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农门商娇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不可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农门商娇


        

陆绵绵正想要一碗水端平,但被霍祁媛打断了她组织好的言语。


        

“男人的事我们就不要掺和。”霍祁媛如是说。


        

陆绵绵哭笑不得地望着她,在人数上霍祈靖绝对是压倒性的胜利,不由得有些同情萧墨顷,“驾,驾!”


        

“别跑那么快。”霍祁媛连忙追了上前。


        

霍祈靖和萧墨顷也不斗眼神了,用力一踢马腹,飞速追了上前。


        

两人的坐骑还是萧墨顷的略胜一筹。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被你看出来了,生气了?”


        

“没有,我不会生你的起,也不会生他的气,因为他可以保护你我才忍了的。”


        

“在说谁坏话?”霍祈靖追了上来,眼珠子狐疑地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你。”陆绵绵和萧墨顷两人异口同声道。


        

霍祈靖一脸黑线,就不能骗一下他吗?


        

不过他很快便找回了面子,“黑衣人的事你打算从哪查起?”


        

萧墨顷沉默了片刻,然后淡定地说道,“从雪山查起,我们这一路也是在引蛇出洞。”


        

四人聊着聊着,很快便到了山脚下。


        

炊烟升起,很快他们便在这荒郊野外喝上了一口热汤,野菜加虾仁鸡蛋。


        

“味道还不错。”霍祁媛舔了舔嘴巴,“鸡蛋好像没了。”


        

“没了就没了,有机会再买点。”陆绵绵吃完馍馍,打了个饱嗝。


        

“荒郊野外的除了我们也没有谁会做好吃的了。”霍祁媛摸了摸肚子,意犹未尽。


        

“不是。”霍祈靖和萧墨顷两人异口同声道。


        

很快陆绵绵和霍祁媛都闻到了香浓的鸡汤的味道。


        

霍祁媛咽了咽口水,“居然有人比你还会享受。”


        

陆绵绵扯了扯嘴角,她可不觉得自己是在享受,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已,闻闻人家做的野炊,有鸡肉又有蘑菇,还有胡椒的味道,那个香。


        

“是李白和素月郡主。”萧一打听完消息回来,立马禀告。


        

陆绵绵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李白是谁,望向萧墨顷,“他们这么快就到这儿了?”


        

“应该是从河西过来的。”萧墨顷想了想,然后道。


        

“我们去打个招呼吧?”霍祁媛兴冲冲地建议。


        

“你是想起蹭吃的吧。”霍祈靖鄙视了亲妹妹一眼,“待会再过去吧。”


        

霍祁媛不满地用眼神抗议,知道还说出来!


        

两队人马隔了一片小树林,程慕烈他们应该不知道他们是谁,倒也互不打扰。


        

“感觉他们在吃面条,声音大的。”霍祁媛说着,竟有几分羡慕。


        

“他们会把臭臭带走吗?”陆绵绵有些好奇,不知道司徒兆会不会放人。


        

“应该不会,他字里行间只是担心孩子安危,并没有提过此事。”萧墨顷摇头,司徒兆没说什么,但听他意思应该是不会让孩子离开陈国的,人家亲爹还在呢。


        

等了一会,萧一又回来,不过他说素月郡主已经歇下了。


        

几人一致同意明天再短聚片刻。


        

大概程慕烈他们急着赶路,天未亮就启程,然后他们差点擦肩而过,还好萧一及时喊停了他们。


        

程慕烈认得萧一,自然是没想到自己会在这儿遇上萧墨顷他们。


        

霍祁媛迷迷糊糊的掀起了车帘子,看到程慕烈还有关廉山,吓得立马将门帘拉得死死的,一脸惊魂未定地对陆绵绵道,“他们已经出发了。”


        

“这么早。”陆绵绵打了个呵欠,有点不愿意起来,却又不得不起来。


        

外面萧墨顷已经和程慕烈聊起来。


        

素月郡主觉得无聊,过来敲了敲她们的车厢。


        

“早。”霍祁媛见陆绵绵穿好了衣服,于是便撩起帘子,露出了个大笑脸。


        

“真的是你们,你们这是打算去哪儿?”素月郡主笑意盈盈。


        

霍祁媛敷衍了一句,她也识趣的没有追问。


        

许是因为孝期未过,她穿得有些素白,头上也没几样头饰,陆绵绵也跟在霍祁媛后面下了马车,和他们打了声招呼。


        

“我许久没看到他脸上有笑容了,真高兴遇上你们。”素月郡主望着程慕烈,眼神依旧深情且温暖。


        

“我也很高兴遇到你们,若不是不方便,我是恨不得和你们一同回去京都。”霍祁媛叹了一口气,约莫有几分真情。


        

“瞧你这话说得,我真怕管不住自己把你给绑了去。”素月郡主掩嘴一笑。


        

只是打趣了几句,素月郡主问起了孩子的事情。


        

她还没有自己的孩子,是有想过把那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来看待。


        

程慕烈也是这样子的意思。


        

只是两人心里都没有底,毕竟孩子生父身份敏感,陈国皇帝未必会同意,就算是他们国君也未必会同意把身份那般敏感的孩子养在燕国。


        

可程慕烈收到消息便来了,而她恰好在赶往河西的途中,他等她到了河西便出发,关于孩子的事情他们都默契的没有声张。


        

底气不足,陆绵绵听出来了,可以预料孩子的结局。


        

不过他们看一眼或许会安心些许。


        

萧墨顷也将情况和程慕烈说了一下,有些事不便在信笺上写出,又或者是言辞难以表述清楚的。


        

程慕烈这会才意识到他的小外甥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万幸他遇上了贵人,母亲和姐姐他们若是泉下有知也能瞑目了。”


        

时辰差不多,程慕烈的心早已不在这儿,有些心不在焉。


        

萧墨顷也没有继续挽留他们,彼此挥手告别。


        

“这是什么?”霍祁媛拿出一块石头给陆绵绵看。


        

“哪来的?”陆绵绵拿过墨色石头看了一眼,石头十分通透,看着竟像是玻璃,这不像是天然形成的东西,心下不由得一惊。


        

“关廉山给的,他让我不要声张,你别和其他人说。”霍祁媛见她变了脸色,也不敢隐瞒,小声地说道。


        

“他有没有说这东西从哪来的?”陆绵绵追问。


        

霍祁媛摇了摇头。


        

“我要回去问他。”陆绵绵连忙喊停马车。


        

“怎么了?”萧墨顷立马过来问。


        

“你带我去追关廉山,我有很重要的事要问他。”陆绵绵向他伸出手。


        

萧墨顷拉了她一把,将她拉到马背上。


        

马儿拐了个弯,原路返回。


        

霍祈靖不解,也跟着追上萧墨顷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