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戏精大小姐又翻车了 > 第九十九章我想要开除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个是不是简莫染发现了他帮着朗宇做设计,所以想要戳穿他们。


        

但是冷静下来了之后,他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他根本好像是也不配让简莫染这么费心,这么一想,文轩心中的那股顾虑也打消了不少。


        

但是现在……这又是为什么?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文轩完全是一副等着答案的模样。


        

简莫染看着文轩的样子,也不着急,只是缓缓开口,“新闻你看了吧?”


        

微微一怔,文轩眉心也跟着拧了起来,“看了,奥美抄袭了我们。”


        

话说到这里,文轩唇也抿的更紧了几分,眼底也跟着划过了几分的恍然,随后朝着简莫染扬起了头,脸上带着几分坚定,“简总,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也相信朗宇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哦?”简莫染脸上带上几分的意味深长,“我可没说过朗宇啊。”


        

文轩脸上的表情一顿,眼底刚刚放松下去的那几分神色也跟着变得复杂了起来。


        

什么叫做不打自招?他这好像是现场过来给人家送人头的。 记住网址m.dzs5.com


        

薄唇紧紧的抿着,文轩看着简莫染的眼神中也更多了几分的凝重,就像是一个等待着审判的犯人。


        

“别这么紧张。”简莫染只是伸手拍了拍文轩,跟着站起了身,精致的小脸上始终都是一副表情淡淡的模样,带着笑,却笑不达眼底,“我只是问一问,但是我倒是很好奇,你对朗宇家的情况,了解么?”


        

“……”文轩紧紧的抿着唇,俊朗的脸上带着几分挣扎,原本就攥的紧紧的指节,此时都已经开始微微泛白。


        

看着文轩的反应,简莫染也不着急,只是缓缓的在一旁踱步,脚步缓慢,但是每一步似乎都能踩在文轩的心脏上一样,让他心中压抑的厉害。


        

明明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文轩此时却有中自己心脏被狠狠攥住的感觉。


        

文轩不解的看着简莫染,像是已经下定了什么决定一样,再次开口,“简总,我想这些都是他们的私人信息,就不方便我多说了吧?”


        

文轩的话倒是没有让简莫染意外。


        

轻点了点头,简莫染直接将手中的的文件递到了文轩的手中,朱唇随即轻启,“我听说,朗宇家的情况似乎并不好,他家里有人重病吧?”


        

“我不清楚。”文轩薄唇紧紧抿着,像是咬定了不打算说出来一样。


        

“你说不说都没有关系。”简莫染耸了耸肩,带着几分的漫不经心,随后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继续道,“这次的公司裁员,你有什么建议么?”


        

文轩脸色也跟着变得愈发难看。


        

坐在一旁,简莫染将文轩脸上的表情变化都尽收眼底,精致的小脸上透着几分漫不经心,似乎只是一个临时起意的事情,并没有任何的原由。


        

但有一点却是可以清晰的感觉的到,就是这次的事情,明显就是针对着他跟韩朗宇过来的。


        

五指成拳,文轩额头上的汗水都已经跟着不自觉的滑落,随后看着身边的简莫染,深吸了一口气,“简总,你想要说什么就直接说吧,现在跟我说这么多,你不觉得有些浪费时间么?”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就跟你直说了,我想要开除你。”


        

简莫染朝着眼前的男人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澄澈的眸子中让人看不到任何不好的情绪,似乎只是说一句简单的问候。


        

但是就是这么一句话,却让文轩的脸色彻底的难看了下来。


        

他并不是没有想到过这个人会是自己,但是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如果说被开除的是自己的话,那怎么办?


        

只是他被开除的话,那倒不是什么问题,但现在韩朗宇根本就没有设计的能力。


        

他现在不能够自己工作的话,也就都是得靠着他,如果说现在一旦是他被开除了,那就相当于是韩朗宇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能力继续在这里工作。


        

不知道的人,这显然就只是开除了他一个人,但实际上,却是也间接地逼着韩朗宇也离开了简氏。


        

“怎么,很意外?”简莫染并没有错过文轩眼底的那些情绪。


        

眼底的情绪并不是失望或者是愤怒,跟正常被开除的人不一样,此时的文轩眼底更多的是担心,一股浓浓的担心,而他这个时候担心的是谁不言而喻。


        

而且仅仅是担忧,并没有慌张,所以说还有一点是简莫染可以肯定的。


        

这次的洛奥琪的事情,文轩绝对是没有参与进来,如果说这次的事情他自己猜测的不错的话,那这次的设计,应该就是韩朗宇给暴露出去的。


        

简莫染的眼底也带上了几分的玩味,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的关系倒是好的让人羡慕。


        

文轩短暂的平复之后,也稳定了自己的情绪,看着简莫染的眼神中也带上了几分的复杂,但还是垂下了头,“没有,既然我没有能力,我无话可说。”


        

文轩也站起了身,背影中带着些落寞。


        

简莫染淡淡的看着文轩的背影,手指的动作微微停滞了一下,随后站起了身,看着他的眼神中带上了几分的笑意,“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如果我说,我能够帮你呢?”


        

文轩身体微微一顿,听着简莫染的话,眼底也跟着逐渐的浮现了一丝淡淡的怒意,“简总,现在我已经被你开除了,你觉得,你继续在这边戏弄我,很有趣么?”


        

“如果你这么觉得的话,我也不反驳。”简莫染走到了文轩的身边,“你跟韩朗宇的事情我知道,我可以帮着韩朗宇,但是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文轩薄唇紧紧的抿着,似乎是在思量着简莫染口中事情的真实性和可信性。


        

简莫染看着文轩眼底的怀疑倒是也一点都不意外,只是轻点了下头,继续道,“我知道你不相信,韩朗宇只不过是不能设计了,但是他还有眼睛,审美还在就可以,我之前说过想要找一个人管理你们,你们还记得把?”


        

文轩整个人一愣,随后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像是生怕自己听错了一样。


        

看着文轩的模样,简莫染直接在心中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她费劲巴力的在这儿折腾了这么久,但是人却还是一块儿木头一样难搞。


        

像是终于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一样,文轩这才再次的朝着简莫染抬起了头,语气中带着些不确定,“简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知道用你您了?”简莫染笑了笑,意味深长道,“怎么样,我让韩朗宇直接当你们的设计总监,这样就不担心他的秘密泄露了,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那简直就是太好了啊!


        

努力压制住的文轩,险些直接激动的叫出来,但是碍于简莫染在场,最终还是硬生生的给咽回到了自己的嗓子里。


        

“简总,我先替朗宇谢谢你。”


        

“别着急谢我。”简莫染支撑着下巴,看着文轩的眼神也跟着变得愈发意味深长了几分,“我说了,是有条件的,怎么样,能接受的话,现在就去办离职,之后暂时不许联系韩朗宇,否则我将不能保证他是否还能在公司继续下去。”


        

“简总!”听到这里,文轩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开口,随后脸上也跟着带上了几分的紧张,“简总,您放心我会遵守,而且朗宇的能力我相信,虽然说他现在不能工作,但是这个总监,他绝对配的上。”


        

简莫染坐在椅子上,收回了自己的手,听着眼前文轩对韩朗宇的吹捧,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吧,耽误我刷热搜。”


        

“……”这个时候,你看热搜都不生气的么?


        

文轩心中想着,但是脸上依旧是一副平静的模样,朝着简莫染道了声才离开公司。


        

在文轩前脚离开公司之后,几乎是后脚的工夫,他被辞退的事情就已经被彻底的传开。


        

“你们听说了么?听说这次的抄袭事件,是文轩弄出来的。”


        

“我的天啊,怎么可能,文轩哥一直都这么好,我不相信他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怎么不可能啊,不过也说不准,可能抄袭的人不是他,是奥美呢?”


        

“我知道另一个版本,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好像是奥美抄袭咱们,文轩是泄密者。”


        

“……”


        

各种版本的流言简直就是满天飞。


        

作为这个流言的始作俑者,倒是安逸的不像话。


        

此时,坐在办公室的季洁看着自己身边抱着西瓜,一副大爷模样的简莫染,嘴角都跟着抽了抽。


        

“简总,公司的流言现在已经越闹越厉害了。”


        

“嗯哼。”抱着自己的西瓜,简莫染只是懒懒的抬眸看了季洁一眼,一副懒散的模样,“那就让他们传把,反正也是我传出去的。”


        

亏你还知道是自己干的好事儿……


        

“但是现在这样已经闹得人心惶惶了,甚至有人表示不满了已经。”季洁轻叹了一口气,脸上带着几分为难。


        

“韩朗宇不满了?”简莫染精致的小脸上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就像是已经事先猜到了一样。


        

被简莫染说中,季洁也是微微一怔。


        

“还真是。”说着,季洁也跟着坐在了一旁,脸上依旧是化不开的愁,“韩朗宇今天来找过我了,要一个合理的理由,并且要一个证据。”


        

“那就告诉他,如果他不放心,那证据可以交给警局。”简莫染伸了一个懒腰,随后站起了身,“如果说他还咬着不放,就说是洛奥琪那边查出来的问题,让他别再替文轩说话,好自为之。”


        

季洁脸上的那股为难也更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