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开局世界沦陷了 > 0039 给我憋回去,不许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了,静静?今天早上,不是挺高兴的吗?”江辰有些弄不懂。


        

江静小嘴都撅到了天上,袖子擦了把眼泪:“哥,老师总是说我,说我笨的像猪一样!她不说别人,只说我!”


        

哦?


        

江静没上过学,只上过两年幼儿园。


        

她接受不了老师的批评,那也有情可原。


        

江辰揉了揉妹妹的头,笑道:“别哭了,哥带你回家,多大点事儿啊?老师训你,是恨铁不成钢呢!”


        

“不是的,哥!”


        

江静猛摇着头,嘟嘴说:“哥,我能听出来好话赖话。老师根本不是批评,而是讽刺!又说人得要脸,我这么大岁数,去上小学一年级,就算小学毕业,也是废物。”


        

嗯?


        

江辰眉头皱起。


        

这不是老师应该说的话。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他还说什么了?”


        

“他还说,说我是大家闺秀,我家里又不富裕,是个流民。说我是小家碧玉,我还不小,都一米七了!是臭狗屎!还问我是不是!呜呜呜~”


        

啥?


        

说到这,江辰双眼升起火焰,熊熊燃烧着。


        

很多时候,挨欺负不赖霸道学生,而是老师不作为,嫌贫爱富!


        

从而,导致部分学生觉得,欺负老师不待见的孩子,老师也就是说说。


        

最后,越来越猖狂。


        

殊不知这样,会影响一个孩子心理健康。


        

而末世之前,就有大多数这样的老师,并不是指责。


        

而孩子的自尊心,是最强的。


        

江静本来就比其他人大,鹤立鸡群,去上学,已经鼓起很大勇气了。


        

被当着全班羞辱,又怎么能受得了?


        

江辰替妹妹擦着眼泪,牵起江静的手,柔声说:“静静,哥去找你们老师,跟哥去!”


        

重新回到保卫室。


        

保卫站起身来,笑道:“兄弟,还有什么事吗?”


        

江辰有礼貌的说:“大哥,您知道,我妹妹的班主任,家住在什么地方吗?”


        

保卫摇了摇头:“这个我不知道,不过,他好像在值班吧?”


        

哦?


        

江辰开启神眼,向教学楼看去。


        

果不其然,整栋楼里就一个人,肥粗扁胖,脸上一颗痦子,还带着个眼镜。


        

他脚搭在办公桌上,看着电视。


        

旁边一杯小茶水,还冒着热气。


        

江辰哀求的说:“大哥,你看我妹妹这个情况,上学就不容易,我想进去,求老师给我妹妹补补课,能不能通融一下?”


        

这?


        

保卫局是李家管理。


        

萧嫣和这小子,今早的关系,已经看明白了。


        

而李泉和萧嫣已经定亲……


        

关系好乱,这事没法管。


        

寻思片刻,保卫点了点头:“哥们,早进早出啊!我也是打工的!”


        

“放心,大哥!”


        

江辰笑着回了一句,带着妹妹,目光阴冷,直奔教学楼走去。


        

咔!


        

值班的老师王拔,正在看着电视,忽然一下门被打开,不由得看了过来。


        

江辰没有打招呼,牵着妹妹走了进来,问道:“静静,这就是你的班主任?”


        

“嗯!”江静点了点头。


        

王拔老师起身,看了一人两人,见有几分相像,便也猜出个大概。


        

“江静!放学了还敢来学校?不知道这是大忌么?”


        

“我……我……”


        

江静后退两步,害怕的低下了头。


        

如果不是哥哥牵着手,估计早跑了。


        

江辰能感觉出来,这王拔看江静的眼神,明显是欺负她了。


        

可啥事儿,还是要先礼后兵。


        

江辰上前,微微一笑:“王老师,听说你今天,批评了我妹妹,因为什么啊?”


        

“哦?”


        

上下打量了一眼江辰,见其衣着普通,王拔才松了口气,重新坐下,脚搭回桌子上。


        

“我讲课只讲一遍,她什么都听不懂,我训她有错吗?”


        

“没错!”


        

江辰摇了摇头:“可咱不能说,给孩子心里造成阴影吧?越是弱小,你不应该照顾吗?”


        

哼!


        

“照顾?我是他爹还是他妈?我是老师,我只讲一遍,其它的回家,家长辅导!”


        

王拔声音很冷,那种牛逼的气势,让江辰很不舒服。


        

“家长辅导?”


        

江辰有些迷茫了,那要老师有啥用啊?


        

谁知,王拔看都懒得看两人:“对呀!你们这样的流民,在外边野惯了,不知道放学,不可以进入校区吗?如果我说出去,江静是会受处分的,这对他以后有很大的影响!”


        

尼玛!


        

江辰心中怒火升腾,拿处分威胁自己?


        

看来是说不通了。


        

必要时候,头疼医屁股,还得用懒人土招。


        

“静静,你先出去,把门带好!等哥一会儿。”


        

嗯!


        

江静早就待不下去了,退出门外,关好了值班室的门。


        

王拔冷眼一瞥,不屑说:“你想干什么?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下意识,王拔拉开抽屉,已经想到,江辰要给桌子里放钱了。


        

谁知,江辰闪身上前,一把扣住王拔脖子,单手将他拎了起来!


        

“你!你……”


        

王拔声音沙哑,双手扳着那铁钳般的手,面色通红。


        

可武者大乘的他,却连江辰,一根手指都掰不开!


        

王拔皱眉,这小子分明是流民,刚打完强肌针才几天,手劲儿怎么这么大?


        

就在这时,王拔只感觉,大腿一股撕心裂肺的痛,冷汗刷刷流了下来。


        

可脖子被卡着,还喊不出来!


        

江辰冷笑道:“你拉抽屉,业务挺熟练啊?哥就不给你送钱!而且,还要你教好我妹妹!”


        

“不可能!你敢打老师!”王拔沙哑的说。


        

哼!


        

“我有什么不敢的?还有更刺激的,想感受一下吗?”


        

“松开!你现在给我跪下道歉,我还可以,不开除你妹妹学籍!否则……嗷!”


        

下一秒,王拔一声惨嚎,右腿也肿了起来。


        

如今,他就像一只老母猪,大腿和小腿,已经不成正比!


        

对于这种好话不听,非要揍的人来说,那就让他终身难忘。


        

江辰嘴角微勾:“我想,你不会说我来过!并且,从明天开始,你会像妈一样,供奉着江静!”


        

……


        

江静站在门外,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只能隐约听见,拳拳到肉的声音。


        

几分钟后,冷漠的声音传了出来。


        

“给我憋回去!不许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