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景区管理员 > 312章 重点是一碗红烧肉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路延朗放下手里的图表,很满意地舒了一口气,刚才的会议内容和岳东判定的未来趋势没有矛盾,看来真的可行。


        

岳东见路延朗没有接着看其他两张图表的意思,想必急匆匆地赶来只是为了确认未来趋势,其他事没那么急。


        

就在这时,曹保苏来了,对路延朗喊了一声叔。


        

路延朗把那图表交给他看了一下,他边看边点头,很明显来之前就知道有关图表的事情。


        

岳东一下子明白了,“我想起来了,曹科,你有个连襟姓路,所以说这还是你们家亲戚呢?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过?”


        

曹保苏白了他一眼,“我还得事事都向你请示汇报?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总?”


        

岳东笑了笑,对于这位老上司,他还真的没脾气,“曹科,今天中午哪位领导在科里值班?”


        

曹保苏随口答道:“我,怎么?有事吗?”


        

岳东笑了,眼睛眯成了月牙,声音里带着一丝跳跃,“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我也值中午班,你回家吃还是在单位吃?”


        

“刚开完会,有一些事情需要马上落实,就不回家吃了。”


        

岳东还是那么欢跃,“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我也在单位吃。听说今天中午有红烧肉,到了饭点儿你帮我打一份,我会去拿过来。”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曹保苏晃了晃那三张图表,却有一种你懂我也懂就路延朗和实物负责人没看懂的意思,“你,倒是不见外。”


        

岳东用手指捻了捻那三张图表,“你见外了吗?我还以为只有路经理能看到呢,这算是内部机密吧?”


        

还有两张没仔细看呢,曹保苏赶紧把三张图表宝贝似的收到自己身边,“又没占用你的休息时间,我参考一下怎么了?”


        

“可我做的不是份内工作。”


        

实物负责人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怎么个意思?


        

刚才还笑得挺欢实,怎么突然就变风向了?


        

这种事,是不是应该找个没人的地方慢慢说?


        

曹保苏直起身来,撇了撇嘴,“在我手下干了那么长时间,从来没说过自己会搞什么大数据,还好意思说。”


        

“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又没问,也不会多给我发奖金。对了,你们家亲戚刚看完的时候一下子轻松了,说明和开会的内容挺契合的,你看了也挺舒服的,是不是应该表示表示?”


        

路延朗惊道:“表示是肯定有表示的,可你竟然能联想到今天开会的内容?”


        

曹保苏说道:“这家伙贼着呢,我刚才叫了一声叔,他就能联想到你和我连襟是亲戚。看到你的表情,猜到你们开会的内容,你还会觉得稀奇?”


        

曹保苏等于是自动忽略了岳东的问号,岳东也就不回应他的话,朝路延朗笑了笑,抬头看着天花板,“我原本中午想回家吃,可是天气预报说中午要下雨,一下雨,我们家那条路上好难走,我是怕回来晚了,如果曹大科长知道了,又会习惯性的冲我吼。”


        

曹保苏接口说:“怕下雨回家不方便?不要紧,院里有闲置的单职工宿舍,我临时借你一间,你想长期用也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废物利用。”


        

岳东摇摇头,“宿舍不是重点,我的饭票菜票用完了。”


        

“没有饭票菜票也不要紧,虽然有规定不能私下买卖,但我可以借给你,你下个月初买了饭票菜票再还给我。”


        

岳东把头慢慢低了下来,两眼直勾勾看着曹保苏,“曹科长,红烧肉又不是天天有,你竟然舍不得一碗红烧肉?”


        

曹保苏“啪”的一巴掌拍在柜台上!


        

“什么叫舍不得一碗红烧肉?红烧肉确实不是天天有,可重点是一碗红烧肉吗?炸刀鱼也不是天天有,溜肥肠也不是天天有,黄焖鸡快也不是天天有,糖醋排骨也不是天天有,不是天天有的东西多了!你调到华年街的前一个月蹭了我七八回,中间还回来蹭了我四五回,我这个月特意多买了些饭票菜票,就等着你打借条呢,你别想白吃白喝了。”


        

一直不好插嘴的实物负责人差点喊出声来,厉害啊厉害!


        

竟然隔三岔五就蹭自己的领导一顿饭!


        

我怎么就不敢有那想法?


        

曹保苏拍柜台没用大力气,但邻近柜台的营业员们是听得到的,再次把视线聚焦过来,不是吧?岳东这么牛的吗?


        

岳东扫了周围一圈,身子往前一凑,声音放低了,却不是认怂。


        

“曹科长,我问你个很严肃的问题,”


        

路延朗以为岳东要较真,赶紧插嘴,打破针锋相对的气氛,“说起来也是真巧,今天中午我也值班。岳总,中午到我那里吃吧,我一个人吃闷得慌,反正我饭票菜票都有富余。”


        

岳东笑道:“蹭你的饭没成就感。”


        

曹保苏脸上也绷不住了,随手卷起那三张图表,作势打向岳东的脑袋,岳东侧身闪过。


        

一看两个人都在笑,实物负责人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真生气,吓了我一跳,气氛真冷下来都不知道该怎么劝。


        

没想到岳东可以和曾经的老领导这么随便,我哪年哪月才能混到这地步?


        

邻近柜台的营业员们见没啥戏看,像实物负责人一样感叹几句后,就各忙各的了。


        

其实岳东心里有点奇怪,曹保苏今天的表现不太对劲。


        

他知道曹保苏不会真的因为自己蹭几顿饭就生气,对他这样有贡献的特殊人才,曹保苏会把宽容度开启到极限,还会尽量表现出随和的态度。这属于笼络人才的感情投资,像好哥们似的适当开开玩笑,比高高在上的一本正经得人心。


        

调到华年街的前一个月确实蹭了他七八回,中间还回来蹭了他四五回,不过其中有一半的情况是他先问吃了没有,并不是自己主动去蹭,曹保苏也不希望他太见外。


        

作为运营管理科的科长,曹保苏可以带某些人去餐厅点餐,也可以招待某些人吃工作餐,他签字就行。


        

但除了部门领导和相关负责人,绝大部分员工不知道的是,部门领导的招待费里还包括了不限定使用日期的饭票菜票。比如说偶尔给不符合免费就餐条件的某个优秀员工代缴,增进领导和优秀员工之间的感情,增加向心力。


        

所以岳东觉得自己蹭的不是曹保苏的腰包,至少不全是,因为自己绝对算优秀员工。


        

至于那个“偶尔”,像红烧肉一样不是重点!


        

岳东之前也不知道这种事,当了综合经营科的科长后才知道。


        

两个人都是心里有数,不过表面得装一下。岳东蹭起饭来没什么负担还蹭的挺认真,曹保苏装作发脾气只是怕其他员工也学着岳东对好说话的路延朗不客气,毕竟单位的钱也不能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