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五十三章 珍宝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胖子,这是一点五个亿。”


        

脑中灵光忽地一闪,林北尘想起一事来,拿出星云戒中从秦宇赎买秦风的支票,递给张大福。


        

“你拿着,就当是咱们社团的经费了,你和青锋用这笔钱,领着兄弟们去学院的修炼室吧!”


        

“一一一,一点五个亿?!!”


        

张大福嘴都哆嗦了,胖短手颤颤巍巍地接过支票,看着支票上的金额,眼珠都变成了软妹币的符号,O着一张小嘴。


        

“不愧是老大,果然大气!”


        

“老大,您牛批呀!”


        

张大福嘴巴一咧,露出一口闪亮的大白尖牙。


        

还伸出右手,对林北尘比了个大拇指。


        

他张家在安南市虽是二流家族,可是却是二流家族中的前三之列,直接拿出一点五个亿,还是会很肉疼的。


        

“胖子,我可告诉你,你可别贪。”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林北尘用带着些警告意味的话语道:“这钱可是兄弟们的,若是让我知道你昧了一部分,当心老子抽你。”


        

他特意向赵月彤与何嘉敏打听过,去学院最高等的修炼室修炼一个小时的花费不少,得十万软妹币。


        

这个价格,是许多家底稍薄的人无法承担的。


        

这一点五个亿,足够手底下的十几号人,实力提升许多了。


        

“放心吧,老大,胖子我懂的。”


        

“贪兄弟们的钱,那我胖子还是不是人了!”


        

张大福露出憨厚的笑容,很具有迷惑性,不知道还以这家伙还真个老实憨傻的死胖子呢。


        

“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


        

林北尘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好好办事。


        

“胖子,这钱不止是用来让兄弟们去修炼室修炼的,还得用来改善兄弟们的伙食,懂吗?”


        

脉武者是一个烧钱的职业,不止是在修炼等方面。


        

还表现在生活上。


        

需要食用大量的肉类食物。


        

只有补充足够的肉食,保证了人体所需的营养,脉武者有了精神,修炼起来,修为进境才快。


        

“是,老大!”


        

张大福一个立定,向林北尘敬了军礼。


        

林北尘也没有理会这耍宝的家伙,走上了教学楼。


        

下午的课程,两点钟开始。


        

一节四十分钟的脉兽课,很快就结束了。


        

安澜北学院的学生一天是五节课,上午两节,下午三节,新生入学的第一天,就只有上下午各有一节。


        

上午在举行开学典礼。


        

下午三点,新生就得去珍宝馆挑选物品,算是学院给每个新生的见面里,不过林北尘猜测,这个钱,学院是没亏的。


        

每个人每学期学费高达上百万呢。


        

而新生只能在珍宝馆第一层挑选,里面好东西是有,可能也就十来件,估计还是学院特意放的。


        

总之,学院是不会亏钱的。


        

下了课,林北尘就直接往珍宝馆而去。


        

身后跟着一票人,是圣龙社团中,除了三个二年级生之外的张大福与郑青峰他们。


        

珍宝馆在学院后山山脚。


        

占地面积很大,足有两个标准足球场大小。


        

七层结构,外观看着就金碧辉煌。


        

一块巨大的黑石碑矗立在大门前,上刻“珍宝馆”三个大字。


        

下面还有一些较小的字。


        

刻的是进入珍宝馆,需要遵守的规矩。


        

珍宝馆是对学院学生开放的。


        

里面的一到四层的东西,只要学生能出得起价格,就能买走。


        

五到七层的东西,那就是有缘者,半价可得之。


        

只不过想要进入五到七层需要一定的资格。


        

留心看了一眼黑石碑上的文字,林北尘抬步进入馆内,就见到了令他耳目一新的一幕,恍如步入了西方的皇宫一般。


        

诸多西方宫廷式水晶吊灯悬于房顶,里面的装潢也是西式的,黑白相间的地砖能映出影子,逼格十足。


        

东西不少。


        

脉器,脉兽的皮与尖牙利齿之类的东西,放眼望去,也都有,只是这是第一层,都是些低品质的。


        

里面的学生很多。


        

三五结伴,很是热闹。


        

估摸着,新入学的一年级生都在这儿了。


        

林北尘一经出现,就吸引了不少视线的注意。


        

“喂,他就是我们这届的新生代表,林北尘吧?”


        

“就是他,我听说他可个是狠手子,一进学院就杀了秦家的秦宇,废了秦风,还虐了曹飞导师。”


        

“哇,他好帅啊,上帝啊,老娘想追他!”


        

“不仅是帅出了天际呢,实力更是强得令人发指,听说连三十多级的导师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这算什么,我还听说,人家帅哥已经是圣灵安南分会一星执事了,还自创出一门强大的脉技。”


        

这些话语,林北尘听着没有多大的发应,倒是张大福听着一脸的骄傲,仿若众人话中的主角是他似的。


        

“行了,胖子别嘚瑟了。”


        

林北尘看不下去了,拉了他一把。


        

“老大不愧是老大,就是宠辱不惊,不在乎这些虚名。”张大福回过神来,嘿嘿笑着,对林北尘伸了大拇指。


        

“老大,您可真是虚怀若谷的高人。”


        

又压低了声音,说道:“老大,您瞧,那些女生看着您可都直冒桃花眼,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要不小弟给您张罗张罗?”


        

说着,还露出了甚是猥琐的笑容。


        

“滚蛋,没兴趣。”


        

林北尘给了这死胖子一个白眼。


        

他的目标可只有这北学院现今的四大女神,至于其余的花朵,撩撩可以,摘就没这个心情与必要呢。


        

嗯,主要是摘取众人心中的女神,有成就感。


        

更有征服感。


        

“胖子,我得提醒提醒你。”


        

见着这死胖子一副色眯眯的猥琐模样,林北尘张了心眼。


        

“你和兄弟们泡妞可以,我不反对,可你门若是用强,或者打着我的名号用强,让我知道了,小心我饶不了你们。”


        

“放心吧,老大!”


        

张大福拍着胸膛:“用强是多没品的事儿啊,会败了咱们圣龙社团的名声的,小弟我可是个有品的人。”


        

身后一众兄弟看花了眼的兄弟,也是连连附和。


        

唯有郑青峰没有丝毫的兴趣。


        

他的眼神只落在架子的东西上,没有哪怕那么一丢丢的妹子身影。


        

“行了,兄弟们,去挑选适合自己的东西吧!”


        

林北尘也不再说什么:“各自随意,我去上层看看。”


        

说完,林北尘就从右侧的楼梯往楼上走去。


        

“老大,新生不让去上面的楼层。”


        

见林北尘往二楼而去,张大福连忙喊了一声,这一声喊,使得不少人将注意力又投在了林北尘身上。


        

“没事儿,你忙自己的去吧!”


        

林北尘从星云戒中拿出欧阳元昊给的那块令牌,晃了晃,随口回了一声后,踏着楼梯,往上层而去。


        

张大福一双小眼睛眯了眯,隐约看到令牌上是“欧阳元昊”四字,嘴巴立即变成了O型。


        

“老大就老大,都有院长的令牌,牛逼呀!”


        

在场一些学生,也是看得一阵眼红。


        

么蛋,拿着院长的令牌就可以随意进出珍宝馆各层了,哪里像他们,只能在这里挑挑捡捡前届学生剩下的。


        

虽然学院会及时补充新的,但品质还是不高啊!


        

脉器的品质最多也就是人阶中级的。


        

一到四层,林北尘没有做多做停留,这四层,学院内许多名次靠前,天赋少好,实力稍强的学生都能出入,进行购买。


        

好东西必然是挑得差不多了,去也是捡漏。


        

索性直接往高更的楼层而去。


        

踏!


        

“卧槽,这是?”


        

刚踏上通向第五层的第一步石梯,林北尘就感觉猛地身体一沉,如同背上了四五百斤的重物,一股沉重的无形压力笼罩而来。


        

“尼玛,这是脉力威压?!”


        

林北尘皱了皱眉,眼睛四下一扫,注意到楼梯两旁的栏杆上许多奇异符文亮起,还产生了共鸣,形成了某种奇特的阵法。


        

“不愧是安澜北学院,当真有些底蕴。”


        

林北尘心中呢喃着,连产生脉力威压的阵法都知道。


        

娘嘞个娘的,他就知道欧阳元昊那个老家伙没那么好戏,能如此大方地给出他的令牌,让他随意进出珍宝馆各层。


        

这其中必然有诈。


        

如今果然。


        

通往五到七层,有脉力威压。


        

顶不住,就无法往上走了,但他林北尘也不是吃素的,就喜欢各种吃肉,一提力气,就往一步一步地往上走。


        

越往上走,脉力威压就越强,他的脚步也随之变得沉重。


        

好在他的肉身力量足够强,还没运转脉力,仅凭强横的肉身力量,就使得他成功登上了第五层,但背后也是开始出汗。


        

就在登上第五层的那一刻,施加全身的脉力威压消散一空。


        

全身一松,林北尘顿时舒了一口气。


        

安澜北学院,院长办公室。


        

“这小家伙果然厉害,光凭肉身力量就登上了第五层。”


        

“嗯,已经完全堪比二十多级专精防御的软辅系大脉士,比起三十多级的强攻系脉师也是不遑多让了。”


        

饮了一口着手里的杯中清茶,欧阳元昊看着八十四寸的投影仪幕布上显示的画面,嘴里啧啧有声,不吝夸赞之词。


        

在脉武者众多系别中,软辅系中专精防御一道的脉武者,肉身力量是最强的,这类人专攻于肉身一道。


        

其次就是强攻系脉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