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五仙门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末流清矍修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五仙门第五百八十七章末流清矍修士其中一拨为首的则是同样身着魍魉宗服饰的十多人,身后则是站着身穿其余各色服饰二十余名修士,这帮人只是冷冷的看着对面一帮人。


        

而对面人数明显多出许多,足有六七十人的样子,这时正围成半圈在争论着什么,李言在门外听到的话语就是来自这群人所说。


        

见此情景,李言便是猜了出来,那边只有三十多人的,应该是之前第十六队的活下来的修士。


        

这些人身上无一不透露着浓浓的杀气,一个个脸色冰冷,一看就知道是刚经历过厮杀之人,不少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都还带着伤痕和血渍。


        

李言听魏重然说过,那些伤重之人都送回到后方疗伤修整去了,看来能站在这里的也就是这些了。


        

李言并没有立即上向,如同旁边十几名修士一样,就是远远的站在门边,看着双方。


        

布罗那群人一边议论,一边还不时看向魍魉宗为首的一方。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魍魉宗一方,为首的一名大汉冷冷抱着臂膀,然后说道“唧歪够了没有,青十六队之前队长不是你们可以指点的,哪里来的那么多理由,打一场就是。


        

商量好了,有哪几个觉得自己修为很强的,直接站出来。


        

上方安排哪一名师兄过来当队长,姑且不论,现在我宫元台一率接下。


        

我曾经游历时也曾到过诸位的一些地域,知道净土宗、十步院皆是人杰地灵,可没诸位这等逞口舌之利。”“ 记住网址m.dzs5.com


        

宫师兄说的是,算我一个便是!”


        

“我也来见识见识各位的手段,是不是比我们之前队长强上多少?”


        

“…………”


        

魍魉宗大汉刚一开口,身边又有几名修士纷纷开口,其中包括三名魍魉宗修士和后方四名修士,一共八人。


        

包括宫元台在内,八人身上澎湃气息无一不显露他们均是假丹修为。


        

宫元台在心中恼怒,这些人真以为这里他们家的后花园么,不用说别的,这些被征调来的修士,最多二日,少至一日,就会被拉上前方战场了。


        

到时看你们还有这些闲心没有,现在前方修士数量可是吃紧的很,几乎不够每天消耗的,何况其实在骨子里,四大宗修士之间隔阂都是有的,哪有那般容易消除。


        

就在宫元台一方语气越来越森然时,对面一群人顿时面色不善起不,只是瞬间就足足站出二三十名修士之多。


        

其中除了十名假丹外,竟然还有近二十名筑基大圆满修士,这其中就包括布罗,他现在的修为亦是筑基大圆满之境。


        

这倒是让李言颇为意外布罗的修为,看来二年时间不光自己在突飞猛进,布罗也是进步飞快。


        

李言这时也看清了宫元台袖口的标识,一只金色小鼎上有一狰狞兽仰天咆哮,正是老君峰弟子,可是能由于李言不喜外出,所以对于宫元台此人倒是未曾听说过了。


        

场中局势已然清晰,宫元台及身后一众修士应该是原先十六队的修士,他们均是魍魉宗弟子和魍魉宗所辖征调修士,另一方多达五六十人的修士肯定是来自净土宗和十步院所辖的修士了。


        

看来自己这队长一职,并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


        

宫元台他们的出现,也就是说在李言闭关恢复这一个月中,这里早已不单单只有四象峰弟子驻守了,其余几峰弟子也是早就过来了。


        

果然,李言很快在那群魍魉宗弟子袖口标识上发现了其余三峰的标识。


        

宫元台一方有点为自己要出头的意思,李言知道后,他摸了摸鼻子后,依旧并没有立即上前,而是饶有兴趣的站在远处看了起来。


        

他如果没感应错的话,这庭院上方始终有着数股极强的神识笼罩在此,其中就有熟悉的师尊大人的神识在内,其余七八股神识倒是有些陌生了。


        

有这些人暗中窥探,李言当然知道这里不会出现太大的事情。


        

“他们这是在看自己热闹的!”


        

李言瞬间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怪不得师尊要问清自己的修为,这是早有目的。


        

可能在当初自己能从一名魔头手下逃得性命,已让他就有了打算。


        

对于净土宗和十步院所辖征调过来的修士,魏重然他们虽然可以用强硬手段勒令对方服从自己等人的安排。


        

但正如布罗所说,这要的队伍是有问题的,个个心存间隙,到了战场上吃亏的肯定是自己一方。


        

魏重然他们当然更知道这种情况,但既然身为这里的主事者,魍魉宗当然还是要把各修士军营尽可能的掌握在自己手里。


        

在知道自己的实力后,就第一时间把自己安排到了青十六队,也是有这种可能的。


        

李言之前虽然一无所知,但刚才大殿内听了那名执事师弟的话后,再结合现在情况,如何还能猜不出其中一些门道。


        

其实这也是四大宗在为战后自己的利益时刻在争取,哪怕现在前途尤为可知,可是那些老家伙早把方方面面都算计在内了。


        

李言猜测,青十六队损失可能是最为惨重的,而一时间着急补充过来的却是其他二宗所辖的征调修士,这就出现了客压主的局面,这是要将自己放过来压制他们的了。


        

可能除了“青蝠营”十六队之外,其余修士队伍虽也有补充,但可能补充的数量不会如此之多,所以在人单势孤之下应该还是魍魉宗修士占优。


        

瞬间想通这些后,李言倒是不急了,他索性看看双方修士战力如何,反正有人在背后撑着,出了事情也是与他无管的。


        

“宫师兄,在下汤明龙,出身只是一个不足为道的小宗门罢了,想请宫师兄指教一二。”


        

这时,场中已有一人直接迈步出列,对着宫元台一方抱拳施礼,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之意。


        

听他的话语倒是谦和,但任谁都知道,此人绝非善类,他所说之言所似恭谦,其实暗藏祸心。


        

他这般说辞之下,将自己说的一文不值似的,如果待会输了,大家觉得倒也没有什么,一个籍籍无名的小门派弟子罢了。


        

虽然汤明龙个人修为到达假丹罢了,小门派所习功法肯定不高,那么落败也是无可厚非之事。


        

而若是一战败了宫元台,就可借魍魉宗这个门面,瞬间扬名,虽然打败只是一名弟子罢了,根本不至于让魍魉宗门面有失,但依旧会让汤明龙挣得上一点名头。


        

宫元台看着对方,脸无表情中,他便是抬步便要迈出。但却被身侧另一人抢了先机。


        

“你既然觉得自己不足为道,哪里还能轮到宫师兄出手,我来便可。”


        

话音未落,一道人影已落在抢先出了队列,此人年约三旬,面容清矍,颌下有三缕长髯飘动,看起来也是年纪不小的样子。


        

此人一身修为可也只是到了筑基大圆满的境界,这可是与汤明龙相差一个小境界,已足可被汤明龙毫无悬念的碾压了。


        

宫元台待看清此人面容后,再用神识又扫了一下汤明龙,便未再作声,却是立即止住了脚步,站在了原地。


        

李言看清此人后,眼睛则是一眯,这人他曾有过数面之缘,应该是在老君峰丹药堂遇到过的才是,听得别人与此人打招呼,应该是称呼“杨师兄的”,反正印象不是太深。


        

如果不是看到对方袖口二只紧紧相拥细细蛊虫,他一时间都不能想起对方,那是别人以丹药与此人交易灵虫时,恰巧那些丹药李言也是想拿回去研究支离毒身的,就略略留意过的。


        

不过,此人具体叫什么他则是不知道了。


        

场中的汤明龙看到宫元台没有出列,眼中不由露出一丝失望,但他也深知,对方所有人当中,这宫元台应该是修为最精湛之人。


        

虽然宫元台嘴上说他要接下所有人挑战,但显然其余人也不会答应的。


        

不过,当看清来人也是魍魉宗修士时,不由心中还是一喜,只要是魍魉宗修为就行,可是轮到他神识在对方身上一扫后,刚才还一脸谦和的他,即刻就变了颜色。


        

“魍魉宗果然是天下闻名的四大宗,但在此可从未听说过是四大宗之首,阁下能以如此修为跃众而出,不是有高明的隐匿气息之法,就是所习仙术高深莫侧,倒是让在下看不透了,但不知这位师弟贵姓大名?”


        

神识一扫之下,对方竟然只是筑基大圆满,就这般大模大样要与他对战,汤明龙心中顿时气恼,话中不由夹枪带棒起来。


        

同时依旧表明对方可能是隐藏了修为,免得自己一会赢了,也是无太多光彩之处。


        

面容清矍的魍魉宗修士肩头似还带着伤,依然有血迹渗出印在上面,他只是摇了摇了头。


        

“我可并没有隐藏修为,在宗门中本就极弱的存在,不然也不会到了这般年龄依旧未到假丹,更不用说奢望金丹了。


        

之前连番与魔修大战,都是各位师兄、师弟护在我左右,才使得我得以活命。在这里战斗,可并不会轻易丢了性命,在下这才抖胆希望汤师兄指教一番。”


        

他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姓名,显然是愿多说,说罢,他站在原地,如果不是一身魍魉宗宗门服饰让他显得有些特别,倒是与一世俗落魄酸儒相仿了。


        

杨姓修士双手垂立,双目静静平视着汤明龙,看不出有什么喜怒。


        

这一下,不但汤明龙心中怒意渐生,就连他身后不少修士中已脸现怒容,更是听得不少修士鼻中发出重重的哼声,显然觉得魍魉宗修士太骄横了,根本没有将自己一行人放在眼中。


        

汤明龙更是一言不发中,双手一抬,呈环抱状,一根巨大的碧绿水柱已出现在了他的手臂合抱之中。


        

他的法诀掐的极快,术法只是在抬手间就已完成,根本没有掐诀念咒,可见他的实力已是很强。


        

汤明龙双臂一较力,就将高达十丈、一人合抱粗细的碧绿水柱给抡了起来。


        

二边众人见状,纷纷立即向后退去,瞬间就给场中二人留出了五十多丈的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