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七十三章 赵三山父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山,你没事吧?”


        

赵天龙早就注意到了儿子今日的异常,面上泛着白色,也不说话,此刻一出灵堂,见四下没有外人,便关心起了这个胖乎乎的儿子。


        

“老爸,我跟你说件事,事情是这样的,今天……”


        

赵三山犹豫了一下,将一些事情对自家老子说了出来,说完,父子俩坐上车,中控挡板升起,司机启动了车子。


        

“三山,你说的可是真的?”


        

望着赵三山,赵天龙面带惊异之色,有些不相信自己这儿子说出的话,这小子,平日里可没少跟他这个老子扯谎坑钱。


        

“爸啊,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情来骗你呢。”


        

赵三山有种想哭的冲动,今天自己说的可是千真万确的大实话,老爸竟然都不信了,他的信誉有这么差嘛?


        

“老爸,我真的真的说的都是真的,姜云镇赵家的那个赵月彤真的已经跟林北尘搭上了,成为了他的女人。”


        

“呵呵,那这个赵月彤有些手段啊!”


        

赵天龙露出笑来,想了想,他又说道:“三山,咱们得跟姜云镇赵家打好关系了,要是你大伯一意孤行,咱们才能不受牵连吶。” 记住网址m.dzs5.com


        

“爸,咱们去巴结区区姜云镇赵家?”


        

赵三山很是不解,在他看来姜云镇赵家就是个屁,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碾死,要不是林北尘下手得快,他本来还打算玩弄玩弄赵月彤的。


        

“你小子懂个屁!”


        

赵天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骂道:“你这点儿上,还真不及上张家的那个大胖儿子,那小子脸皮厚,也懂得抱大腿呀。”


        

“抱大腿?谁的?”


        

赵三山还是有些云里雾里。


        

“你这个傻东西。”


        

赵天明一拍赵三山的脑袋:“当然是抱那个林北尘的,你不是听见了吗?那个林北尘可是圣灵总会长亲点的圣灵青训营中学员,只要他通过了考验,这个林北尘,嘿嘿,十有八九会成为洛浅雪的弟子。”


        

“成为圣灵总会长的弟子?”


        

赵三山霍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道:“老爸,这不可能吧,洛大会长是什么人物,能看得上一个个区区林北尘?”


        

“区区林北尘?”


        

“啪——”


        

赵天龙抬起一巴掌就拍在赵三山的脑袋上:“你这个傻王八蛋,你还以为他林北尘是以前的那个孤儿呢?早不一样了!”


        

“傻儿子,老子不怕打击你。”


        

赵天龙环抱着双手:“从林北尘觉醒龙族脉灵的那一刻,你和那个林北尘早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呢,在人家面前,你连屁都不是。”


        

“老爸,有你这么说你儿子的嘛!”


        

揉着发疼的脑袋,赵三山不满地反驳道。


        

“傻儿子,你还别不服,听你老子我给你分析分析,人家林北尘,就是强你太多,你压根儿没法儿跟人比得。。”


        

赵天龙伸出左手张开,弯曲大拇指:“首先,人家是强悍无比的龙族脉灵吧?脉灵一融合就是血脉碾压,你呢,蓝月蛇,当然啦,也是咱们赵家的传承脉灵,一种还算可以的动物类脉灵。”


        

“但林北尘的龙族脉灵面前,分分钟,不,是秒秒钟认怂,傻儿子,你信不信,你的脉力至少得被压制四级!”


        

赵三山想了想,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还是点了点头,的确,那时风云擂台大比上,林北尘一融合脉灵,他的蓝月蛇瞬间缩在一堆,跟个孙子似的,那血脉上的对比,是完全碾压性的。


        

“你看,是吧!”


        

赵天龙又弯曲食指,说道:“再就是实力,你也看到了,林北尘十六级轻松虐杀那个三十七级的赵哲轩,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还自创了脉技,似乎还是两门自创脉技,就这点儿,纵观整个脉武史都没人做到他这份儿上,更别说你了。”


        

“这……”


        

赵三山长大了嘴,不太能合拢了。


        

“还有呢。”


        

赵天龙又弯曲中指:“你看人家,一加入圣灵安南分会就是一星执事,这可也是前所未有的特例,可见呼延明磊的重视程度。”


        

赵天龙又弯曲无名指:“再有就是,人家林北尘已经走进圣灵总会洛大会长的眼里了,可以说是上达天听了,你呢,也就在二级的安南市有点儿名头,靠得还是咱们赵家的势。”


        

赵天明弯曲小拇指,左手已经握成了拳头:“更重要的是,傻儿子,我跟你说,我听闻啊,林北尘已经跟楚媚搭上了。”


        

“楚媚女神?!”


        

听到楚媚的名字,赵三山眼前顿时一亮,想起楚媚那完美到爆炸的身材,他就直想吞口水,喉咙直滚动。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


        

见着听到楚媚,自家儿子就一副猪哥样,赵天龙就恨铁不成钢地,给了赵三山一记脑瓜崩儿。


        

“傻儿子,我可是告诉你,你老子我听到一小道消息,这楚媚执事的身份可不一般,连呼延明磊与欧阳元昊这些人,在她面前都得乖乖地装孙子,不敢有哪怕那么丝毫的不敬。”


        

“卧槽,老爸,你说的是真的?”


        

赵三山心头猛地一跳,脑中的那点儿幻想瞬间就没了,惊出一身冷汗,一脸的惊魂未定:“老爸,楚媚执事的身份真的有这么恐怖?”


        

“嗯……”


        

赵天龙低吟了一下:“十成有九成是真的,所以啊,傻儿子,林北尘能跟楚媚这样身份的女人滚在一起,你知道和人家的差距了吧?”


        

“我……知道了。”


        

赵三山极度不甘心地接受了这个事情,他完全没想到,四天前,自己还可以出言嘲讽孤儿的人,已经走到了这种高度。


        

唉,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呀!


        

赵三山瞬间变得有些失落。


        

“所以啊,傻儿子,你不是说姜云镇的那个赵月彤跟林北尘勾搭上了嘛,咱们就得交好姜云镇赵家,以交好林北尘。”


        

赵天龙侃侃而谈地说着:“傻儿子,还记得老爸跟你说过的吗,说咱们的奋斗目标是什么。”


        

“当然是一脚将大伯踹下赵家家主之位,老爸您坐上去。”赵三山想都没想就说道,也正是这样,他才去、舔秦风的。


        

想借助秦风的势,一脚将他大伯踹下赵家家主之位。


        

“小了。”


        

“什么小了?”


        

“傻儿子,你的格局小了。”


        

“格局小了?”赵三山有些不解。


        

赵天龙咧嘴露出笑来:“傻儿子,只要林北尘成为了洛大会长的弟子,咱们爷俩儿又通过交好姜云镇赵家,进而抱紧了林北尘的大腿,以后啊,只要林北尘一句话,咱们爷俩儿俩可就发达了。”


        

“咱们父子俩就算不在这个赵家,出去新成立个赵家,不说帝都,以及两大特级城市青云市与明珠市,只要林北尘一个招呼打下去,咱们爷俩儿在一级城市发展做大是不成问题的,轻轻松松的事儿。”


        

“而这里呢,安南市,一个区区的二级小城市而已,怎么够咱们爷俩儿施展拳脚的,所以啊,咱们得将眼光放得长远一些。”


        

赵三山想了想,点点头:“嗯,老爸,你说的对,要是真那样,咱们成立的新赵家,能分分钟赶超现在的赵家,乃至秦家。”


        

“对咯,傻儿子,你这脑袋瓜子总算是开窍咯。”赵天龙露出了老父亲般的慈祥满意笑容,倍感欣慰。


        

可是脸上的笑容还没落下呢,赵三山又问了:“可是老爸,你夜也知道,秦家是不会放过林北尘的,咱现在去、舔林北尘,要是被秦家知道了,咱们在安南市的日子可就不好受了。”


        

“你看你,又犯傻了不是。”


        

赵天龙笑容一僵,摸着赵三山的脑袋,语重心长道:“傻儿子,你要知道一道理,这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怎么滴?”被赵天龙摸脑袋,赵三山有点儿慌,生怕猛不丁的,又被自家老子来上一记脑瓜崩儿,很疼的。


        

“儿砸!”


        

赵天龙分析道:“那个林北尘不是傻子莽夫,他定能知道今日的事情,秦家会是什么反应,一旦等他成功对付了秦家的报复,咱们爷俩儿再靠上去,人家就不会对我们那么重视了,咱们得先站队。”


        

“可是老爸,你这不是在赌吗?”


        

赵三山心里很是忐忑,他可从未看到过自家老子做出如此大风险的决定,如今啥真实情况,都没明朗。


        

万一林北尘在秦家的手中陨落了,那他们父子俩可就得倒血霉了,在秦家的胁迫下,被逐出赵家都是轻的。


        

最有可能的是,他们爷俩儿会被秦家与赵家清算,某一天,走着走着,说不定就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了。


        

“傻儿子,你说的没错,你老子我就是在赌。”


        

赵天龙一提精神,眸放精光:“咱不可能永远走踏实的路子,不然什么时候才能将你大伯踩在脚下?我看呐,这个林北尘,值得咱们爷俩儿将赌注押在他身上,咱们这次梭、哈一把。”


        

抬首看到自家老子一副下定了决心的模样,赵三山一咬牙,道:“那行,那就梭、哈,从明儿开始,我就去、舔林北尘。”


        

“傻儿子,你不用去。”赵天龙却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