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晋末多少事 > 第一零四四章 鼓角先鸣于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过周成也知道,现在苻黄眉手里有刀。


        

那必然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接着,他便听见任群慢悠悠的说道:


        

“副帅,无需如此,毕竟还都在都督麾下。”


        

周成心中不由得大喜:


        

果然如此!


        

孰不料,任群接着又来了一句:


        

“但周将军统兵无方,不尊军令,自然也是要按照军法行事的,看在周将军初来乍到,只是初犯的情况下,就劳烦副帅下手的时候轻一些吧。”


        

周成:???


        

这位身为大都督府绝对亲信部下的长史,不应该寻求在不同势力之间维持一种平衡么?


        

为什么会这么直截了当的帮助苻黄眉?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难道他就不害怕苻黄眉恃宠而骄,进而有更多的野心,做出来有害于都督府的事么?


        

周成的错愕,也落在任群的眼中。


        

任群有些无奈,霎那间,他大概是明白了周成心中所想,但是这个周成······还是把都督府当做之前的某一路割据军阀,玩的还是世家割据的老一套。


        

所以他在想办法通过找茬,让自己挤入都督的视线,从而让都督认为自己虽然没有多大的能耐,但是也没有多大的野心,而且和苻黄眉之类的人不对付,自然都督就会想办法来扶持这样的人,以确保都督府在外的布局不会落入到一群野心勃勃、难以控制的家伙们手中。


        

然而很不幸,现在的都督府绝对不是周群理解中的那个各种世家势力的混合,而且苻黄眉在都督府之中的地位,得到了都督的亲自认可,也绝对不是一个倍受猜疑的降将。


        

杜英的一个优点,便是用人不疑,当然,稍有不慎,这也可能会成为他的缺点,可是至少时至今日,没有人认为杜英的人才选拔有什么问题。


        

任群虽然也好奇于杜英为什么总是能够在一群人之中选出来一个最正直、最容易接受其观点并且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推行的人,但是也只能归结于,一个自身在散发着光芒的人,自然也就能够吸引到天下英雄。


        

高祖的张良萧何,光武的云台二十八将,既是如此。


        

“延误军机,治军不整,按律当斩。”苻黄眉冷冷说道。


        

周成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不只是嘴唇在微微颤抖,甚至身上的肥肉都在跟着一起抖动,一时间,他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就等着他自投罗网,至于依据什么理由,反倒是没有那么重要了。


        

不过苻黄眉话锋一转:


        

“念在初犯,之前也非关中将领,所以可以饶你不死,但是遵从军令、约束部下,放之四海而皆准,就算不是关中部下,也是身为一军之将的本职,所以打五十军杖,差人送回关中,请都督定夺!”


        

周成脸色一变,五十军杖,对于已经明显缺乏运动的他来说,稍有不慎就要了老命了。


        

而且看眼前苻黄眉铁青的脸色,十有八九不会手下留情!


        

他当即连连磕头:


        

“五十,五十军杖,属下承受不住啊!”


        

任群也缓缓说道:


        

“二十军杖,以儆效尤,就可以了。”


        

他给苻黄眉使了一个眼色,不管怎么说,也是主动投降关中的,所以不能太过苛刻,关中需要各路英雄来施展胸襟抱负,却也一样需要这些地头蛇们及时投靠,就算是当一个带路党,也能够为王师减少很多麻烦。


        

真要是打出来一个好歹,不好向都督交代。


        

苻黄眉勉勉强强同意了,当即挥手,让亲卫们把周成拽下去。


        

周成的几名护卫站在山坡下,怔怔看着自家主将被押着下来,一路苦苦哀嚎,顿时面面相觑。


        

他们都是周成的绝对亲信,所以一个个纷纷上前,抽出兵刃,然而回应他们的,是同样肃然向前迈出一步的王师士卒。


        

“你们的主将违抗军令,按律当斩,念在初犯,已经有所宽恕,尔等要跟着造反么?!”苻黄眉厉声呵斥。


        

这些亲信们看了一眼森然站立的人墙,苻黄眉是谁,他们不在乎,但是明摆着眼前这些王师士卒,他们根本惹不起,所以果断的收回了兵刃,灰溜溜跟在周成的后面离开。


        

苻黄眉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原本还以为周成的麾下有一战之力,谁曾料到主帅就已如此不堪,麾下士卒如何,可想而知。”


        

任群微笑着说道:


        

“若是周成有野心有手腕,这个时候大概应该站在鸿沟的对面,可能是作为鲜卑人的前锋来打我们,也可能是作为我们的先锋直接去挑衅鲜卑人。


        

通过掀起战乱,迫使我们双方都不得不云集重兵在河洛,让河洛重新变成了主战场之一,如此一来,他才能获得更多建功立业的机会。”


        

周成既然在这里摆烂,自然本就不合适对他寄予厚望。


        

顿了一下,任群接着说道:


        

“人性本善,周成麾下的士卒或许也一样有所不堪,但是只要严加整顿、打乱之后整编入关中王师,那么一样可以为我所用。”


        

苻黄眉回首,喃喃说道:


        

“只是余有些担心,留给我们的时间,可能不够了。”


        

任群怔了怔,旋即,他也听到了风雨之中隐隐约约响起的鼓声。


        

有军队在向这边靠近!


        

而且声音传来的方向,无疑是鸿沟的对岸。


        

“报!”一名斥候飞速跑到山坡下,甚至都来不及爬上山坡,就已经大声喊道,“鲜卑人兵马无数,正向鸿沟而来!”


        

苻黄眉和任**换了一个眼神,任群急促问道:


        

“会不会鲜卑人真正的进攻方向,是鸿沟,两淮只是虚晃一枪。”


        

“不会。”苻黄眉果断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任群问道,“若是其只是在鸿沟防备我军的话,为什么反而要发起进攻,听,你快听,这是进攻的鼓声!”


        

苻黄眉无奈的说道:


        

“因为就算是真的打算用主力进攻鸿沟的话,我们所能够拿出手,抵挡鲜卑人的,仍然只有这么多军队,所以还不如先把我们的对手想的简单一些。”


        

任群:······


        

你说得好有道理,但一点儿都不能让人心安。


        

“鼓角争鸣,先起于洛,既然老天爷给我这个机会,那就和鲜卑人好好玩一玩。”苻黄眉肃然说道,声音提高,“传我将令,各部备战,开上鸿沟堤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