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法学院的新生 > 第252章 再战X刘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难道是?”克里听着声音有些耳熟。


        

“是你们祖宗!”那人并不和他们多废话,直接咒骂着他们,继续着攻击。他们两回过头去,只见这人戴着一个巨大的眼罩,不光遮住了眼睛,还遮住了半边脸。这另外半边脸,他们可是熟悉至极的。


        

两人一起惊呼了起来:“刘……刘峰老师?”


        

“嗯?”那袭击他们的人就是刘峰,他看他们法袍的样式是王国的,便认为他们是王国的追兵,但扭头一想,似乎更气了:“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你们两个毛头小子。呸,王国竟然看不起我,就派两个学生来追杀我?”


        

“我们不……”克里刚想解释,就被刘峰打断了:“废话不多说,受死吧!”他显然不想给他们说废话的时间,他熟知这两人有各种稀奇古怪的招式,之前就是低估了他们,才着了道。


        

反正只要拉开距离,他们拿自己总是没什么办法的:“水流破!”一道水柱再次激射了出来。克里连忙具现出一扇三重门挡在前面,抵挡住了水流的攻击。


        

“我去,这刘峰老师怎么在这里?”陈岛圆子也是被吓到了:“他不是被结社拐走了?”


        

“难道他又逃出来了?还是他加入结社了?”克里也是被这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如果刚才不是圆子救他命,他大概已经死了。


        

克里探出半个脑袋对着那边大喊:“刘峰老师啊!能不能聊两句?”


        

“哼,王国的走狗!也配和我说话。”刘峰可没时间和他废话,他悄悄操控着散落在克里周围的水流,渗入了地表,渗入了石缝中。很快,克里就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为什么有光?为什么他能看到光?等他察觉时,才发现他面前的三重门越来越矮,似乎被人一节节被无形的利刃给削了一样,渐渐地能看见前方的天空。


        

但是,这天下,除了圆子的龙神之剑,还有什么东西能削铁如泥?不对!不是三重门被削掉了,而是三重门变矮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他低头一看,发现脚下的土地,已经变成了一滩泥沼。这三重门是他用具现法术具现出来的钢铁构筑而成,厚实就意味着它本身的重量极重,加上相对较细,便在这泥沼中先沉了下去。


        

而克里他们自己,也陷入了泥潭之中,拔出左脚,右脚就陷了下去,拔出右脚,左脚就陷了下去,根本无法移动。


        

原来刘峰把他射过来的水柱,渗入了地表,操控水流和地表的尘土搅和在一起,高速抖动,混合形成了一池泥潭。


        

陈岛圆子见两人一时无法脱身,拔出背后的匕首:“寒霜附魔!”随后插入了脚下的泥潭中,这泥潭表层的淤泥,被匕首上的附魔给冻结起来些许,减缓了她的下沉速度。这各种属性附魔,是她最近一直在修炼的技能,可以说原先她过分依赖龙神之剑,而现在的招式已经五花八门了。


        

但克里那边可就没那么好命了,刘峰第一个不想放过的人就是他。见他陷入泥沼中,他又是一道水流破,往他脸上射去。克里在这泥沼中摇摇晃晃,无法具现三重门来防护,只能勉强具现了一块大盾牌在手上。


        

可这下是要了他的老命,这具现出来的盾牌本身就重,让他下沉的速度更快。而刘峰的水流破打在他盾牌上,更加使他受到了一股往下的力,没几秒功夫,下半身已经完全陷入在淤泥中了。


        

他想具现出铠甲,利用空气推射,从泥地里飞出来。可刘峰是个水系法师,水系法术的特点,就是攻击力虽然不高,但是一波接一波,如波浪一般层出不穷,让人应接不暇。这打架又不是回合制的,他哪会留给克里这个时间去具现什么铠甲?水流破只要一刻不断,这克里就只有疲于招架的份,等他完全陷入泥潭后,再收拾边上那丫头!


        

如此一想,他便持续不断地操控着水流冲击着克里,力争用最快的速度把他给打进泥沼里。


        

“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陈岛圆子见克里陷入苦战,她想到之前星革会会长,战斗时说过的这句话。最强的防御,就是进攻!她也不管自己会不会下沉,瞄准了刘峰,刷刷刷几把飞刀附魔了雷电法术就投掷了过去。


        

刘峰一见这飞刀飞了过来,上面还闪着皮卡皮卡的黄色雷电,心里一虚。


        

他之所以会到今天这步,如丧家犬一般,就是当时和这丫头战斗时,他躲入自己的水球中躲避火焰,却中了这招雷电附魔的飞刀,让他全身麻痹,最后被俘虏。所以他一见这雷电附魔法术,创伤后应激障碍立马发作,就是俗称的PTSD发作。刘峰愣了下,条件反射一般,不敢用法术去对抗,生怕这电刀又通过水传导了过来,电到自己。便干脆抱着头一个翻滚躲了开去。


        

陈岛圆子也没想到,他一个大法师,居然用那么难看的姿势逃命,法师不好好用法术,要用三长老的话来说,就是有辱法师!!她不由嘲讽道:“刘峰老师,你这战斗姿势也太难看了,你好坏也是个大法师,你好意思的?”


        

刘峰呆了一下,血涌上了脑袋,随后破口大骂起来,省略掉骂人词汇后的大致意思就是:你个拿刀砍人的臭丫头法师,有什么资格说我?


        

他说着说着发现不对,自己还是着了他们两的道,这一来一回对骂了半天,那小子人呢?


        

人呢?


        

人呢???


        

他人呢??????


        

刘峰低头看了看泥沼,泥沼没有。


        

刘峰左右看了看周围,周围没有。


        

刘峰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没有。


        

刘峰他恐慌起来,一晃眼的工夫,这小子人呢?他去哪里了?他莫非准备来偷袭我?


        

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办,人在恐慌的时候,本能就会想逃离这里,再回头观望。刘峰再怎么厉害,也是个人,他不由得用了一个闪现术,往后退了十几米,小心观察着周围,依旧没有那小子的身影,只剩下泥潭里的两人。


        

两人?为什么泥潭又有两人了?


        

原来刚才克里并没逃走,他推算刘峰对骂的这点时间,自己要从泥地里出来,包括具现铠甲,喷射气流,慢慢飞出,怕时间也不太够。担心自己若是在飞行途中又被刘峰击中,就凶多吉少了。于是他干脆趁刘峰回头的时候,什么多余动作也没做,只是简单地躺在泥地上,随后用罗娜拉老师教的幻术,模仿泥巴遮住了自己的身影,和泥沼融为一体,远处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


        

他推算刘峰释放过闪现术,一时半会过不来,而水系法术的射程,也就几十米。距离越远,威力越小,应该威胁不是很大。当下用铠甲喷射慢慢地从泥地里拔了出来,他俯身一把拉住了圆子的手,向上一拉,把她也给慢慢拔出了泥沼,降落在前面的平地上。


        

刘峰也是没想到,过了这些时日,这小子居然已经学会了幻术,虽然只是简单的幻术,但还是成功忽悠到了他。


        

法师作战,在没有法师团这种战术出现之前,都是小队对抗小队的作战,情报判断往往很重要。而队伍里如果有个擅长幻术的人,对方的情报判断,往往就会大打折扣,在不该防御的时候防御,在不该进攻的时候进攻。


        

“臭小子!是罗拉娜教你的吧?”刘峰仔细一想,大概就猜出了个大概:“看来你们两在前线立功后,王国还挺重用你们的嘛!连罗拉娜都派来教你们,啧啧啧。为了来抓我也是下了点血本啊。”他不由得提防起来,看来这两人最近实力增长不少。


        

“刘峰老师,我们不是王国派来的……”克里并不想在这异国他乡,和一个大法师斗个你死我活:“我们也是被王国通缉,没办法才逃过来的。”


        

刘峰听了一愣,随后哈哈哈大笑起来:“来来来,我再给你五个金币,你再给我讲个笑话听听。你们被通缉?被通缉?”


        

“是,我们被通缉,一路被追杀。”


        

“哈哈哈,你们当我是三岁小朋友吗?想用这种方式接近我,再制服我?”他冷笑起来,又开始慢慢走过来,逼近他们两:“我可没那么傻,你们说你们被追杀就被追杀?再说了,他们干嘛追杀你?难道你杀了女皇不成?哈哈哈哈哈哈。”


        

……


        

………………


        

“虽然……但是……刘峰老师,说来你可能不信……”


        

“你说,你说,我尽可能相信。”刘峰努力地一脸认真起来,看着克里。


        

空旷的荒野,他们就这般对峙着,过了许久许久,终于,克里开口说道:“这件事,大概是这样的,前面太长我就不说了,反正……我确实是开船一头撞死了女皇,起码……好像是女皇一样的人,或者,嗯,叫像女皇的东西?”克里此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事了,果然话一说完,刘峰就绷不住了,他笑得越来越夸张,最后捂住了肚子:“你是想来笑死我的吗?这难道是你们王国新开发的魔法?搞笑魔法?”他不断地喘着气,好不容易停下了恢复了下,又接着问:“还有,你说你把女皇撞死了?还是开船撞死的?这女皇难不成在湖里游泳?这种奇葩故事,就算知乎故事会的新年特辑也编不出来这么离谱的故事啊!哈哈哈哈哈!”


        

他说完自说自话起来:“刚撞死女王,谢邀,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