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0332、说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乙杀过人,也受过苦。


        

但以折磨为目的的苦,这是第一次。


        

这不单是一种肉提上的凌虐,更是一种精神上的折辱。


        

它让你在非人能忍受的剧痛中,品尝生命和意志被支配,被践踏的屈辱和恐惧。


        

被拔了一枚指甲,苏乙已经受不了了。


        

他想不通,那些真正的地下党人,是怎么熬过种种酷烈刑罚,却仍能坚持信仰的。


        

这根本不应该是人类能做到的事情!


        

“我说!武田长!我什么都说,求你别折磨我了!”苏乙痛不欲生地哀嚎着。


        

然而武田根本没反应。


        

没有得到任何命令的张立则继续开始拔苏乙的第二个指甲。


        

“我检举!我知道谁是鬼!”眼看自己的第二枚指甲就要被拔下来,苏乙突然扯着嗓子大喊起来。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武田终于抬起了头,看向苏乙。


        

他摆了摆手。


        

张立立刻会意,松开苏乙的指甲,向后退了几步。


        

苏乙剧烈喘息着,满脸劫后余生的庆幸和虚脱。


        

“说。”武田淡淡地吐出一个字。


        

“是张司令!”苏乙喘息着,急促道,“一定是他!他自从三个月前从金陵回来以后,就变得很古怪!”


        

武田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咚咚咚”敲桌子,打断苏乙的话,不耐烦道:“如果你只是想告诉我他的行为异常,而没有他是鬼的确凿证据,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


        

“我有!我有!”苏乙急忙叫道,“我亲眼看见张司令跟地下党接头,他叫那个人老虎同志……”


        

砰!


        

这一瞬间武田眼中精光暴射,拍案而起:“你说什么!”


        

“一个多月前,我因为怀疑张司令外面有别的男人所以跟踪他,”苏乙道,“结果碰到他跟一个戴帽子的男人接头,我凑近听了个大概,说的是什么晋省打仗的事情,他还叫那个人老虎同志……”


        

听到这里,武田再也按捺不住,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苏乙跟前,一把揪住苏乙的衣领咬牙问道:“你确定?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


        

“我敢发誓!要是我有半句假话,就叫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苏乙张嘴就来。


        

“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说的话?”武田面色阴晴不定。


        

“证据……证据……”豆大的汗珠从苏乙额头滑落,他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突然他眼睛一亮,激动看向张立。


        

“那天我在张司令和地下党接头的茶楼,还碰见了张立!他亲眼看见我在那个茶楼里,我当时害怕他叫我名字,还跟他使眼色让他别说话!对对对!他也在!哈哈!他能给我作证!”


        

苏乙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武田猛地转头,看向张立。


        

张立此刻一脸懵逼!


        

见武田狠戾的眼神扫来,他下意识脸色一变,后退一步。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武田阴测测逼问道。


        

张立又愣了好一会儿,他装作回想的样子,心中却天人交战,脑海里又浮现出苏乙在两个多月前给他说过的那番话。


        

“其实在这司令部大院里,谁是人,谁是鬼,没人能分得清。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别小瞧谁。说不上你今儿瞧不上的人,明天就能主宰你的生死。平常人都是高捧低踩,你得势了他们做哈巴狗,你失势了他们痛打落水狗。但我不一样。”


        

“你得势了,我要比你更得势;你失势了,我拉你一把。不为别的,就为了万一我有那么一天的时候,你也能拉我一把。人嘛,无论什么时候都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张立没想到,苏乙说的“拉一把”,这么快就到了兑现的时候。


        

说实话,他想抵赖。


        

但他不敢。


        

一是怕苏乙直接拖他下水,毕竟这家伙现在连张一挺都敢诬陷,如果也诬陷他,他能解释清楚吗?


        

他只是个小角色,武田很可能不问青红皂白也整死他,毕竟在哲彭人眼里他屁都不是。


        

二来,他就算否认,就算他说苏乙在说谎,武田会信吗?


        

到时候武田为了验证他和苏乙谁在说谎,肯定也会对他张立严刑拷打,绝不会客气。


        

他想到之前张一挺的惨状,不禁打了个寒颤。


        

“张立!他说的,是实话吗?”武田再次逼问。


        

张立回过神来。


        

“我想起来了武田长,是有这么回事儿。”张立道,“我确实有一次看见白秘书在一个茶楼里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干什么,还给我使眼色,不让我说话。不过我和他那段时间闹得有些不愉快,所以我懒得搭理他,直接走了。至于他说的张一挺和地下党接头……那我就没看见了。”


        

苏乙心中松了口气,有些庆幸,幸好张立不是蠢货,没有说出损人不利己的蠢话来。


        

其实这个谎言很容易就会被戳破,但这需要各种扯皮,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苏乙的目的,就是为自己争取时间!


        

武田的脸色阴晴不定,眼神有些羞恼。


        

“玛德,居然还瞒了我这么关键的事情……”他咬牙切齿地喃喃,“他是老枪?”


        

显然,他说的是张一挺。


        

“去,把张一挺带回来!”武田咬牙吩咐道。


        

“是!”张立一个立定,转身离去。


        

苏乙喘息着,谄媚道:“武田长,我这回算是把张司令得罪死了,我在司令部,再没有立足之地,要是您不嫌弃,我愿意做您门下走狗,唯您马首是瞻,求您收留我!”


        

武田目光鄙夷地打量了眼苏乙,嘲弄道:“等你什么时候不尿裤子了,再跟我提这件事吧!”


        

说完话锋一转:“我们大哲彭黄军,对待敌人向来都是宁杀错,不放过,白小年,你应该清楚,我弄死你,比弄死一只蚂蚁还简单!不过别说我不给你活命的机会,如果你真的想活命,你就得什么都听我的!”


        

“是,是,我什么都听您的,武田长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苏乙忙不迭道,一副狗腿样,卑微到了极致。


        

武田冷冷一笑:“谅你也不敢不听!待会儿和张一挺对质后,证明了你所言非虚,再说其他吧!”


        

“是,是!”苏乙急忙应下。


        

等了大约五分钟,人还没来,苏乙小心翼翼试探问道:“武田长,晓梦的死……”


        

闭目养神的武田眼都没睁一下,懒懒道:“和你无关了。”


        

无关了?


        

之前王田香不是还信誓旦旦说他找到了自己杀顾晓梦的证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