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0554、再次转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们不会那么快就反应过来的。”苏乙微眯着眼睛幽幽说道。


        

顿了顿,他转过头对加布里埃尔道:“转向,去预定的地点。”


        

十分钟后,柬寨人的船被攻破,弹尽粮绝的布拉坤索揣着五根金条绝望跳海,警察们登船检查一番后,一无所获。


        

又二十五分钟后,苏乙接到了那边诱饵的电话。


        

“渣哥,撑不住了。”


        

“弃船,引爆。”苏乙面无表情地道。


        

“好,渣哥,帮我们照顾好家人。”


        

“放心,我会的。”


        

另一边,被当做诱饵的百越人直接把电话扔到水里,对身后三个同伴道:“可以走了。”


        

他们很快登上早已准备好的快艇,迅速驶向茫茫大海深处。


        

在离开货船一段距离后,他拿出一个遥控器,果断按下开关。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轰轰轰!


        

一连串爆炸在这艘货船响起,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白烟弥漫,熊熊烈焰蔓延开来,整艘船都着了。


        

“是那种毒气弹,快躲开!不要在下风口,撤撤撤!”指挥作战的警方指挥官惊恐下令。


        

围攻的警察们一哄而散。


        

“抓住他们,绝不能让他们跑了!”指挥官指着远去的快艇,咬牙切齿地恨声道。


        

直升机很快向那边飞了过去,而数艘快艇也紧追不舍。


        

指挥官把这边的情况很快汇报给了一哥,一哥愤怒道:“立刻灭火!金子很可能就在着火的船上!”


        

“sir,没办法灭火啊!”指挥官叫苦不堪,“这种毒气弹的火焰您是亲眼见过的,只能等它自己燃烧干净,否则根本不能熄灭!”


        

“混账!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立刻抢救黄金!”一哥离奇愤怒,这是他唯一将功补过的机会。


        

但……


        

“抱歉,sir!”指挥官深吸一口气,挂掉了电话。


        

“听我命令,所有人,全部后退一海里!不要靠近那艘船!”指挥官下达了和一哥意愿截然相反的命令。


        

抢救黄金?


        

如果黄金真的在这艘燃烧的船上,神仙也救不了那些黄金!


        

熊熊火焰很快把船烧穿了,那边的船只开始沉没。


        

即使下半部分船体都沉到了水里,火依然在燃烧,那边的海面都被煮开了,蒸腾冒着白气,剧烈翻滚着。


        

不一会儿,整艘船都消失在海面上。


        

指挥官的对讲机里很快传来去追击匪徒的突击分队队长的汇报,告诉他四名歹徒已全部投降,被活捉了,从他们的快艇上,搜到了十根金条,看样子他们是打算带着这十根金条逃走的。


        

“其他金子呢?问他们,其他金子在哪儿?”指挥官焦急追问。


        

那边开着对讲机,直接询问:“说,其他金子在哪儿?”


        

一个嚣张的声音传来:“哈哈哈,我们拿不走,你们也休想得到!想要金子?去海底捞吧!”


        

真的随着那艘船沉海了?


        

指挥官失望摇头,长长吐出一口气,打电话给警队一哥,汇报这边的情况。


        

此时没人在意那艘已经消失在海平面上的巴拿马货船,因为所有人都觉得,金子已经沉入海底了。


        

警察下一步的工作,是封锁这片海域,水鬼队出手,下海捞金。


        

0554、


        

“他们不会那么快就反应过来的。”苏乙微眯着眼睛幽幽说道。


        

顿了顿,他转过头对加布里埃尔道:“转向,去预定的地点。”


        

十分钟后,柬寨人的船被攻破,弹尽粮绝的布拉坤索揣着五根金条绝望跳海,警察们登船检查一番后,一无所获。


        

又二十五分钟后,苏乙接到了那边诱饵的电话。


        

“渣哥,撑不住了。”


        

“弃船,引爆。”苏乙面无表情地道。


        

“好,渣哥,帮我们照顾好家人。”


        

“放心,我会的。”


        

另一边,被当做诱饵的百越人直接把电话扔到水里,对身后三个同伴道:“可以走了。”


        

他们很快登上早已准备好的快艇,迅速驶向茫茫大海深处。


        

在离开货船一段距离后,他拿出一个遥控器,果断按下开关。


        

轰轰轰!


        

一连串爆炸在这艘货船响起,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白烟弥漫,熊熊烈焰蔓延开来,整艘船都着了。


        

“是那种毒气弹,快躲开!不要在下风口,撤撤撤!”指挥作战的警方指挥官惊恐下令。


        

围攻的警察们一哄而散。


        

“抓住他们,绝不能让他们跑了!”指挥官指着远去的快艇,咬牙切齿地恨声道。


        

直升机很快向那边飞了过去,而数艘快艇也紧追不舍。


        

指挥官把这边的情况很快汇报给了一哥,一哥愤怒道:“立刻灭火!金子很可能就在着火的船上!”


        

“sir,没办法灭火啊!”指挥官叫苦不堪,“这种毒气弹的火焰您是亲眼见过的,只能等它自己燃烧干净,否则根本不能熄灭!”


        

“混账!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立刻抢救黄金!”一哥离奇愤怒,这是他唯一将功补过的机会。


        

但……


        

“抱歉,sir!”指挥官深吸一口气,挂掉了电话。


        

“听我命令,所有人,全部后退一海里!不要靠近那艘船!”指挥官下达了和一哥意愿截然相反的命令。


        

抢救黄金?


        

如果黄金真的在这艘燃烧的船上,神仙也救不了那些黄金!


        

熊熊火焰很快把船烧穿了,那边的船只开始沉没。


        

即使下半部分船体都沉到了水里,火依然在燃烧,那边的海面都被煮开了,蒸腾冒着白气,剧烈翻滚着。


        

不一会儿,整艘船都消失在海面上。


        

指挥官的对讲机里很快传来去追击匪徒的突击分队队长的汇报,告诉他四名歹徒已全部投降,被活捉了,从他们的快艇上,搜到了十根金条,看样子他们是打算带着这十根金条逃走的。


        

“其他金子呢?问他们,其他金子在哪儿?”指挥官焦急追问。


        

那边开着对讲机,直接询问:“说,其他金子在哪儿?”


        

一个嚣张的声音传来:“哈哈哈,我们拿不走,你们也休想得到!想要金子?去海底捞吧!”


        

金子真的随着那艘船沉海了?


        

指挥官失望摇头,长长吐出一口气,打电话给警队一哥,汇报这边的情况。


        

此时没人在意那艘已经消失在海平面上的巴拿马货船,因为所有人都觉得,金子已经沉入海底了。


        

警察下一步的工作,是封锁这片海域,水鬼队出手,下海捞金。


        

港岛现在还是一团糟,金子又被沉到了海底,谁还有时间去管一艘走私军火的非洲货船?


        

让它去死吧!


        

巴拿马货船全速行驶下,很快就驶离了港岛海域范围,到了公海。


        

到了这个时候,船上所有人都稍微松了口气,因为港岛警方从这一刻起,已经失去了执法权。


        

在公海范围,只有这艘船的注册国家,也就是巴拿马,才有资格在这艘船上执法。


        

当然,如果港岛警察真追上来,是绝对不会管这些的。


        

真确定了八十多吨黄金在这艘船上,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的。


        

只不过,船开到了公海警察都没追上来,可以肯定苏乙的瞒天过海之计,一定是见效了。


        

又行驶了半个小时后,即将到达女佣国海域的时候,前方一处荒芜的礁石岛边,停靠着一艘货船,苏乙用望远镜看去,只见那艘货船之上,一个女人也正好举着望远镜看过来。


        

两人对视,不由都会心一笑,向着彼此用力招了招手。


        

阿弟!


        

不是阿弟是谁?


        

这是苏乙为自己准备的又一个后手,他在早上跟阿弟分开后,就让阿弟去了另一座码头,租了一艘货船出海,约定好了在这里等待。


        

这艘巴拿马货船虽然短时间没问题,但毕竟是在港岛警方那边“挂了号”的,如果接着乘坐它到处浪,绝对后患无穷。


        

所以金蝉脱壳最关键的步骤,就是要彻底脱了这层躯壳。


        

苏乙笑呵呵转过头来,对一边的加布里埃尔道:“船长,我想我们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加布里埃尔闻言立刻道:“渣哥,你放心,我和我的船员,都会守口如瓶的。而且有我们替你们把港岛警方的视线吸引去太平洋,你们可以高枕无忧,放心地去你们想去的任何地方。”


        

苏乙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加布里埃尔,你是我们永远的朋友。”


        

“当然,当然!哈哈!”加布里埃尔大笑,“朋友,不过该我们的那份……”


        

他之所以这么帮苏乙,不光是因为越南三兄弟的武力威慑,也是为了利益。


        

托尼答应给他一箱金子,加布里埃尔这才铤而走险,答应帮忙。


        

“放心,我们不会亏待好朋友的。”苏乙笑呵呵拿出了枪对准加布里埃尔的额头。


        

砰!


        

一枪爆头。


        

在加布里埃尔不甘倒地的同时,船上枪声大作,早有预谋的托尼和阿虎带着弟兄们把所有非洲佬都杀了个干净。


        

“人间太苦了,我送你去天堂。”苏乙看着加布里埃尔的尸体,在胸口画了个十字,“圣光忽悠着你,我的朋友。”


        

五分钟后,零星的枪声彻底停歇,苏乙对托尼吩咐道:“让会开船的弟兄接管船只,剩下的人把尸体先集中起来,尸体集中放起来,不要往海里扔,万一飘到哪里被警察提前发现,那我们就没得玩了。”


        

“明白。”托尼很干脆领命而去。


        

很快,这艘船也到了那边的礁石岛,两艘船一前一后并排而停,苏乙带着几个人向这边走来。


        

登上了船,苏乙才发现阿弟正用枪指着一个战战兢兢的胖子,甲板上跪了一地人。


        

苏乙投去疑问的眼神。


        

阿弟耸耸肩道:“这家伙发现不对,想要报警,还要返航,被我发现了,然后就是这样咯。”


        

“饶命,饶命啊……”胖子哆嗦道。


        

苏乙笑呵呵对身后人吩咐道:“带他们下船去帮忙。”


        

“是,渣哥。”小弟们很快粗暴地往船下赶人,把所有船员,全都驱赶了下去。


        

阿弟收起枪,突然走过来一把抱住苏乙,把嘴巴凑了过来。


        

苏乙也没有客气,一场紧张刺激的大战后,他也需要发泄。


        

两人一阵拥吻,都有些气喘吁吁,勾起了火。


        

但苏乙知道这不是时候,制止了这头小野豹,道:“先做正事!”


        

阿弟手臂上下动了动,依依不舍抽出手来,咬着唇,眼神如钉子般盯着苏乙的脸,吐气如兰道:“那些船员,你不会想全部杀光他们吧?”


        

苏乙哑然失笑:“他们?对我们没威胁,而且我还要用他们,干嘛要杀他们?”


        

他拍拍阿弟的脸,道:“放心,我不是杀人魔王。”


        

阿弟似乎松了口气,眼神往下瞟了瞟,指着凸起不禁吃吃笑了:“你这样子……怎么下去见你的兄弟。”


        

苏乙浑不在意,悠哉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大佬亲自干活的?”


        

他走到围栏边,双手做喇叭状,向不远处正指挥弟兄们往下搬运黄金的托尼大喊道:“托尼!把我们的八十吨金子,全都搬过来!”


        

另一边,托尼诧异看过来,愣了一会儿,不由笑了。


        

他看看左右,就见小弟们各个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大哥!八十吨黄金,都是我们的!”托尼在远处大喊。


        

“噢噢噢噢……”小弟们兴奋怪叫起来。


        

那些被逼迫搬运黄金的船员们闻言各个脸色变得惨白,有那不堪的,甚至瘫坐在地。


        

苏乙笑呵呵回过头来,对阿弟道:“这不就行咯?”


        

二十分钟后,所有金子全都搬了过来。


        

托尼把那群船员集中在船下,小弟们举枪围住了他们。


        

船员们各个哭爹喊娘,求饶不止。


        

便在这时,苏乙悠哉从船上一步步走下来。


        

照旧,又是一番恐吓威逼加利诱,这群船员便服服帖帖,答应为苏乙他们服务了。


        

苏乙没想过要杀他们,因为苏乙需要他们活着,不断跟他们的公司汇报“一切正常”。


        

等苏乙到了该到的地方,到时候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这些船员们就算报警活着什么的,也没什么意义了。


        

所以他们对苏乙完全造不成什么危险,自然没必要杀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