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天将降大任于鸡肋也 > 第28章 震飞魂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来接阿姝。”


        

阿姝闻言脸红。


        

一元冷笑。


        

“她这么大个人了,不认路?”


        

“义父输我一匹暖绡,想烦她缝点东西。”


        

“怎不找绣娥?”


        

“给猫用的,她手巧。”


        

“为一畜生,何至于此?”


        

“至不至于,我说了算。”


        

说罢,拂袖便走。


        

阿姝很小心地跟在后头。 记住网址m.dzs5.com


        

走到半程,遥遥看见缨络前来。


        

竟是一脸心虚。


        

“主人,你在这儿!”


        

当着谦一的面,她不敢太强势,只是拐着弯地埋怨:“你今天起得真早,怎么不叫醒奴婢?”


        

它这才反应过来,打从方才见到阿姝,她便一直单独一人。


        

这婢子当真放肆,竟然敢睡过头?


        

这种事若发生在自己身上,不,它是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阿姝却连一声责备都没有,只是怯弱地吩咐:“走吧。”


        

他们将将回殿,便见涤砚满脸讶然地凑上来,“不得了,老龟出水了。”


        

谦一殿里养着一只老龟,岁数比一元父君还年老。


        

别问它究竟活了多久,没人知道。


        

只知道它很懒。


        

晴天里,它基本一动不动。


        

而仙界只有晴天。


        

四舍五入,它就从来没动过。


        

想晒太阳,便等太阳主动晒到它身上。


        

想喝水,就等太阳退去,池里的水自动漫上来。


        

果腹的,恐怕是日月精华。


        

不承想,今日竟遇上这样的奇事。


        

真是开了眼了。


        

它从谦一的怀里跳下,跑到老龟身边。


        

用力嗅嗅。


        

老龟将它左右查看一圈,满意了,又缓缓爬回塘中。


        

“喵?”


        

老龟不搭理它。


        

“喵?”


        

---


        

为了方便裁量它的小床,阿姝留了下来。


        

为了找出老龟突然出水的原因,它扑进了水里。


        

然后发现猫是真的厌水。


        

水让一切都变重,而时时轻盈恰好是猫的不二追求。


        

老龟探出头,艳阳在它幽静的瞳子里流转。


        

它冲老龟“喵喵喵”半天,用兽语和它沟通。


        

但老龟却像个人似的,直接开口对它说,“有个声音告诉我,今夜青薇宫会遭雷劈。”


        

它不说话了,安静地注视着它的眼睛。


        

看不穿也想不透,青薇宫遭不遭雷劈与它区区一只猫有什么关系?


        

它为什么要对它说这个?


        

再说,雷再大,不是还有父君顶着吗?


        

老龟继续说:“那个声音还说,雷会劈中你,你可能会死,但你不能死,你还身系要任。”


        

它叫了起来,“喵”声一片。


        

翻译过来就是:“别说得这么大声,万一被人听见可不得了。”


        

老龟生动形象的叹了口气。


        

是真的叹气。


        

动作神态都像极了老头。


        

看来有句话是真,活久的都是精。


        

“自打我会说人话,便不再说龟语了,因为人话是天地六道间最简单易学,又流传最广的语言。”


        

中间咳嗽了一下。


        

继续说:“上至神佛下至魑魅,无一不会,在我周围的人若是都用龟语沟通,我也不至于会全然忘记。所以说,活太久,首先失去的就是家乡。”


        

它望着他,发愁。


        

不再听,想走,它平生最恨唠叨。


        

老龟却若无其事的继续唠叨:“当初我学人话,主要是为了方便和人沟通,后来发现人真的很难沟通,尤其我们这些当乌龟的,脑袋不够聪明,根本分不清他们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哪句又是反着说的笑话,太难了。”


        

它用兽语说:“你岔题了。”


        

老龟幽幽地望着它。


        

“我不是岔题,而是今天过后,我就再也开不了口了,所以想一次说个痛快,你愿意听吗?”


        

“你要老死了?”


        

“龟是不会老死的,只会发疯,然后求死。你懂吗?独活着,还活得很长,眼睁睁看着物是人非,也是一种痛苦。还好我投生在仙界,神仙个个长寿,所以我疯发得晚。”


        

“老龟你别想不开啊,大不了我以后多和你说说话。”


        

“那不成,我劫数到了。我明说吧,今晚那雷主要是你引来的,劈得正是你,你别怕,到时直接跳到我背上来,我会保你一命。”


        

“然后呢?”


        

“然后我就解脱了呗。”


        

它想了想。


        

它真的觉得老龟很可能是被太阳晒懵了,才说胡话。


        

没有搭腔。


        

老龟继续:“你八成觉得我在胡说八道,没关系,等事到临头你就知真知假了。”


        

“老龟,就算真有雷,我绝不连累你。”


        

“你来,不连累,我愿意为你扛下天雷,那个声音告诉我,你还不能死,宇晷等着你,天下苍生等着你。”


        

“这跟宇晷有什么关系?”


        

“恕我不知,答案不久会自己找上你的。”


        

它想了想。


        

想出唯一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个声音应是三只眼。


        

事情变得蹊跷起来。


        

他俩之间毕竟隔着五万年的光阴呢!


        

他如今在哪?


        

何以能预见它即将被雷劈死?


        

细想着,另一个恐怖的问题自心底油然生出。


        

这真的是它第一次回到青薇宫吗?


        

它会不会早就让老龟为自己死过无数回了?


        

它开始害怕。


        

整个下午,老龟都在不停说话。


        

仿佛要将几千年来一直憋在心里的话说完才甘愿。


        

它说其实云的飘浮是一场循环,一个循环是一百四十四年。


        

每隔一百四十四年,就会有一朵长得像它娘亲的仙云飘过。


        

它怀疑那就是它的娘亲。


        

说完云,说风。


        

说完风,说仙。


        

它说它喜欢谦一,因为谦一常穿绿裳,颜色像极了它某个长毛的亲戚。


        

它还谈起了一元与师上。


        

曾经有一次,一元学了变身术,变成这池里的一块石头,阖宫找了四十九天都没找着她,直到师上认输,她才湿淋淋的出现,然后狂吃了三天,总算补回身体。


        

从此以后,一元和它熟了起来,熟到每次路过都必定拿石头掷它。


        

一元小时候是真的皮。


        

它听着,晒着,缓慢地犯困。


        

它早就不记得那些陈年旧事了。


        

原来它和老龟那么早就结过仇。


        

而现如今,为了救它一条猫命,它竟然还甘心乐意地付出性命。


        

于是,它打了个哈欠,“抱歉了,老龟,我就是一元。”


        

老龟愣了一下。


        

“我知道呀,不然我哪舍得死?”


        

它望着天。


        

记住了头顶仙云的样式。


        

遥想一百四十四年后的同月同日,再度抬起头来,或许还会再见到这片云。


        

那时,它会提醒自己,这片云叫作龟老了真的好罗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