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煜翊凌芸 > 第十章 拜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房别苑里的不是别人,正是赵家之人,这群人去而复返,肯定没什么好事。


        

“四妹,快走!”凌苓俏脸一僵,拉着凌芸就要离开。


        

“咦?三小姐,四小姐,你们回来了?夫人四处找你们呢!”


        

不知道谁突然说了一句,凌芸和凌苓都同时打了个激灵。


        

要是被我知道刚才是谁说的,非把他按地上爆捶不可!


        

凌芸暗骂,头也不回地准备开溜,没走几步就被数道身影拦住了。


        

“两位小姐,你们要上哪儿去啊?”


        

是赵家的人!这群家伙属兔子的么?耳朵这么灵光?


        

凌芸一凛,面前站着的,赫然正是白天前来迎亲的赵家壮汉。


        

“滚开!这里可是凌家,我们上哪儿,你们管不着吧?”凌芸素手一挥,就要夺路而逃。


        

“这可不行,我们接到命令,一定要将凌四小姐接回去,生死不论!”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一名壮汉似笑非笑地说道,最后四个字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完。


        

凌芸瞳孔猛地一紧,感觉背脊隐隐升起一阵冷意。


        

“你们少爷都失踪了,找我回去有什么用?”


        

几名壮汉对视了一眼,似乎对凌芸的话感觉有些意外。


        

“哦?没想到凌四小姐倒是挺关心我家少爷。”


        

关心?我关心你个大头鬼!最好他死在外面,别跟冤鬼似的纠缠老娘不休。


        

“托小姐鸿福,我家少爷已经找回了,所以,老爷交待,即刻把小姐请回去拜堂成亲!”


        

不是吧?这都没死?老天是不是在打瞌睡了?


        

凌芸神色一寒,娇哼一声,“你说去就去么?干嘛不把钟炜婷接去?”


        

“这不是我们考虑的问题,我等接到的指示是将你带回去,你母亲也是同意了的!”


        

什么?只是忤逆了一下,没有立正站好挨打而已,至于这样么?这跟推她进火坑有什么区别?有这样当妈的么?


        

“大师说了,我们少爷命犯桃花,八字火旺,注定有此一劫,而你的生辰八字属阴,刚好能中和我家少爷的火气。”


        

这是哪门子神棍招摇撞骗?要是哪天被老娘逮着了,非让他生不如死!


        

凌芸暗自咒骂,异世好危险,我要回地球!


        

“啊~啾!”


        

赵府,一名身穿黄色道袍的中年男子打了个喷嚏,他抽了抽鼻子。


        

特娘的,谁在咒老子!


        

“呃…张大师,现在怎样了?”站一旁满脸焦急的锦衣老者弱弱地问道,大师嘛,要是怠慢了他,吃罪可不轻。


        

张大师装模作样地掐指一算,眯着眼摇头晃脑,“赵家主,赵少爷火邪入体,得赶紧拜堂成亲冲煞,否则……”


        

老者正是赵家家主,赵无基的父亲赵不世,即便他再“不可一世”,张大师那搓手指的动作代表什么意思,他还是能看懂的。


        

叭嗒!


        

一锭大元宝放到他的手心,足有五两重。


        

金锭在手,格外留神,张大师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见钱开眼”,立马施起法来。


        

“看本大师的散火大法!敕!”


        

只见张大师在赵无基的床前一顿操作,至于是不是那么回事,就见仁见智了。


        

“呼哧!呼哧!”没弄两下,张大师便气喘吁吁,真的还是装的,只有他才知道。


        

一个踉跄,赵不世不由自主地要上前搀扶,这张大师又站稳了,无力地摆了摆手。


        

“本天师消耗了五年的功力帮赵少爷驱邪,但也只是治标暂缓,要想根治,只能拜堂!”


        

赵不世看着他有气无力的样子,还真受用,“来人!快去看看回来没有!”


        

下人称了一声是,麻溜地小跑着出去,赵不世才转身他就回来了。


        

“老…老爷……”


        

“不用说了,老夫听到了!”那下人还气喘如牛,赵不世便打断了他。


        

伴随着喜庆的迎亲乐曲,当他出现在大厅时,媒婆便迎了上来,老脸笑得跟菊花似的。


        

“哎呀!赵老爷,我们可算将少奶奶带回来了!”


        

那动作,那神情,那声音,简直不要太魔性,在场的人都浑身起鸡皮疙瘩。


        

“嗯?这是怎么回事?”


        

赵不世见竟然有两人抄住凌芸,脸色一沉,这还得了?虽然都是女子,要是把她弄伤了该如何是好?


        

“嗬嗬!回赵老爷,我等是生怕凌四小姐故技重施,所以这才…嘿嘿!”


        

媒婆讪然笑道,仿佛在说“又要把人带回来,又不能伤着,你教老娘怎么着吧”?


        

“放…放开我!”凌芸咬牙喝斥,拼命地甩开那两名女子的手。


        

不曾想她们孔武有力,应该是专门受过训练,用来对付像凌芸这种“不听话”的人的。


        

“怎么?来到这里还怕本小姐跑掉么?”


        

凌芸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主位上坐着的,肚满肠肥,面容却略带几分憔悴的老者。


        

赵不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意地摆了摆手,那两名女子这才松了手。


        

凌芸猛地一甩,揉了揉手腕,这里张灯结彩,但她一点高兴的心思都没有。


        

“赵家主,事不宜迟,误了吉时就不好了!”旁边的张大师此刻却不喘粗气了,大马金刀地坐在下首。


        

三更半夜的,还吉时个腿子!这猥琐的糟老头子就是传说中的大师么?老娘记住你了!


        

凌芸深深地剜了他一眼,要不是这货撺掇,自己怎么可能会在这儿?


        

她倒是好奇,躺床上的废柴要怎么拜堂!


        

“开始吧!”赵不世面无表情地低喝了一声,方才不知死哪里去了的媒婆又扭腰歪臀地走了出来。


        

“来了!”她扯着鸭子般的嗓音,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手里却多了一物。


        

我呿!


        

凌芸瞳孔猛地一紧,那是一只绑着大红花的大公鸡。


        

“吉时到,新郎新娘拜~堂!”还没等凌芸反应过来,她和那只公鸡便被拉就位。


        

还以为这是电视、小说里面才会有的狗血剧情,没想到今天却发生在自己身上,老天不只打瞌睡,没准是喝醉了。


        

不然怎么可能开这种玩笑?还是一点也不好笑那种。


        

这种状况可不像会有人踏着七彩祥云来救自己啊!


        

“一拜天地!”媒婆可不管那么多,扯起了嗓子喊道。


        

这拜下去真要完蛋了!


        

“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