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女帝成神指南 > 第1351章 沧华很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虎却摇了摇头:


        

“这位姑娘虽是炎帝留下来的血脉不错,可她至今并未记入道录,便无神祇义务。你这样蛮横调取她的血脉之力,对这位姑娘确有不公。”


        

赤心狐跪地笔直,双目亦堂堂正正与白虎对视,言辞中正:


        

“她虽未记入道录,但她亦是山海众生其一。她虽无神祇义务,但她却时刻受我山海大结界的庇佑。”


        

“身为山海世界内的子民,不论她有没有神权职责,她都有义务为这个世界奉献。大结界的需要,就是她的义务!”


        

赤心狐的态度非常坚定,并没丝毫对强行拉人去填充大结界而心中含愧。


        

他说完这番话,又盘坐在了黄杨木鱼前。


        

木鱼声声再次回荡在天地间,竟是连连白虎的态度都有几分蔑视的意思。


        

白虎静静地看着赤心狐。


        

他看出来了,这件事在赤心狐的眼里就是理所应当,甚至连讨论都是多余。


        

这孩子的心性确实有几分沧华当年混不讲理的霸蛮样儿。 记住网址m.dzs5.com


        

白虎澹澹一笑,问:“你家帝君醒了,你晓得吧?”


        

赤心狐手上敲木鱼的动作没停,却郑重地点了下头。


        

白虎认真问道:“沧华与这位姑娘同行数载,他对这位姑娘有教诲之谊。在用这姑娘祭炼大结界前,你是不是该问问你家帝君的意思?”


        

白帝明显是在提点。


        

赤心狐神态庄严,语气郑重:“若帝君在此,他定会如我一样的抉择。在帝君眼中,没有任何事或者人,比羲神留下的这方世界更重要!”


        

白虎的目光却有些复杂。


        

他很想提醒赤心狐,经历困龙台一战,沧华的心性和想法或许同从前不太一样了。


        

似白虎和玄武,当年沧华在鹿吴城第一次出现,氐土貉重归东方星宿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沧华已醒。


        

但是,后来沧华却并没有高调复归,而是随着那名叫炎颜的小姑娘,一路向东。


        

白虎召白泽去询问过这事,自白泽的口中才得知了须弥境的事。


        

当听闻须弥境在炎颜的身上,还有她的空间灵根,白虎基本就已经确定了炎颜的身份。


        

再联想到当年炎帝死时的情形,他大约猜到了沧华一直跟随炎颜的目的。


        

所以,今日那个叫炎颜的小姑娘生出这么大的事儿,白虎亦保持着格外深重的姿态,就是因为他考虑到了沧华的意思。


        

也正是基于这个缘故,他才会提点赤心狐。


        

赤心狐不愧是最贴近沧华心思之人,他的行事风格同当年的沧华几乎一样,倔也是一样。


        

白虎知道这样的人劝不动。


        

他主要担心赤心狐如果当真伤到了那个叫炎颜的小姑娘,不晓得沧华会有什么反应……


        

很热!


        

须弥境里很热。


        

确切说应该是沧华的身上很热。


        

此刻的星辰龛周围,已经没有任何人能靠近,就连最耐热的烈山鼎也不行。


        

空气因为异常的高温已经出现了水波一样的热折射。


        

整株老玉兰就像烧着了一样,就连空气中都隐约有木头即将燃烧的气味。


        

不过老玉兰并没有真的烧起来。


        

所有人都被茂盛的大玉兰树冠遮挡住了视线,没有人能看见此刻的沧华是什么样。


        

老玉兰后,寂静的星辰龛前,只有沧华一个人安静端坐。


        

宽敞的白衫仍旧闲事地罩着,斜倚在老兰枝头的倾长身体,仍旧一手持卷安静地看着。


        

只是被袍袖遮挡的左臂隐约有金红的光芒忽明忽暗,灼热的气息就是自那只覆盖着手臂的袍袖里散逸出来。


        

如果炎颜在这里,一眼就发现,沧华手臂上燃烧的东西,就是当年炎帝烙印在他胳膊上的那枚,将沧华残存的最后一缕魂魄,藏在须弥境中的符纹。


        

这符纹对沧华有守护作用,同时也是他在实力尚未恢复之前,不得出去的镇压符。


        

可是此刻,沧华手上这枚对他有制约作用的符箓,正在被不知名的火焰烧灼着。


        

因为这枚符纹燃烧,整座须弥境仿佛都开启了高温炙烤的状态。


        

狌狌们无法正常作息,全都避回了村落里。


        

就连邓文明和丝丝几人,也全都躲进了烈山鼎中。


        

沧华全然不管须弥境中的状态,也不管整座大境的天空都有些微的扭曲,任由手臂上的符纹灼热燃烧。


        

在他背后的星辰龛里,炎颜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住四肢,不断地提上高空。


        

星辰龛里能将炎颜的每一个毛孔都看得清晰。


        

炎颜此刻目光空洞,甚至有些涣散,苍白的脸血色尽失,整个人陷入一种她从未有过的无意识状态。


        

只有她的身体不停地向高空升起,已经升了许久,不晓得已经上升了多高。


        

境中,境外。


        

炎颜不停地升空,沧华手臂上的符纹沉默地燃烧。


        

二者毫无关联,却仿佛无声的陪伴。


        

此时的炎颜确实还有点懵。


        

大约半个时辰前。


        

这个时间她无法确定,因为当时摩诃洛加正带着她高速向虚空之上冲刺。


        

因为速度太快,又没有任何参照物,炎颜无法分辨准确的时间,但是他们确实向高空冲刺的有些久。


        

最初,还有暗物质流阻挡,但是后来契啸威突然撤掉了暗物质流,他们的速度也陡然提升。


        

摩诃洛加非常自信,已经锁住了契啸威真身的位置。


        

炎颜则给予她的器灵完全的信赖。


        

最终证明,摩诃洛加没有辜负炎颜,他们同时在虚空之上,看见了契啸威,他就躲藏在一团暗物质流的后面。


        

只不过他把那些黑暗全都藏在了一个不知是什么的虚白色的法器里,看上去就像个半透明的琉璃罩子。


        

契啸威好像准备给炎颜和摩诃洛加一个偷袭。


        

确定了契啸威出现的那一刻,摩诃洛加仰天发出悠长的嘶鸣,它前额的巨大蛇角突然化作白剑的模样。


        

炎颜的神识一阵尖锐的刺痛,她知道摩诃洛加为了给契啸威一击毙命,将虞颂的那道见识融入了它的独角中。


        

沧华曾说过,摩诃洛加的神显之力就隐藏在这个独角里,这是它封神后天道赐予的异像,也是摩诃洛加的最大杀手锏。


        

裹挟白光的独角笔直刺入契啸威真身隐藏的那个巨大的琉璃罩中,炎颜的耳畔甚至听见了玻璃碎裂的声音,还混合着肉身被瞬间洞穿的破音。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