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五十九章 上帝也留不住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院长办公室内。


        

“妈妈呀,这家伙真拿完了!”


        

欧阳元昊瘫坐在沙发上,一头汗然。


        

脸色泛着苍白之色。


        

这个小家伙,你还真不懂得客气的吗?你好歹留两件呀,将那两家女性用的蓝月内甲与蚀骨飞刀,留下也是好的嘛!


        

结果,你全拿了!


        

虽然石碑是这么写的,但这小家伙也太不知道客气了吧!


        

妈妈呀,今天的损失也太大了吧!


        

走出院长办公室的大门,看着手里通体红中透黄的晶石,楚媚性感的嘴唇扬起了弧度,跟林北尘笑得一样邪魅。


        

“小没良心的,好样的!”


        

把玩着刚到手的地龙血晶,楚媚哼着欢乐的小曲儿,没走几步,忽又想起一事来,拿出了手机。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老师您好!他,第七层,且于第十一阶提升一级脉力。”


        

发送完这条消息,收好手机,楚媚迈着轻快灵动的步子,扭着能勾魂夺魄的腰肢与丰满翘臀,径直往办公室去了。


        

“嗯,这没良心的如此整齐,今晚得好好奖励一下他,奖励什么呀?兔女郎?还是豹女郎?要不护士小姐姐也行啊!”


        

……


        

推开珍宝馆第六层的红木大门,林北餐又看见一道磨砂的厚重玻璃门,门檐顶部有红色的指示灯在闪烁。


        

在门的右边,坐着一名身穿青色长袍的老者,拿着一份报纸。


        

面前的桌上放着一个白色的铁瓷茶盅。


        

这青袍老者戴着笑颜,看着很是和蔼,很是亲近人。


        

“小家伙,这里可不是能随便来的地方,知道吗?”


        

见到林北尘到来,老者笑呵呵缓缓抬起头看着他地提醒道,他的胸前徽章上“名誉导师”四字很是显眼。


        

也是名誉导师?林北尘内心微颤,这老者虽然看着很像普通人,但他隐约感觉到此人体内却有着一股雄浑的气势。


        

而这股气势,不会弱于欧阳元昊与呼延明磊。


        

至少有着脉皇层次,说不定更高。


        

不愧是建院历史达五百多年的安澜北学院,在安南市仅次于圣灵安南分会的存在啊,暗里果然有着几分底蕴。


        

心情很快平复下来,林北尘走到桌前,行了个脉武礼,道:“这位导师,我是刚入学的新生,按照规矩,特来挑选入学礼物的。”


        

“刚入学的新生?”


        

老者闻言一双浑浊的双眼闪过一缕精芒,皱了皱眉,细细地打量着林北尘,仿若要将他彻底看清一般。


        

旋即和蔼一笑,啧啧有声道:“嗯,不错,十六级级脉士,就能走到第六层,有些本事,不过嘛……”


        

他话锋一转,佯装不悦道:“你们是新生,不是只能在第一层挑选吗?来这第六层干什么?是专门来捣乱的吗?”


        

话音一落,一股怖人的脉力威压席卷而出。


        

林北尘顿时身体一沉,比之第七层第十一阶的脉力威压来得浩瀚,快要喘不过气来,好在这股脉力威压很快消失。


        

“导师,您误会了。”


        

林北尘急促地呼吸着,背后惊出冷汗,刚才就像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一般,不由生出劫后余生之感。


        

但很快,林北尘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微不可擦的凝了凝。


        

很快舒展开来,林北尘拿出欧阳元昊给的令牌,解释道:“这是欧阳院长给的令牌,说我可以随意出入珍宝馆各层。”


        

“哦,原来是这样!”


        

老者装出的不悦消散,又打量起林北尘,脸上也再度浮起和蔼的笑容:“哦,你就是那个林北尘吧?嗯,的确是个妖孽,但还得低调做人,知道吗?好了,老夫言尽于此,你进去吧!”


        

“多谢导师!”


        

林北尘再度行了个脉武礼,往玻璃门走去。


        

“注意时间,你只有一个小时。”


        

老者出声提醒道。


        

“我知道了。”


        

林北尘站在门前,感应灯不再闪烁。


        

一脚踏进门内,忽然冷冷说了一句:“这位导师,我不知道您是听了谁的话,要给我一个下马威,来震慑于我。”


        

声音愈发寒冷:“说实话,这种方式,我很不喜欢,你若再有下次,无论您是脉皇还是脉宗,您,必须得死!”


        

“上帝也留不住你,我说的。”


        

话语有力而冰寒。


        

“若您知道我的话,就肯定会相信,我此言不算是一句空话。”林北尘说完,迈进了另一脚。


        

向两边打开的玻璃门缓缓合上。


        

老者闻言,干瘦的身躯一顿,看着重新合上的玻璃门,眼中精芒闪了闪,苍老的脸上浮起一丝尴尬。


        

忆起一分钟前接到的电话,他又苦涩一笑。


        

“这个小家伙还当真是一点儿亏都愿意吃啊,元昊啊,你这小子可是给我找了件破事啊,让我被威胁咯。”


        

因为林北尘,欧阳元昊损失惨重,更想到林北尘行事的高调,所以便托了这位老者来震慑震慑,以此希望林北尘可以收敛一下。


        

“得,玩砸咯!”


        

老者失声摇头一笑,再次将视线放在了手中的报纸上。


        

林北尘的话,他当然知道不是空话。


        

若林北尘这小子真要弄死他,他还真活不了。


        

嗯,楚媚的男人……


        

有说这话的十足底气!


        

“刚觉醒脉灵,就成为圣灵安澜分会的一星执事,这个小家伙已然革新了历史,这下脉武界怕是要热闹起来咯!”


        

……


        

踏入第六层,林北尘吐出了心头的郁闷之气。


        

震慑他,给他下马威?


        

对不起,他还真不吃这一套。


        

做人要低调?


        

哥是立志要横推脉武界,低调个屁,


        

收敛心神,视线投向前方,林北尘顷时就是眼前一亮,淡青色的大理石地面,明亮的白炽灯光,更为豪华的装饰。


        

一个个的大架子,呈区域性摆放。


        

或是摆放一些珍稀书籍,或是罗列脉器,各种各样,种类繁多,拳套,剑刀枪都有,不由让他眼花缭乱之感。


        

除了架子上,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被置于平台之上,用玻璃罩罩着,入眼看去,他还看到了兽源珠这类珍贵的东西。


        

每一件物品之上,无一不透露着“价值不菲”的气息。


        

里面有人,只是零星有着五六个人。


        

“希望能挑到一件品质不错的长枪,地阶低级的绝影枪,逼格确实不太够,实在不行,得到一块血晶与品质更高的空间脉器也行。”


        

“最好是能得到一块高品质的能晶,当务之急是提升脉力,比起这个来,脉器之类的,倒是可以稍稍靠后。”


        

环抱双手,林北尘自言自语着,四下扫了一眼,视线很快锁定了东北角方向,径直向摆放长枪的区域而去。


        

血晶与高品质的能晶这类好宝物,是不会被摆放与台面之上的,那是属于有缘者得之的东西,强求不来的。


        

长枪类脉器有十几杆,林北尘仔细看了一下,当下有些失望,最高只有地阶中级的,比起刀剑之类的脉器差远了。


        

刀剑类脉器,竟有各自有一柄地阶高级的。


        

只有地阶中级的枪,林北尘稍微想了想:“算了,还是不换了,提高一个品级,连地阶高级的都不是,换了也还是没什么逼格。”


        

他下一杆长枪的品质,是天阶之列。


        

最低也得是地阶高级的长枪,否则,完全就没有换的必要,心下有了决断,林北尘目光继续扫视起周围。


        

“希望有不错的空间脉器,最好是地阶的,人阶高级肯定是不行的。”


        

林北尘喃喃自语着,他如今的星云戒已经是人阶中阶,有三个立方米空间,换个五立方米空间的人阶高级空间脉器意义不大。


        

要换也得是地阶,这种升了一个大品质的。


        

地阶低级的空间脉器,有十个立方米空间。


        

“不过比起地阶的空间脉器,血晶也不错,但最好是能让我碰到一者高品质的能晶,尽快将我的脉力等级提起来。”


        

如此想着,林北尘的目光不断扫视身边的东西。


        

很快找到了放有空间脉器的区域。


        

只是很可惜,品质最高只有人阶高级,还是一根腰带。


        

人阶高阶肯定不行的,更何况这还是腰带。


        

腰带,他用不惯。


        

他向张大福那死胖子打听过,空间脉器形态的变换,只能在同一类物品上进行呈现形态样子的变换,种类是不能变的。


        

戒指形的空间脉器,就只能在戒指形中变换。


        

腰带形的,也是同理。


        

放弃了人阶高级的空间脉器腰带,林北尘旋即将最后希望放在了高品质的能晶之上或者一些特殊的宝物。


        

希望能有所斩获,当下继续搜寻起来。


        

只是很快,林北尘就顿住脚步,面上变得有些严肃,他总感觉有一道视线,自从他进来这第六层以后,就若有若无地落在他的身上。


        

“哥,这是被人盯上了?”


        

确定了感觉没错,林北尘当下环视一圈周围。


        

两个大块头男生围在一起,站在一个架子前,似是在讨论架子上的那件刀类脉器,在低声争论着什么。


        

一个样貌还不错的学姐从架子边缓步走过,注意到林北尘的视线,笑着点了点头,得到林北尘的微笑回应后,然后就走了。


        

还有一名身着学院浅蓝色西装制服的男生,他坐在靠窗的桌子前,长相英俊,打量着窗外的景色,身前有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