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0226、别逼我打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车到半途,苏乙让吉米停车,然后下车打了两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打给刘建明的。


        

“你之前和玛丽见面,你们两个有没有提到过我?”他开门见山地问道。


        

“没有。”电话那头,刘建明想了想,肯定地回答道。


        

“还记得你们七个第一次做事的地方吗?”苏乙沉默片刻后道。


        

“记得,继哥。”刘建明道。


        

“现在出发,你自己一个人来,带着枪,到这里等我。”


        

“……出什么事了,继哥?”


        

“来了再说。”


        

挂了电话,苏乙又打给另一个人。


        

“喂?是我。”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不是说过,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吗?”


        

苏乙报上了地址,道:“快点过来,有好戏。”


        

“精彩吗?”电话那头问道。


        

“非常精彩。”苏乙笑道,“你也有份出镜哦。”


        

“看来是不容错过?”那头调侃。


        

“不来一定会后悔。”苏乙道。


        

挂了电话后,苏乙闭上眼睛,把整件事在自己的脑子里又梳理了一遍,这才回到了车上。


        

“去大澳。”苏乙笑着对开车的吉米道。


        

“好。”吉米没有多问,立刻发动汽车。


        

“阿信,把收音机打开。”苏乙吩咐。


        

“好啊继哥。”阿信照做。


        

收音机里正播放着一个政论访谈节目,是一位民主学者的访谈。


        

“吉米,慢慢开。”苏乙道。


        

“好啊。”吉米回应一声,放慢了速度。


        

苏乙靠在椅背上,听着收音机。


        

距离大澳的路还很远,而这个争论访谈节目,也又臭又长。


        

这位所谓的民主学者先是对《人权法案条例》一阵歌功颂德,鼓吹人权民主的好处。


        

继而谈到了港督最近几个大刀阔斧的改革动作,亦不乏溢美之词。


        

首先,他谈到了国籍政策放宽,以及废除死刑(注1),他认为死刑是对人权最大的践踏,废除死刑,应该是每个文明社会都应该做到的事情。


        

港督彭先生在颁布人权法案条例后不久,就在废除死刑的政令文件上签了字,也就是说港岛从此之后,不会再有任何一位罪犯会因为犯罪而被剥夺生命。


        

其次,他谈到了港府修订了《公关秩序条例》(注2),放宽了组织和参与游行示威的资格。


        

原本这个条例是港府为了制裁左派暴动制定的,条例规定,凡是想游行示威,都得警察批准才行。但以后,再想示威,就再也不用向警察申请了。想在哪搞就在哪搞;想什么时间搞,就什么时间搞;想搞多大,就搞多大!


        

再次,他谈到了《社团条例》(注3)的修订,港府宣布解除社团限制,任何公民都有注册社团的自由权利,且港府不再有资格取缔任何社团和组织。


        

听到这里,即使是吉米也忍不住吐槽道:“这么说,政府以后没资格再针对我们和联胜咯?因为我们享有公民权利,我们社团是合法组织嘛!”


        

阿信哈哈一笑,道:“政客的话你也信?”


        

访谈节目继续,这位学者开始大肆鼓吹港督彭先生舍得放权,不恋权位。


        

他说原本港督手握立法、行政、军队三大权,说一不二。可现在,彭先生把行政权分给了政务司,再解散立法局,改组成独立于政府的立法会。


        

自此,三权分立,港岛告别了港督一言堂的时代,一个健全的民主政权就此诞生了……


        

“真是讽刺。”吉米忍不住再次吐槽,“这些鬼佬在港岛呆了一百年,坏事做绝,都快走了,居然要给港岛带来民主?继哥,你说他们安的是什么心?”


        

“绝对是不安好心,”阿信道,“对吧继哥?”


        

苏乙回过神来,笑了笑,淡淡道:“连你们都知道鬼佬不安好心,为什么全港岛的精英人士却都在夸鬼佬在做好事?”


        

这个问题,阿信就答不上了,陈永仁也似懂非懂。


        

倒是吉米嗤笑一声道:“什么好事?都是生意,赚钱的嘛!他们当然说鬼佬好话了……”


        

车上的氛围慢慢变得缓和轻松起来,一路上众人都在谈天说地,偶尔苏乙也插嘴几句,十分愉悦热闹。


        

汽车一路驶向大澳,颠簸着进了山区。


        

然后,车子在一处偏僻的所在停了下来。


        

“继哥,怎么来这里?”阿信的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神色来。


        

“旧地重游,感慨人生嘛。”苏乙笑呵呵道。


        

阿信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苏乙率先下车,向前走去。


        

吉米熄火拔掉钥匙,紧跟着苏乙。


        

“走啊,信仔?”陈永仁笑嘻嘻道。


        

阿信勉强一笑,满腹心事的样子,犹犹豫豫地向前走去。


        

陈永仁深深看着阿信的背影,迈步跟上。


        

一路无话。


        

刚下了一道土坡,一直畏畏缩缩的阿信突然转身就往回匆匆走去。


        

陈永仁神色一闪,露出几分犹豫。


        

他的脑海里,响起之前在车上苏乙悄悄对他说过的话。


        

“待会儿下车之后,看着信仔,千万不要让他跑了,明白吗?”


        

其实聪明如他,已经大概猜到几分事实真相,也猜到了苏乙带着他来的用意。


        

阿信和他越走越近,而前方的吉米和苏乙却一直没有回头。


        

要不要放阿信走,然后谎称自己没注意?


        

这一刻,陈永仁心中天人交战。


        

眼看阿信就要和陈永仁擦肩而过,陈永仁突然伸手,“啪”地一下抓住了阿信的手腕。


        

阿信顿时脸色一变。


        

陈永仁笑眯眯看着他道:“信仔,想去哪里?”


        

“我、我有东西落在车上了,我去取一下……”阿信眼神闪烁,僵硬笑道。


        

陈永仁向前看了一眼,恰好看到苏乙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正似笑非笑看着这边。


        

他哪里还不知道,其实苏乙一直都注意着身后的动静?


        

他顿时心中一阵庆幸,庆幸自己没有擅作主张。


        

“我下车的时候检查过了,什么都没有啊。”陈永仁道。


        

“是、是吗?”阿信哈哈干笑一声,“我、我再检查一下,我再去……”


        

陈永仁看着他,笑容缓缓收敛。


        

“别逼我打你。”他冷冷地说。


        

注1:港岛废除死刑是在91年。


        

注2:《公关秩序条例》修订在96年。


        

注3:《社团条例》修订在92年。


        

以上全部因剧情需要,改为发生在9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