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从大学教师开始 > 第四零四章 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西湖派出所。


        

事情已经是第二天了,两位保镖还没回来,沈光林过来了解情况。


        

打架的事并没有打搅他们的游兴,不就是打了个小流氓么。


        

要不说资本主义的腐朽呢,方女士压根就没有关心过事态的发展。


        

甚至,两个人跟随派出所去处理之后的事态进展,她压根没有继续过问。


        

这大概就是香江风格吧。


        

上层富人哪管手下人的死活。


        

也是沈光林说了这件事他来处理的。


        

既然沈生来处理,她不过问也是有道理的,毕竟相信沈生的影响力嘛。


        

其实,她想多了,沈光林没关系。


        

字面意思,他在杭城没有任何人脉关系。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吧,这两位保镖打人是有凭据的,因为相机还在,相机里面的照片就是证据。


        

而且保镖是香江人,这是他们的保护色。


        

在这个年代,外籍是享受超国民待遇的,香江籍的也不例外。


        

其实沈光林都不用想,胖子的相机里面肯定少不了李莉,因为沈某人看到很多人偷偷的拍摄自己女人,李莉不在意,沈某人也不是很在意。


        

长得好看,还怕别人拍摄么。


        

又不是拍摄裙底,怕什么。


        

昨天,阿伟和龙仔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保护邵先生和方女士安全,他们确实看到不少人在拍摄他们,谁让沈先生带的女伴好看呢。


        

可是,只有那个胖子表现的不一样,他已经凑过去蹭了方女士几次了,这不是单纯拍照,这是在耍流氓。


        

胖子的家底大致也弄清楚了,他本人叫做李三江,是某报社的一名摄影记者,本人倒是没什么,但是他父亲是杭市某纺织厂的厂长。


        

这个年代,企业要比政府牛,轻工业要比重工业牛,尤其这种能够关系衣食住行的轻工业,他们的棉纱和缂丝还能换取外汇,底气更是足的不得了。


        

不过,沈光林这一方也不虚,他们是京城大学请来做访问的香江人士,在这个年代还算是华侨。


        

事情不好处理了,这不是一个普通派出所就能处理的事情。


        

沈光林过来询问事情处理结果时,被告知已经移交上一级单位了。


        

沈光林又来到上级单位,对方倒是服务态度不错,而且是领导出面接待的,他说道:“受害人家属也过来了,我们的建议是你们以调解为主,双方各退一步。”


        

“怎么处置您还没说呢,什么叫各退一步?”


        

沈光林也很是纳闷,是秉公执法还是狼狈为奸总有个态度吧,这种模棱两可的什么意思啊。


        

“我先说一下伤情,对方的鼻根断了,视网膜脱落,门牙也松了,而且身体多处擦伤,你们这边的两个人打人真的挺狠啊。”


        

“职业保镖嘛,狠也是有原因的。那胖子干了什么事他自己不清楚吗?偷拍就不说了,骚扰女性还被抓了现行,不吃枪子就不错了”


        

“万事是要讲证据的,现在咱们这边证据并不足,也就你们是港商,我们才不好做进一步的处理。”


        

什么意思?证据?


        

相机不就是证据吗,胶卷呢?


        

沈光林毕竟是受人之托,他想先看看两个人究竟怎么样了,有没有遭受“非人”的待遇。


        

刚进到分局里,一个矮胖的中年女人正在那里一边哭啼一边咒骂,体态跟那位被打的男子有8分相似:


        

“我跟你们说,我儿子牙齿都掉了,鼻子都断了,你们要主持这个公道,这种事情一定要严惩。”


        

负责安抚矮胖女人的应该也是一位领导,他讲话的目的也是大事化小:


        

“对方是港商,你家李三江干了什么事他自己清楚,骚扰人家女宾,放在去年是要判刑的。”


        

女人反倒是来劲了,“港商怎么样,港商就不遵守法律了,我家江江老实巴交的很,怎么可能耍流氓。还判刑?你来啊,来啊!把我也抓进去吧,我家老李大小也是个干部,你们有种就把我家三口人一起抓进去。”


        

沈光林听到了他们的一段对话,知道这位女子果然舐犊情深,不过,母亲这样,儿子估计也不会太好吧。


        

双方的交集就此结束。


        

这边负责接待沈光林的领导也说了,“你也别太轻松,你们这边的两位保镖先生殴打他人,造成严重伤害,还是要承担一定的法律后果的。”


        

“那胖子是在耍流氓,他的照相机就是证据,里面的胶圈洗出来就能看到他拍摄的照片了。”沈光林无所谓的说道。


        

“什么胶卷?我们并没有看到胶卷,对方的父亲是纺织厂的,级别不算低,你这边有证据赶紧收集过来吧。”


        

胶卷呢?


        

曝光了。


        

我去,证据被销毁了?


        

沈光林也能想象的到,对方肯定会做一些手脚的,如果自己是对方,大概率也会这么做,不值得惊讶。


        

看样子领导并没有做的更绝,应该也是看在外商的份上。


        

他的意思也是很明显,你有关系就赶紧亮出来,没有关系就赶紧去找关系。


        

沈光林只能说道,“我可以先带他们走了嘛,这是我的工作证,我是京城大学的教授,他们的事情怎么处理,我要想过了才能做决定。”


        

领导同意了。


        

估计他的意思就是你们赶紧把人领走,这件事就算完了。


        

两个人精神也还好,并没有受什么折磨,还不错。


        

那就走吧。


        

看到沈光林带着两个人出来,矮胖女人果然不乐意了。


        

“好啊,你们果然一伙的,刚才看到这个小比崽子我就犯寻思,好么好样的他进来做什么,果然是一窝啊,真是有人生没人养的……”


        

胖女人原生态的脏话,骂的那叫一个带劲。


        

这种脏话沈光林果断不能忍:“你这个猪头娘们别不识好歹,想挨揍这两位小伙子可以满足你。”


        

胖女人提起手里的提包就向沈光林身上砸,:“你们打人还有理了,来呀,来打我呀!”


        

还有这样的要求?


        

这事沈光林不能忍,他决定满足她,一脚踹到女人的胸口,两大坨猪肉反弹回来,差点没摔个趔趄,女人却也传来嘹亮的嚎叫声。


        

“他打我啊,公安同志,他想杀人啊,他打杀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