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反派小叔他养歪了 > 第一百七十二章她把命都赌上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反派小叔他养歪了正文卷第一百七十二章她把命都赌上了林俏心里叹了一声,“不用担心,我自个会管好自个,平儿和安儿才开始念书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留着给他们用吧。”


        

“他们的留着的,你的我们也给你留着的。”


        

“真的不用了,我在宋家过得挺好的,阿奶阿爷小叔他们都对我很好,我相信以后小叔会对我好。”林俏余光已经瞥见了在门口“偷听”的少年了。


        

咳,一定要对她好。


        

她把命都赌上了。


        

千万不要落得原身的下场,若是真到了那天,她早些找个绳子上吊,绝对不让他凌虐她。


        

看着都惨,更别说亲身体验了。


        

李桂芬虽然嫁女心切,但闺女说不喜欢她没有强求,“那我再给你相看,梁伟那孩子你觉得咋样?”


        

林俏回想了梁伟是谁,但想了一圈都不知道是谁,李桂芬见她忘记了,解释道:“你表哥,前两年还跟我透过口风,现在他还没娶媳妇。”


        

那个时候她挺中意伟儿那孩子,不过闺女当时喜欢张东,她就没应。


        

表哥?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林俏:“……”


        

表哥比跟小叔成婚还荒唐,至少小叔没有血缘关系,表哥是有的!


        

她嘴里那句近亲三代不能成婚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


        

“娘,这事打住,绝对不行。”


        

李桂芬一肚子的好话还没说出来就憋了回去。


        

好不容易送走了李家人,林俏打了好几个哈欠,宋廷凡这会在倒酒给宋荣擦背,她看了一小会就去把院子晒得被子抱回各自的屋里。


        

进宋廷凡的房间后,她把被子给他铺好,最后再把枕头帕给他换了根干净的。


        

反派有洁癖,会经常换这些东西,不过也是他勤快,换下来自个就洗了。


        

突然身后投下黑影,她扭头看了过去,大概是门框矮的缘故,衬得少年的身形挺拔。


        

他好像又长高了一些。


        

现在够高了,不过还得长一些才算标准,“给阿爷擦好了?”


        

“嗯。”宋廷凡过来自个铺枕头帕,余光看了嫂子一眼,微微有些喜悦。


        

嫂子在他旁边啥也不干他就很开心。


        

他想起了什么,又道:“嫂子,桃花要掉了,要不要全摘了?”


        

“要,等我明个去镇上回来了就摘,小叔,有人要买凉菜方子,三十两银子,等银钱拿到手了,我们就把房子修葺一下。”林俏看他的反应。


        

三十银子?


        

宋廷凡愣了一下,随即目光有些复杂,嫂子好会赚钱,以后会不会不要他养了。


        

他一定要比嫂子还会赚钱。


        

“嫂子,屋子还能住,你自个存着。”


        

“肯定会存一些。”林俏眨了眨眼睛,又道:“日后给你娶媳妇。”


        

“听说荷花和武二娃订亲了?”


        

她有些八卦,咳,最先她还打过余荷花的主意。


        

“嗯,铁蛋有点难。”宋廷凡拿了凳子给她坐,随后他坐在床边。


        

“铁蛋对荷花有意思?”


        

“嗯。”


        

少年看着年轻小妇人的反应,除了笑了笑,就没别的神情了。


        

他莫名有些高兴,嫂子才不在乎周铁蛋。


        

两人说了一会,林俏就回屋了。


        

……


        

临近夏天,天色越亮越早了,村子里的第一声鸡鸣时,天色已经微亮了。


        

院子里,桃花树上,布衣少年拿篮子,手里不停的掐着桃花,早晨的桃花有露水,不多时手掌心就打湿了。


        

过了一会,年轻小妇人出来了,大概是不知道院子里有人,她双手向上撑,微微往后仰,舒展腰身。


        

她这一仰,胸前的鼓处过于凸出,划出完美的弧线。


        

树上的少年自然瞧见了,一时没挪开眼睛,等反应过来自个再看什么,他羞得转移了视线。


        

大概是慌了,脚一下子踩滑,顿时从树上摔了下来,“砰”的一声,满天的桃花飞扬。


        

林俏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宋廷凡从树上摔下来了,她连忙跑过去扶他。


        

不过还没扶他自个就翻身起来了。


        

“小叔你没事吧?”


        

“没没事。”宋廷凡红着脸不敢去看她,随后蹲下身去捡地上的桃花。


        

“真没事还是假没事?”


        

林俏怕他硬撑着不说,伸手碰了他背,“疼不疼?”


        

明明很正常的触碰,宋廷凡却感觉背像火烧一样,他下意识的就避开了,慌到不自觉提高了声音,“不疼!”


        

他这样的反应,林俏下意识就以为他疼,神情严肃了一些,拉着他进屋坐着,“后背给我看。”


        

宋廷凡原本就红的脸更红了,磕巴道说不出话来,“不不不……”


        

“快脱,不然我给你脱。”林俏语气有些急,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关心。


        

“嫂子,我我我……”


        

宋廷凡还没磕巴完,林俏就来解他的腰带了,顿时他跟石像一般不敢动弹。


        

过了好一会,他刷的起身,死死捏着领子,羞道:“不……不用!”


        

林俏:“……”


        

整得她跟个下流汉子似的。


        

咳,不是她吹牛,她要是想咋个他,他跑都跑不掉!


        

这时,宋荣和宋秦氏进来了,瞧见这幕愣了一下,宋秦氏问道:“咋了?”


        

“阿爷,你给小叔看一下,他刚才从树上摔下来了,后背着地。”林俏知道他害羞,自觉的出了屋子。


        

宋秦氏给宋廷凡看了,没什么问题,林俏松了一口气,见宋廷凡又要去摘桃花,她不让了,“小叔,你别去摘,我自个摘。”


        

“要摘。”宋廷凡就是为了摘桃花才起早了些。


        

见他犟,林俏摆出一副嫂子的架势,伸手打了他手臂一下,“跟个犟牛拐拐一样,不准去摘桃花,像刚才那样摔了咋办?”


        

“不会了。”宋廷凡小声道。


        

他刚才是看了嫂子……


        

才摔的。


        

最后林俏没劝动这个“犟”牛,他继续上桃树摘桃花了。


        

她这个罪魁祸首一点不自知,担心他摔,在下面撑着梯子,少年一点都没敢往下看。


        

直到吃早饭,桃花还没摘完,剩了三分之一没摘,林俏将摘好的桃花倒进木桶里,倒清水泡着。


        

早饭简单,昨夜的冷菜冷饭热着吃了。


        

宋廷凡要出门时,林俏急忙喊住他,递了他一个竹筒,“把水带去喝,我给阿奶说了,辰时再给你带点水来。”


        

最近天热,很容易口渴,竹筒不大,顶多喝几口就没了。


        

昨个他是撒谎,没想到嫂子当真了,还给他装水了,宋廷凡有些愧疚,但莫名的又有些欢喜,“谢谢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