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八十一章 撕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美人儿,你在这里等会儿,我去处理处理。”林北尘说罢,在赵月彤唇上轻轻一点,回身走向那名女生。


        

留在原地,披着林北尘学生西装制服外套的赵月彤,在一众学生看来的目光中,脸上顿时红晕遍布,随后羞得捂住脸,蹲在了地上。


        

好一副清纯人儿的娇羞姿态!


        

看到一些路过的男生,尤其是赵月彤的那些爱彤彤会的支持者们大呼“女神害羞了”与“好清纯”之类话语。


        

走到那女生面前,她像个鸵鸟似地埋着脑袋,林北尘恶趣味一起,左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头来,让我好好看。”


        

那女生似乎是害怕,被林北尘一轻捏住下巴,她就是娇躯一颤,可也不敢违逆林北尘的话,缓缓挑起头来,满脸涨红,或许是出于紧张,她紧咬着上唇角,长长地睫毛轻眨着。


        

“长得倒是不错!”


        

林北尘夸赞道,就在赵月彤眼睛一圆,呼吸一紧间,在众人感叹又一朵鲜花要被林北尘摘了之时,林北尘却是一转话锋。


        

“行了,这位学姐,你也不用如此怕我,你回去吧,要是日后那个江博文敢来为难你,跟我说,我帮你教训他。”


        

说完,林北尘松开捏着女生下巴的手,又恶趣味地捏了捏她的颇为好看的耳垂,转身搂着赵月彤的曼腰就走了。


        

呆立在原地,看着与赵月彤悠然离去的林北尘,女生眼睛圆睁,眸光连连闪动,脑瓜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只是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她听说过林北尘可是风流好色之徒,没想到林北尘竟然放过了自己?


        

女生脑袋里有点儿懵。


        

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女生有些晃神地往学院后花园而去,她想去散散心,刚到花园转过一转角,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


        

“周菲菲,你这个贱人,你没想到吧?”


        

女生抬头望去,赫然是赵月彤。


        

赵月彤背靠墙壁,身上披着林北尘的学生西装制服外套。


        

时间往前推几分钟。


        

一年级生的教学楼下。


        

“对了,月彤,我不是给你了蚀骨飞刀吗?方才你怎么不用?”搂着赵月彤的柳腰,林北尘忽然开口问道。


        

蚀骨飞刀总共五把,天阶中级品质的脉器,飞刀一出莫测无形,斩杀那个拥有巧妙身法的陆仁甲也废不了多少力气。


        

“那蚀骨飞刀上面有一道精神力,想要掌控自如,我还需要几天的时间连炼化那都精神力。”赵月彤轻声解释着。


        

“昨晚我吸收老公你给我的那颗神门丹,九点开始,就过了凌晨一点,然后我实在太累了……就睡了。”


        

紧了紧披着的男人学生西装制服的外套,赵月彤停下脚步,握着林北尘的大手,目光炯炯,满含浓情蜜意。


        

“老公,今天多亏你了,要不是你昨日要不是你给那件低阶王器蓝月内甲,此时我可能被陆仁甲那个王八蛋杀死了。”


        

“谢谢你,老公!”


        

说罢,赵月彤踮起脚尖在林北尘唇上一吻,然后就在一众围观学生的视线中,羞涩地捂着红韵小脸,小跑着离开了。


        

这一幕,又看到那些男学生,特别是赵月彤的那些粉丝们,大呼女神害羞了,月彤女神好可爱,好纯啊。


        

林北尘站在原地,嘴巴微张,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他的外套还披着赵月彤身上呢,你要走倒是先把外套先还给我啊喂。


        

“唉,算了,反正也不冷。”


        

心里自喃一声,林北尘转身踏上了教学楼。


        

……


        

赵月彤离开,并没有往二年级生的教学楼而去,二年级生的课业是比较轻松的,询问着她来到一花园中,就看到了正在散步的女生。


        

此时快到上课时间,后花园里是没什么人的。


        

“周菲菲,你这个贱人,你没想到吧?”


        

披着林北尘的学生西装制服外套,赵月彤背靠着墙壁,待那女生散步过来时,赵月彤冷笑着出了声。


        

“赵月彤,你这个只会装纯的贱人,有什么好得意的!”


        

周菲菲双拳紧握,忍着想撕烂赵月彤那张贱人脸的冲动,面目含煞,死瞪着一脸冷屑的赵月彤。


        

“你不过是他林北尘眼中的一件玩物,一件衣服而已!”


        

“哎哟喂,好酸吶!”


        

赵月彤笑吟吟着,又摊了摊手:“有人也装纯,想当我家老公的一件玩物,可惜啊,我老公就是看不上她呀!”


        

“赵月彤,你这个臭茶婊,我打死我!”


        

周菲菲抬起手掌,就要往赵月彤那张狐媚子脸蛋上招呼,可看到赵月彤身上披着的那间男生西装制服外套,她立马止住了手。


        

“贱人,你倒是打啊?”


        

巴掌来袭,赵月彤没有丝毫躲闪与害怕的意思,见到巴掌自己又停住,赵月彤看着自己五根张开的纤纤玉指,笑吟吟道:“哟,你怎么自己停手了?哟哟,怎么样,你不敢吧?”


        

“贱人你!”


        

这个赵月彤当真可恨,周菲菲气急。


        

“可恨吶,今天陆仁甲那个废物怎么没成功杀了你,让你这种贱人还活在这世上!”周菲菲咬牙切齿着。


        

“贱人?”


        

赵月彤神情陡然一冷,一个猝不及防,五根纤纤玉指张开的手就狠狠扇向周菲菲,周菲菲害怕得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过了片刻,发现巴掌还未落下,周菲菲睁开眼睛,见赵月彤又靠回了墙壁之上,满脸笑吟吟,看着张开纤纤十指的一双玉手。


        

周菲菲有些懵地望着赵月彤。


        

“打你呀,本宫手疼,脏了本宫的手。”


        

“赵月彤,贱人你!”


        

周菲菲气得满脸铁青。


        

“你什么你!”


        

赵月彤浅笑,面泛不屑道:“周贱人,你说的没错,本宫啊,就是命大,怎么着?有我家老公给的低阶王器护身,陆仁甲那个垃圾怎么可能杀得了我。”


        

说着,赵月彤忽然猛地一把捏住周菲菲的下巴。


        

一双眸子冷视着周菲菲,赵月彤神情冰冷:“周菲菲,本宫警告你,你若是再对本宫说一个难听的字眼,本宫让你从这世上消失!”


        

“消失?贱人就凭……”


        

被赵月彤那蔑视的眼神与话语,深深刺激到了,周菲菲顿时愤怒冲散了理智,一巴掌拍开赵月彤的手,“你”字还未及出口,赵月彤冷笑道:“怎么,周菲菲,你还以为你是江家的江博轩的未婚妻,还有资格对本宫大呼小叫?”


        

周菲菲顷时一怔,从愤怒中找回一丝理智,是啊,眼前的这个贱人身份可是今非昔比了,而她周菲菲呢?


        

江博轩已经被这贱人的凯子杀了,她在这贱人面前什么都不是了。


        

“想到了这些就好。”


        

见周菲菲怔住,显然是恢复了丝理智,赵月彤欣赏着自己美玉般的双掌,说道:“周菲菲啊,陆仁甲那废物死了,今儿个我心情好,不与你计较,但是……”


        

话锋兀地一转,赵月彤巧笑嫣然道:“周菲菲,以后若是再让我发现你对我不敬,哪怕是言语上的,又或是你要打我家老公的注意,那可就别怪本宫心狠了。你呀,要好自为之。”


        

双手放在周菲菲的肩膀上,轻轻捏了捏,在她耳边说出低声说出最后一段话,赵月彤迈着大长腿,带起清纯的甜美笑容,往公寓去了。


        

“当然,周菲菲,你要是愿意来为本宫提鞋,将本宫伺候得高兴了,说不定本宫会让我老公,赐你个通房丫头的身份。”


        

话语远远地飘来,周菲菲放眼望去,赵月彤紧了紧披着学生西装制服外套,已然缓缓消失在了转角。


        

望着赵月彤离去的背影,周菲菲双目含怒,贝齿紧咬,赵月彤这个贱人就是来专门侮辱鄙视她的。


        

若是真能做通房丫头,周菲菲不介意忍气吞声服侍赵月彤,可她太了解赵月彤了,这个贱人,是不会让她沾着林北尘的。


        

赵月彤这个贱人有着不小的占有欲,恨不得将林北尘据为己有,若不是怕惹着林北尘,林北尘也看上了,这贱人怕是都想将何嘉敏三女统统赶走,独享宠爱。


        

这一点,周菲菲非常清楚地明白,就算她忍气吞声服侍赵月彤一辈子,她也不可能成为通房丫头。


        

这贱人说出那话,只是想侮辱她。


        

低首看了一眼自己姣好的身姿,音容也不差,周菲菲心头一阵郁结,她可是求了好一阵,江博文才答应带她到林北尘面前的。


        

“明明我都都学着赵月彤玩清纯小白兔那一套了,这个林北尘怎么还是看不上我?我到底比赵月彤那贱人差在哪里?”


        

想到这点,再联想到赵月彤那嚣张的贱人表情,周菲菲看着满园绽放的鲜花,不仅心情没有好转,还更加郁闷了。


        

正在听课的林北尘表示:你音容笑貌的确不差,可惜啊,哥两三眼就看出你不是白玉无瑕,捡江博轩吃剩下的?


        

嘿,那对不起!


        

哥,膈应得慌。


        

上午的两堂课脉兽理论课与脉武史很快结束,在学院吃过午餐,趁着午休时间钻到独属于楚媚的办公室,两人腻了一阵。


        

欢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下午的第一课堂课很快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