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三十九章 死了算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


        

曹飞发出惨叫声来,鲜血汩汩从嘴里流出。


        

这声声惨叫落在众人耳中,使得他们面色发白,鸡皮疙瘩顿时起了一身,这人下手真是太狠了。


        

见着众人的反应,林北尘一舔嘴角还挂着的血丝,环视擂台下的众人,大声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


        

“若是你们哪天若是敢不长眼,惹了我林北尘,或者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这便是你们的下场!”


        

感受到那话音中的凛冽杀意,众人身子一颤,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将林北尘的话深深记在了脑海里。


        

收回视线,看向脚下的曹飞,林北尘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随后一紧手中绝影枪,就要落下。


        

“不,不要,林执事,你我都是分会的一星执事,你不能杀我的,我们都是同事啊,杀了我,会让外人看笑话的。”


        

“曹执事,在你先前放言要杀我时,可曾想过你现在说的?嗯?”林北尘依旧那副和善的笑脸,长枪缓缓落下。


        

落下的速度很慢。


        

他就是故意的,他就是要让曹飞真切地感受到死亡在一步步逼近,让他陷入绝望,率先摧毁他的心神。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曹飞双眼死死地盯着那闪着寒光的枪尖,视线随之移动,眼中的惊惶愈盛,面色随之愈发惨白。


        

“咕隆!”


        

喉咙咕咚了一下,曹飞发出大喊:“林北尘,你不能杀我,你不敢杀我的,我弟弟是分会的三星执事,是大脉师。”


        

“你若是杀了我,我弟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会将你千刀万剐的,你的女人也会成沦为人尽可夫的婊子的。”


        

“就因为这?”


        

林北尘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顿丝毫,枪尖已经点上了曹飞的胸膛。


        

“曹飞呀,你说你,好好的分会一星执事不做,偏偏要去秦家的狗,你这才是败坏了分会的名声啊!”


        

“我圣灵会乃龙国最强最大势力,圣灵执事,身份何等尊贵?就当有睥睨纵横的桀骜,岂能做世家的狗?!”


        

“曹飞你不配做我圣灵执事,我杀了你,相信我,会长也会支持我的决定的。”


        

枪尖位置,鲜血已经渗了出来。


        

“好,说得好!”


        

“这才我圣灵执事应当有的样子。”


        

爽朗的粗狂大笑声忽然响起。


        

随之而来的就是鼓掌的啪啪声音。


        

听到这有些熟悉的声音,林北尘停下手上的动作,循着声源望去,就见到围观的人群让开一条路,一行人从队伍最后面走上前。


        

总共五人。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两个中年男人,一名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人,一名十七八岁左右的小青年。


        

为首的是那老者,与体格彪悍的中年男人。


        

见到来人,让开一条道路的学生们纷纷右手覆于左胸上,微微躬身行脉武礼,面上都是尊敬与敬畏之色。


        

说话与鼓掌的,就是这名中年男人。


        

识出这中年男人,林北尘也顾不得杀曹飞了,立即收了绝影枪,也右手覆于左胸上,微微躬身行了个脉武礼。


        

“见过会长!”


        

中年男人,正是圣灵安南分会会长。


        

呼延明磊。


        

“小林,无须多礼!”


        

呼延明磊摆了摆手,旋即将视线投向撑着地面,艰难爬起身的曹飞,目光变得寒冷。


        

“见过会长!”


        

曹飞行过脉武礼后,捂着被绝影枪尖刺破了皮肤的胸口,哀求道:“会长,您救我啊,林,林执事,他要杀了我,我们可是同事啊!”


        

“哼,你也配提同事二字!”


        

呼延明磊重重地冷哼一声:“小林,说的没错,我圣灵执事身份何等尊贵,岂能做世家的狗?!”


        

“而你曹飞,竟做了秦家的一条狗,根本不配做我圣灵执事!你污我圣灵会名声,你更不配活着!”


        

语落一落,呼延明磊左脚轻踏地面,一颗石子飞逸而起,旋即被屈指一弹,带着破风劲气,暴射而出。


        

速度奇快。


        

扑通——


        

石子陡然自曹飞额头击穿了脑袋,一个血洞在额上狰狞可怖,曹飞的身子颓然地倒在了地上。


        

曹飞就离了半米远,林北尘感受到那石子带起的凶猛劲气,面上依旧镇定自若,心中却是不由一骇。


        

这一击,他怕是得融合脉灵,又得用上绝影枪,使出全力的一击,或许才能勉强接住,也只能是或许。


        

不愧是分会长,不愧是六十多级的脉皇!


        

实力果然强悍如斯!


        

轻松杀掉曹飞,在众人目瞪口呆下,呼延明磊抬首招来随身助理,郑延峰,铿锵有力道:


        

“小峰,回去后发一则通知,我分会众人,若谁人再敢为世家狗,统统革出身份,打入圣灵监狱。”


        

“是,会长!”


        

郑延峰用记事本写下此事,并做了重点批红。


        

“对了,你特别通知曹阳执事,曹飞乃本会长所杀,他若敢对小林出事,本会长定亲手宰了他。”


        

围观众人又是一惊。


        

曹阳是谁?他们之中可有人是知道的。


        

曹飞的亲弟弟,安南分会三星执事。


        

四十多级的大脉师。


        

呼延明磊竟当众放出此话,围观众人是震惊不已。


        

他们没想到林北尘竟如此受呼延明磊的器重,这林北尘以后是要乘风扶摇上九天的的节奏啊!


        

“呼延会长,可豪气冲天啊,哈哈!”


        

老者捋着花白的胡须,笑声道。


        

“欧阳院长哪里的话。”呼延明磊讪笑着:“分会中出了曹飞这样的败类,真实让欧阳院长看笑话了。”


        

这话一出,林北尘立时知道这名老者是谁了。


        

他从未见过面的安澜学院院长,欧阳元昊。


        

嗯,也对,也只有欧阳元昊这样的身份,才有资格与呼延明磊这位安南分会会长并列而立,互相开句玩笑话了。


        

不得不说,这欧阳元昊看着六十多岁,但却是精神烁烁,气血足得很,一看就不是个普通的人物。


        

收回对欧阳元昊的打量目光,林北尘将曹飞的空间脉器,一个人阶中级的腰带,收入了星戒中。


        

权且当是战利品。


        

斜了一眼缩在角落,断了双臂,又没了兄弟的秦风,左手环着赵月彤的肩膀,走下了擂台。


        

不得不说,这番风云擂台过程颇为曲折。


        

本想只收了秦风的命,却跳出了秦宇与曹飞。


        

如今秦宇与曹飞两人倒是死了,死得透透的,秦风虽基本如同废人,却还活着,想想倒是有些滑稽。


        

收尾工作,学院的执法队在欧阳元昊的一身招呼下,立即动了起来,收尸的收尸,处理秦风的处理秦风。


        

先前秦宇给秦风服了止血丹与生血丹,人是不会死了,但还得送的学院的医疗室进行后续的处理。


        

环着赵月彤的肩膀,来到五人近前,深深看了一眼一直默默不语的另一外一名中年男人,与那个小青年。


        

“学生见过欧阳院长。”


        

对呼延明磊再度行脉武礼后,又对欧阳元昊右手覆于左胸上,微微躬身行了个脉武礼。


        

赵月彤也跟着行脉武礼,只是脸上带着微微的红晕,方才她可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林北尘揽着肩膀走到五人面前的。


        

点头示意免礼后,欧阳元昊深深地打量起了林北尘。


        

数秒后,捋着花白的胡子,笑道:“林北尘,嗯,脉灵觉醒区区三日时光就自创脉技,你果真是个妖孽。”


        

“可惜啊,老夫下手迟了,被楚媚执事先登了一步,不然啊,老夫定然收你为我的弟子,精心培养。”


        

这话一出,又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围观的那些学生脸色好不精彩。


        

他们可是知道的,欧阳院长时从未收过一个弟子。


        

若是真有人成为了欧阳院长的弟子,那下一任的安澜学院院长位置,就必定非这弟子莫属了。


        

“院长,您谬赞了,能创出脉技,也只是学生侥幸而已。”


        

林北尘谦虚道,老脸故意红了一分。


        

其实吧,欧阳元昊真要收他为他弟子,林北尘还真不见得会答应,这欧阳元昊,说实话还未达到做他林北尘师父的标准。


        

他预想的是,他的师父,至少也得是九十多级的脉圣。


        

而且的是脉圣强者中的顶尖存在。


        

只有这类顶尖强者,他林北尘才能甘心地磕头,行那拜师之礼。


        

脉皇之类的就算了吧。


        

其他的不论,要知道他林北尘可是挂逼呀!


        

“小家伙,你不用谦虚,单凭脉士级别就自创出一门威力强悍的脉技,你就完全当得起妖孽二字。”


        

“说来惭愧,在这安澜北学院创建的五百多年岁月中,能自创出脉技的学生,不过双手之数。”


        

“在脉士级别就创出的一门脉技的,别说这安澜北学院历史,就是整个脉武历史长河,都没有啊!”


        

欧阳元昊捋着花白胡子,有些感慨地说道。


        

又看了赵月彤一眼,笑着对林北尘打趣道:“北尘啊,你还年轻,可别沉迷于女色,应当努力修炼,提升实力才是。”


        

“学生记住了。”


        

林北尘不做反驳,毕竟老人家是一片好心不是。


        

在山河图的加持下,他在已自成一方小天地的精神世界中,修炼一日堪比外界的十天。


        

所以呢,小小的沉迷一下女色,还是可以的。


        

有了实力,不享受实力带来的成果。


        

比如,美人。


        

那还活个什么劲儿?


        

干脆死了算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