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0343、清扫杂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到了现在,晓梦的死还有必要查吗?”苏乙道。


        

“不是你杀的,不是我杀的,也不是武田杀的,张一挺也不太可能,”他看着王田香,“剩下的就是吴志国、金生火和李宁玉他们三个,李宁玉……这个女人自顾不暇,她满脑子自己的官司,也不大可能节外生枝跑去杀人。”


        

“剩下的,就只有金生火和吴志国两个人了。把他们两个抓起来审一审,结果应该不难出来吧?”


        

王田香听了苏乙的分析,脸上表情却没多少变化。


        

“哲彭人不这么想。”他淡淡道,“我会让人送你回房间去,安排人为你包扎好伤口,半个小时后,所有人都要在西楼的一楼大厅集合。”


        

苏乙若有所思点点头。


        

“还有两件事,你要想好理由。”王田香沉声道,“第一,你向来清高,仗着身后有张一挺瞧不起我,为什么危急时刻却带着张立来找我为你做主?”


        

苏乙叹了口气,这的确是个很可疑的点。


        

“第二,你必须在不暴露李宁玉身份的情况下,合理解释你为什么和她接触,阻止她抽烟,还拿走了烟头。”


        

苏乙挑了挑眉:“为什么还不不干脆把她抓起来?”


        

“因为老枪。”王田香道,“其实现在老鬼就是砧板上的肉,跑不掉的,抓不抓李宁玉,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老枪!”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我们可以把李宁玉抓起来审讯她,但万一她也不知道老枪的真实身份怎么办?所以留着她是有好处的,也许在最后关头,会逼得老枪和她接头!”


        

“在对付地下党这件事上,我们和哲彭人的目标是一致的。”王田香看着苏乙道,“老枪不除,不光是哲彭人睡不着觉,你我,只怕也寝食难安!再者说,和哲彭人抓地下党,也有助于转移他们的视线,不让他们怀疑到我们。”


        

“因为老枪。”王田香道,“其实现在老鬼就是砧板上的肉,跑不掉的,抓不抓李宁玉,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老枪!”


        

“我们可以把李宁玉抓起来审讯她,但万一她也不知道老枪的真实身份怎么办?所以留着她是有好处的,也许在最后关头,会逼得老枪和她接头!”


        

“在对付地下党这件事上,我们和哲彭人的目标是一致的。”王田香看着苏乙道,“老枪不除,不光是哲彭人睡不着觉,你我,只怕也寝食难安!再者说,和哲彭人抓地下党,也有助于转移他们的视线,不让他们怀疑到我们。”


        

“哲彭人应该察觉到有咱们的人存在了吧?”苏乙突然问道。


        

“不知道。”王田香看着他,“你听到什么风吹草动了?”


        

苏乙摇头:“只是一种直觉。”


        

“直觉是女人才会去相信的东西。”王田香道,“你更应该把你的命运交给你的头脑。”


        

苏乙点点头,道:“希望我们都能过了这一关。”


        

王田香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邪不压正,只要你我同心,何愁敌寇不灭?”


        

苏乙也笑了。


        

但他心里很怀疑,王田香其实已经做好了牺牲他这只小画眉的准备。


        

“对了,”苏乙突然像是想到什么,皱眉道,“那个叫刘铁棍的卫兵靠谱吗?这个人之前可能听到一些我的话。”


        

王田香微微沉吟,道:“他以前是炊事班的,一个礼拜前被张立看中留在身边,我趁机暗中收买了他。”


        

顿了顿,他淡淡道:“能被钱收买的,怎么可能靠谱?这个人不能留了。”


        

再次回到西楼,再次回到二楼他自己的房间,苏乙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他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看着隔壁被封条贴起来的房间,问道:“顾晓梦的尸体呢?”


        

身后负责送他来的是刘铁棍,一丝不苟道:“报告白秘书,俺不知道。”


        

苏乙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之前是跟着张立值守西楼的吧?顾晓梦死的那晚,你有没有看到什么?”


        

“俺木有啊。”刘铁棍摇头。


        

苏乙盯了他一会儿,再问:“你确定?”


        

刘铁棍儿露出个憨厚的笑容:“确定啊,那有啥不确定的?”


        

苏乙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进了屋。


        

门外,刘铁棍缓缓收敛笑容,转身向楼下走去。


        

刚出楼门口,他突然被两个哲彭宪兵用枪顶住脑袋。


        

刘铁棍浑身一僵,勉强笑道:“太、太君,你们这是!”


        

“八嘎呀路!”一个宪兵狠狠甩了刘铁棍两个耳光,另一个则下了他的枪,压着他往一边的树林走去。


        

“太君,这是干嘛呀?”刘铁棍慌了,“自己人啊太君,我是王处长的人!太君!”


        

慌乱之下,俺变成我了,乡音也不再。


        

“不是,为什么?为什么呀!”眼看两个宪兵不管不顾把他往树林里拽,刘铁棍彻底吓尿了,“没道理,这没道理!我退出!导演!我退出!”


        

然而毫无卵用。


        

就在快到树林边缘的时候,刘铁棍再也难以忍受,一把挣脱哲彭宪兵,就往东楼方向跑去。


        

“处长!救命!处长!”他一边撒腿狂奔,一边撕心裂肺地喊着,“导演!我退出!”


        

砰!


        

一个哲彭士兵一枪爆头,刘铁棍扑倒在血泊之中。


        

二楼,某个窗户的窗帘被拉住,一个声音带着疑惑喃喃道:“是个龙套?怎么暴露的?不会真是王田香吧?”


        

苏乙的房间内。


        

他房间所在的位置刚好在另一边,自然是听不到刘铁棍临死前的叫喊。


        

不过那声枪响,他却听得一清二楚。


        

此刻,他还无法判断刘铁棍到底是不是演员,但宁杀错,不放过。


        

狮子决斗之前,一定要把战场上的鬣狗清理干净,否则很容易阴沟里翻船。


        

刘铁棍身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卫兵,在他面前晃悠的太多了,出镜率太高了,而且他出现的时机——约一个星期前。


        

这个时间段,正好符合身为龙套演员七天角色体验期的时间段。


        

这个人太可疑了!


        

苏乙忍着痛,清洗了自己的伤口,然后换了一套衣服,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这才开始查看终端弹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