所在班级的课,其实就是玩玩。


        

所以呢,今天楚媚并未与林北尘一同去学院。


        

约莫在九点左右,一袭性感红色深v蕾丝睡裙的楚媚才起了床,或许是肚子饿了,就下一楼找东西吃。


        

刚倒上一杯新鲜的牛奶喝了一口,肌肤红润而细腻的楚媚就看到美岳母一身吊带睡裙,赤着玉足走了下来。


        

嘴上不住地打着呵欠。


        

也给美岳母倒了一杯牛奶。


        

“谢谢楚执事!”


        

在美岳母的感谢,也光着美足的楚媚做到单座贵妃椅上,露出狐狸狡黠的笑容:“不用如此客气,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了,怎么了?看你精神不好,是昨晚没有睡好吗?”


        

美岳母闻言,心中一顿,将手中的牛奶放下,看了一眼楚媚,心想:我的楚媚楚大执事,你这是在明知故问吗?


        

但面上的话,美岳母是不敢这么说的。


        

母亲大人特意交代过,这楚媚的身份很是不凡,不是她可以出言得罪,若是得罪了,整个苏家都别好过。


        

犹豫了片刻,措了措言辞,美岳母有些弱弱地说道:“那什么,楚,楚执事,您和北尘每天晚上能不别那么……”


        

后面的话,美岳母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楚执事,我……”


        

楚媚打断美岳母的话:“雪莹姐,你叫我媚儿就行,我叫你雪莹姐,叫楚执事,可就身份,我们以后可会是真正的一家人!”


        

见楚媚如此坚持,苏雪莹略作思忖,也就依了楚媚,是啊,她家云落和楚媚以后可是一个屋里的,能不是一家人嘛!


        

“那好,媚儿,媚儿知道您和北尘恩爱,可毕竟北尘还年轻,若是伤了北尘的身体,可就……”


        

后面的话,美岳母没有说。


        

点到为止。


        

哼,如此不知节制,若是让这楚媚伤了林北尘那小王八蛋的身子,那我家云落以后可就要吃亏了!


        

美岳母心头暗暗这么想着。


        

“呵呵,雪莹姐,这那可就冤枉妹妹我哦!”


        

楚媚丝毫不见脸红,一舔嘴角的牛奶,坐到美岳母身边,在她耳边,热息轻吐,道:“雪莹姐,那可是你家那女婿自己……”


        

后面的话,几乎是只有苏雪莹才能听到。


        

苏雪莹听闻脸上生起一丝晕色,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媚儿,你说的可是真的?你莫要诓骗我。”


        

“那可不!”


        

楚媚含笑点头:“或许是北尘觉醒的龙族脉灵很奇特的原因,所以呢,北尘是一腔热血,其热血程度已经远非常人可比。”


        

美岳母看着楚媚脸上带着媚意的笑容,依旧有些不信,楚媚那说的,怎么可能嘛,完全超乎常理。


        

自家这女婿才十多级的脉士级别吧!


        

如今就那般强……强悍了,一旦等林北尘实力彻底成长起来了,那林北尘还不强悍到逆天啊!


        

见美岳母那表情就知道她不信,楚媚眼珠转了转,又附耳在美岳母耳畔,以细弱蚊蝇地声音道:“雪莹姐,你那个女婿就是个实力强大到令人发指的怪物,你若是不信,可以……”


        

“胡说八道!”


        

美岳母被楚媚的话顿时惊得跳了脚:“楚媚,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就算你身份尊贵,也不能胡说八道呀!”


        

“我胡说八道?呵呵!”


        

楚媚呵呵一笑,上下打量了一眼美岳母:“我有没有胡说八道,雪莹姐你自己知道,行了,我呢也不跟你争。”


        

说完,楚媚站起身,往楼上走去,楼梯走了一半,又停下脚步,想向美岳母:“雪莹姐,一起出门逛个街?”


        

也不管美岳母答不答应,楚媚就道:“好了,雪莹姐,你也别那么纠结了,赶快换衣服吧。”


        

看着楚媚上楼的背影,脸上满是晕色的美岳母,眸中精光快速眨了眨,然后也心绪不宁的上楼换衣服去了。


        

二女去逛街时,林北尘正在上实战课。


        

没错正是实战课。


        

这趟实战课,是元空让张大福特意通知林北尘来上的,原因无他,因为这趟课的内容不是同学之间的对练。


        

而是与脉兽之间的对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