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七十八章 好戏开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忍地闭了闭眼,眼睛再度睁开,赵月彤已经没有任何不忍,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她神色淡然,轻声回答道:“陆仁甲,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你对我的爱,我也知道,可是……你给不了我想要的啊!”


        

“你看到我手里的剑了吗?天阶中级啊,我若是跟着你,我这一辈子或许都没有机会握上它,拥有它,你明白吗?”


        

“我不要只蜗居在这小小的安南市,我不要谁都敢对我露出那般邪淫的目光,那样让我觉得恶心,我害怕,我不要过这样的生活,我要他们都仰视我,对我躬身,跪在我的脚下,你明白吗?”


        

赵月彤说着,眼眶湿红起来。


        

背后兀地涌起一股寒意,身子微微颤抖,她回想起了那对他的身材评头论足,赤果果地看着她曲线的恐怖眼神。


        

不!


        

她不来过那样的生活。


        

“呼——”


        

长长吐出一口起来,赵月彤道:“陆仁甲,你安心去吧,你死后,你的家人,我会托我家里人,好好照顾他们的,不会让他们受欺负。”


        

“他还在看着我,也快要上课了,我不能让他久等,他会不耐烦的,该结束了,陆仁甲,真的对不起!”


        

目光一凛,赵月彤抬起握着苍蓝剑的右手,对准了陆仁甲的脖子,手上缓缓握紧,眼眸中最后的不忍急速退去。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咳——”


        

躺在的地上如同死狗的陆仁甲嘴里吐着鲜血,偏头看向擂台下,靠坐在檀木太师椅上,正悠闲饮着冰可乐的林北尘。


        

“我明白了!”


        

“我都明白了!”


        

陆仁甲缓缓闭上了眼睛,像是已经做好准备迎接死亡,可是……突然,他的双目猛地睁开,血丝充盈,面目变得狰狞无比。


        

“月彤,我爱你呀,我真的好爱你呀,我怎能忍心看着他将你压在身下,疯狂地将你占有呢,咱们,一起……死吧!”


        

话音还未落下,黑色光芒自陆仁甲七窍暴射而出,一股强大而恐怖的力量从陆仁甲体内宣泄而出,随后急速汇聚于右掌之上。


        

“不好!”


        

见陆仁甲猛地睁开,赵月彤面色一变,感受到强烈的危险袭来,急忙挥动苍蓝剑就要削掉陆仁甲的脑袋,结果他的性命,可苍蓝剑刚挥到陆仁甲脖颈三寸之处,一股力量冲击了她。


        

那力量极为骇然,赵月彤被席卷轰击得倒飞而出,在那力量的加持下,陆仁甲身形竟直直平板浮起站定。


        

擂台下,林北尘看得也是神情一沉,他清晰地感觉到此时陆仁甲力量的恐怖:“那力量的雄浑程度怕是已经达脉皇层次。”


        

同时,随着陆仁甲被那股黑色力量包裹,林北尘发现精神世界中的山河图竟有了反应,似乎在渴求那份力量。


        

“轰!”


        

陆仁甲右掌掌心,奇异符文亮起,一股狂暴非常的黑色力量迅猛轰击而出,直接射向还在半空的赵月彤。


        

所过之处,空气扭曲,视线变形。


        

嘭!


        

闷雷般炸响,强大的力量波动席卷扩散开来,一些看戏的学生直接被气浪掀翻在地,烟尘乍起,笼罩了一片区域。


        

“啊——”


        

赵月彤的惨叫声从烟尘中传出。


        

“老大,月彤大嫂她……”


        

胖子半蹲在地下,以降低重心,凭借自身吨位抵抗狂风劲浪,听到赵月彤的惨嚎声,面上一白,急忙看向林北尘。


        

“不用担心!”


        

面对卷来的狂风气浪,林北尘稳稳坐于檀木太师椅上,手里拿着冰可乐,西装制服卷动,一脸潇洒安然,心下却是暗道庆幸。


        

还好昨日,给了赵月彤那件东西,不然今日这款香醇的绿茶就要没了,虽然不至于为她悲伤落泪,但也是会心疼上一番的。


        

嘭!


        

赵月彤直直坠落在地,没有动静,对面的陆仁甲见此,嘴角弧度一咧,脸上露出了带着一分开心的戚然笑容。


        

太好了!


        

我的月彤不用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下,被他占有了。


        

下一秒,陆仁甲的笑容一僵,面目瞬间变得狰狞,眼耳口鼻等七窍鲜血渗了出来,平板倒地,彻底没了生息。


        

“这……”


        

陡然安静下来的后山,围观的学生们面面相觑,看得一阵愕然,气氛一时间也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这次风云擂台就这样结束了?是两个人都死了?”


        

“哎,真是可惜了,赵月彤这样的大美人儿消香玉陨了。”


        

“诶,咱们月彤女神都死了,呜呜~~~,那个北尘老大怎么一点儿也不见伤心之色啊?”


        

“北尘老大伤心?呵呵!”


        

众人的低声议论着,林北尘充耳不闻,向懵然的胖子又要来一罐冰可乐,视线只是盯着擂台上,面色平淡。


        

“老大,月彤大嫂都出事了,你怎么还有心情喝可乐呀!”张大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这老大的心脏怎么这么大条了?


        

“出事了?谁跟你说的?”


        

林北尘望向张大福。


        

“这……,老大,陆仁甲那孙子不知搞什么东西,临死前的一击,力量恐怖得很,月彤大嫂她怕是……”


        

“咳!”


        

张大福的话还没说完,一声猛咳响起,众人心头一跳,神情一顿,忙循着望去,只见风云擂台上,赵月彤站了起来。


        

此刻的赵月彤,嘴角连鲜血都没有。


        

只是人有点儿狼狈,长发凌乱,外露的肌肤变得黑黢黢的,修身的皮裤出现了几处褴褛,好在关在位置都没事。


        

被直接黑色光柱直接面中的上半身,皮衣已经完全化为齑粉随风扬去,一件蓝白的贴身软甲在阳光照耀下,散发着莹莹光芒。


        

“什么,那般恐怖的力量,堪比脉皇强者的全力一击,赵月彤竟然没受一点儿伤,这怎么可能?!”


        

“是内甲!我明白了,是她的内甲!是她身上那件的蓝白内甲完全帮她挡下了那陆仁甲最后的拼死一击,”


        

“这……能抵挡堪比脉皇强者的全力一击,不是任何的伤,那她的内甲得是什么品质?就算是天阶高级的内甲也不行吧?”


        

“王器!她的那件内甲是王器!”


        

“什么,王器?!我听闻这赵月彤不过一小小姜云镇一赵家的子弟,她怎么可能会有王器这样的品质强大脉器?”


        

随着这话一出,一众学生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林北尘,男生们眼瞳骤缩,女生们看向赵月彤,眸中满是羡慕嫉妒恨。


        

“我说呢,难怪老大您一点儿不担心月彤大嫂,原来月彤大嫂,有这样的宝物加身,怎么可能会有事嘛!”


        

见众多视线注目而来,张大福搓着双手,有些谄媚的笑道,说着,伸出胖短手,对林北尘比了赞,咧着一口大白牙。


        

“老大,您豪气!做您的女人可真是幸福,瞧瞧,王器都可以穿在身上,咱们安南市哪个女人能不羡慕!”


        

这番话,可以说是直接说到绝不部分女学生的心坎儿里去了。


        

王器啊!她们只在书里和网上看到过。


        

人家赵月彤呢?都真切地穿在身上了。


        

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赵月彤的一切来源于那个坐在檀木太师椅上,悠闲地喝着冰可乐的俊逸美青年啊,要自己跟了他,被他看上,那可就……


        

自认为姿色不凡的,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


        

风云擂台上。


        

将嘴里的发丝撩得而后,颇为狼狈的赵月彤唤出苍蓝剑,拄在地上,急促地呼吸着,心里不由心机,满是劫后余生之感。


        

“好险,若不是有老公给的这件蓝月内甲,我赵月彤今日可真就要死无全尸了,这个陆仁甲,当真可恨!”


        

竟要拉着她一起下地狱,视线再度看向远处已经死去的陆仁甲,赵月彤面色变得肃然起来,一双眸子逐渐冰寒。


        

“好你个陆仁甲,临死竟想拉着我赵月彤垫背,哼,你也配!本还想着杀了你,好好照顾你的家人,哼……如今别怪我心狠了!”


        

想到自己刚跟了林北尘这个潜力无限,在极速成长的限量版极品男神,好日子才刚开始,差些就死了,赵月彤心头生起一股冲天怨气。


        

贝齿一咬,深吸一口气,赵月彤寒着脸,提起手中蓝光流转的苍蓝剑,走向彻底死去的陆仁甲,浑身处于低气压状态。


        

对准陆仁甲的脖颈,手中苍蓝剑一抬,就要陆仁甲身首分离,剑锋在那脖颈一寸之春,赵月彤却是又停了下来。


        

见到这儿,林北尘露出一抹笑,继续期待了起来,他清晰感觉到,自己马上又要看到一出好戏,那将是影后级的表演。


        

下一秒。


        

风云擂台上,果不其然……


        

在众人疑惑的视线中,将苍蓝剑收回星云戒,赵月彤蹲身在陆仁甲身前,又从星云戒中拿出了一包湿巾纸打开。


        

“哎,陆仁甲啊陆仁甲,你我曾经毕竟相处过,是男女朋友啊,你我是彼此的初恋啊,如今你这是何须至此啊!”


        

赵月彤为陆仁甲擦拭着七窍流出的鲜血,面带黯然,嘴上缓缓说着,话语清楚地落进在场许多的耳中。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初恋?


        

两人是男女朋友?


        

我们的月彤女神曾经和那个陆仁甲是男女朋友?


        

这一消息宛如一记惊雷,在男生堆中轰然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