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0227、编号27149嘛,陈sir?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终,阿信还是讪讪跟上了。


        

但他越走越心惊,越走越绝望,因为他发现此去的目的地,就是当初埋黑鬼和国华的地方。


        

更让阿信惊骇欲绝的是,到了地方,他发现刘建明早就等在那里!


        

他脸色惨白,浑身哆嗦着,几乎是被陈永仁拽着拉到了场子中间,“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苏乙瞥了他一眼,继续笑着跟刘建明说话。


        

而此刻所有人都已大概猜到了真相。


        

“玛德!”吉米面色铁青,冲上去对着阿信就一顿踢!


        

“吉米,住手。”苏乙喝止了他。


        

吉米又狠狠踹了阿信几脚这才停止,恨恨吐了口唾沫,退到了一边。


        

苏乙自始至终都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


        

“两年前,倪坤被杀。”苏乙缓缓开口,“当时我只有七个小弟,但我带着他们抓了新记的四大头目,甘地、文拯、国华还有黑鬼。”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指指脚底下,“就在这里,我带着他们做掉了国华和黑鬼。”


        

此时吉米和陈永仁才明白,这里是个什么所在。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黑鬼和国华就埋在我们脚底下的位置。”苏乙看向刘建明,“对吗?”


        

“是,继哥。”刘建明肃然道。


        

苏乙笑了笑,看向瘫软在地的阿信:“死人是不会跑的,这里又这么偏僻,应该不会有人找得到才对。如果没有意外,他们两个的尸体应该还在这里才对。”


        

他深深看着阿信:“阿信,如果我现在想把国华和黑鬼的尸体挖出来,不知道我能不能挖得到?”


        

阿信哆嗦得更厉害了,脸色白得吓人。


        

“看样子是挖不到了。”苏乙叹了口气,“警察早就找到了他们的尸体,等于又有了人证,也有了物证,但是他们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抓我,还真是奇怪……”


        

他看着阿信:“不知道这是不是你的功劳,阿信?”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陈永仁更是面色剧变。


        

刘建明不可置信地看向阿信:“你是条子?”


        

阿信不说话,只是没命哆嗦着,他吓坏了,他觉得自己死定了。


        

“他应该不是条子。”苏乙笑了笑,“但他是条子的线人。我说得对吗,阿信?”


        

阿信满脸恐惧看着苏乙,哆嗦着惨然一笑:“我、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继哥,是我对不起你,只是我不明白,我到底哪里暴露了?”


        

“不是你的问题。”苏乙摇摇头。


        

许一凡威胁苏乙的时候,说了黑鬼、甘地、阿乐和长毛这四个人的名字,从那个时候起,就注定阿信的暴露。


        

当然,许一凡没料到苏乙敢杀他。


        

如果许一凡没死,苏乙即使知道阿信是二五仔,也不敢杀阿信。而排除掉一个阿信,还有一个陈永仁,所以许一凡根本也不在乎阿信的暴露。


        

“你是什么时候被条子策反的?”苏乙问道。


        

“两年前。”阿信道,“继哥你摆香堂入会的那天。”


        

“是谁找的你?”苏乙再问。


        

“是许sir,许一凡。”阿信黯然道,“我本来不想的,但他抓住我的把柄威胁我……这两年来,我……”


        

苏乙摆摆手,笑道:“我没兴趣听你如何迫不得已,我也不相信你。兄弟一场,我给你一个痛快。”


        

阿信哆嗦着道:“谢、谢谢……”


        

他已怕到说不出话来,抖若筛糠。


        

苏乙掏出枪来,递给陈永仁。


        

“阿仁,你来解决他。”他说。


        

陈永仁面无表情地接过枪,转身把枪口对准了阿信。


        

“饶命!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继哥!”阿信突然嗷呜一嗓子嚎了出来,整个人彻底崩溃了。


        

他哭喊着向苏乙求饶,跪在地上两股战战,不断向苏乙磕头。


        

陈永仁保持着举枪的姿势,回过头来看向苏乙,做出个疑问的神色。


        

苏乙面不改色,抬头看天。


        

陈永仁眼神急剧变幻,他的目光依次从苏乙、刘建明和吉米脸上掠过,最终还是黯淡下去。


        

砰!


        

他扣动了扳机,子弹穿胸而过,阿信的哭喊戛然而止,他倒在了血泊之中。


        

飞鸟惊起,枝叶沙沙。


        

现场陷入长久的沉默。


        

良久苏乙才再次开口:“其实他如果能早点告诉我,我未尝不会留他一命。”


        

“我连韩琛两夫妇都容得下,又岂会容不下一个小小的阿信?”


        

“当叛徒,必须死!”吉米冷冷道。


        

苏乙笑了笑,道:“能被一个警察杀死,阿信也算死得其所了。”


        

陈永仁浑身顿时僵住。


        

而刘建明和吉米一怔,下一刻便脸色大变,齐齐掏出枪来对准了陈永仁。


        

苏乙似笑非笑看着陈永仁。


        

“什么意思?”陈永仁强装冷静,“想过河拆桥就直说,何必污蔑我是条子?”


        

他不甘心,还想做垂死挣扎。


        

“警员编号27149嘛,对不对,陈警官?”苏乙笑眯眯道。


        

陈永仁瞬间瞪大了眼睛。


        

这一刻,他心中再无半点侥幸。


        

他沉默良久,才道:“不愧是鬼头罗,神通广大,我服!”


        

言外之意,显然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尼玛的!”吉米离奇愤怒,咔地一声把子弹上膛。


        

“吉米!”苏乙大喝一声,制止了吉米的行为。


        

他环顾四周,突然大声叫道:“出来啊!”


        

其余三人脸色再变!


        

他们警惕看向四周,但见林木森森,哪有半个人影?


        

苏乙从吉米手中接过枪,对准陈永仁的脑袋冷笑着:“是不是一定要眼睁睁看着我打死他?”


        

他顺势收掉了陈永仁手里的枪。


        

话音未落,不远处的草丛里突然传来一个无奈的叫声。


        

“OK!OK!我出来,你别开枪!”


        

刘建明“刷”地一下把枪口对准那边。满脸警惕。


        

草丛中,陆启昌高举双手,站直了身子。


        

在场没人不认识他,除了苏乙,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错愕,没人能想通,为什么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


        

陆启昌高举着双手,一步一步向这边走来。


        

他满脸凝重,死死盯着苏乙,直到走到了跟前,在距离苏乙约五米远的地方站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