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0228、摊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建明上前搜了陆启昌的身,搜出一把枪来。


        

苏乙冷冷看着这一幕,却没有阻止。


        

“你怎么知道阿仁是警察?”陆启昌沉声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苏乙反问。


        

“你想怎样?”陆启昌问道。


        

“把你们都杀了,继续做我的话事人,”苏乙冷笑,“你觉得这个想法如何?”


        

陆启昌紧紧皱眉看着苏乙。


        

“你特么看什么看?”苏乙破口骂道,“你们这群王八蛋可以一个个出卖我,我为什么不能把你们一个个都宰了?”


        

陆启昌眉头皱得更紧,他迅速扫了眼刘建明和吉米,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今天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还装?装特么什么啊装?”苏乙嗤笑一声,晃晃手里的枪,“还有这个必要吗?明说了,我是警察,我是你的卧底,结果被你个王八蛋卖得一干二净,卖给了姓徐的!现在我恼羞成怒,破罐子破摔,想要把你们全都弄死,干脆就做了我的黑大佬算了!不就这么回事吗?”


        

此言一出,如天雷滚滚,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像是见了鬼一样瞪着苏乙。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鬼头罗是警察?


        

继哥是警察?


        

这怎么可能呢?


        

这简直是开国际玩笑!


        

根本不可能!


        

所有人第一反应就是不信,因为这太荒诞了。


        

全港岛最大的社团大佬是警察卧底?


        

这话骗鬼鬼都不信!


        

“继哥你……”刘建明第一个不信,“你在开玩笑吧?”


        

当初杀倪坤,就是苏乙计划好的,然后说动了玛丽。


        

从一开始,苏乙就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而且从来都是主动害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警察呢?


        

吉米也一脸震惊看着苏乙,满脸不信。


        

至于陈永仁,更是神色淡漠,压根连一个字都不信。


        

“我从不在拿枪的时候开玩笑!”苏乙冷冷地道,“我的确是警察,但我也是你们的大佬,是和记的话事人。”


        

“身份对我来说,就像是衣服。重点从来都不在于我穿什么样的衣服,而在于我本身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冷冷地道,“就算我是警察卧底,难道我会抓你和吉米去坐牢吗?”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看向吉米和刘建明:“这两年来我带着你们做了什么事情,你们自己清楚,你们觉得我有可能解散社团回警队去上班吗?”


        

这话让吉米和刘建明瞬间冷静不少。


        

是啊,杀倪坤,苏乙是主谋;杀黑鬼国华,苏乙是主谋,且还亲自动了手;杀阿乐、长毛,还有清理门户,苏乙还是主谋。


        

可以说,苏乙是满手鲜血了!


        

更别提,苏乙名下多的是组织卖银、贩独、走私等等一些违法的偏门生意,这些生意如今虽然都由飞机和大头照看,但背后的大老板,却是苏乙本人。


        

这样一个五毒俱全、怙恶不悛的人,就算有个警察卧底的身份,难道就真的算是警察了吗?


        

两人瞬间想通了这些,面色顿时变得平和了许多。


        

其实这也跟他们的性格,和一直以来所做的事情有关。


        

不同于传统的古惑仔和社团大佬,吉米和刘建明对警察其实并没有那种天生的恶感和极端的对立情绪,他们做的生意,全都是正当生意,他们的性格,也并没有太多的戾气,他们更向往的是做上流社会的精英人士,而不是粗鄙的社团大佬。


        

最关键的是,他们的脑子都很活泛,都是很聪明的人,所以他们能很快接受这个现实,并迅速做出正确的判断和抉择。


        

这也是苏乙为什么叫他们来,却不叫飞机和大头来的原因。因为那两个头脑简单的家伙脑子根本转不过弯了,也绝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刘建明和吉米两个人沉默下来,但陈永仁却满心草泥马狂奔。


        

他是最不能接受苏乙是警察这个事实的人,因为他刚在苏乙的胁迫下,杀了一个警方的线人!


        

而且这还是在苏乙明知道他是警察身份的前提下。


        

至于陆启昌,当然也惊呆了,他也没想到苏乙竟毫不遮拦地就说出了他自己最大的秘密。


        

但反应过来以后,他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他有种预感,苏乙可能真的要破罐子破摔了。


        

因为苏乙已经猜到了他的——背叛。


        

这两年来,苏乙做过的所有事情,他的确都告诉了许一凡,无一例外。


        

“你之前告诉我说,倪永孝有盘录像带落在了许一凡手里。”苏乙冷笑,“那里面是建明和玛丽的谈话,里面有谈到我杀倪坤的罪证。可就在刚才,我问过建明,他和玛丽根本就没提到过我!”


        

刘建明默默点头,表示苏乙所言非虚。


        

而陈永仁和吉米则满脸吃惊,因为他们也是第一次知道,倪坤居然是苏乙杀的!


        

“你撒谎骗我,是因为杀倪坤的事情根本就是你告诉许一凡的!”苏乙冷笑连连,“除了你,根本没人知道这件事,阿信也不知道!你出卖了我,换取了你现在的地位,不然,你应该跟着你的后台李sir,一起引咎辞职的!”


        

陆启昌无言以对。


        

“对不起,阿继。”他沉默片刻,缓缓开口。


        

苏乙直接把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咬牙道:“对不起?你辜负了我的信任,你欺骗了我的情感,一句对不起,多简单?”


        

“那你要我怎样?”陆启昌突然激动道,“他们突然发动,步步紧逼,大好局势,一朝崩坏!李sir自身难保,我唯有自救,如果我都被搞下去,那才是真正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我出卖你?”他瞪着苏乙,“我调查许一凡,发现他跟你的手下阿信联系了两年,你知道我当时什么感受吗?”


        

“我感觉我们就像是两只上蹿下跳的猴子,自以为了不起,能瞒得住他,但其实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人家的注视下!”


        

“是,我是告诉了许一凡,倪坤是你杀的,”陆启昌道,“但许一凡除了这件事,其他的事情他全知道!黑鬼和国华的尸体现在还停在警局的停尸间里,你开枪的那把手枪也被阿信偷偷拿出来,被许一凡锁在了保险柜!你告诉我,许一凡掌握了你这么多罪证,我说不说倪坤的事情,对你能产生什么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