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第三百七十四章矛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规矩的存在?它的出现对于所有人都有利。


        

强者可以通过它,从弱者那里得到持久稳定的利益。


        

弱者通过它,阻止强者无尽的剥削,将贪婪限制在弱者能承受的范围内。


        

人类社会需要有规矩,因为它顾全了所有人的利益。


        

那么如何区分强者和弱者呢?


        

就看谁来制定规矩,规矩又会顾及哪些人的利益。


        

顾及的越多,便越强。而制定规矩的人,就是最大的收益者。


        

足利家定下的规矩便是守护体系。


        

以家格血统划分三六九等,大家各司其职,她家位于顶点,坐拥天下。


        

斯波义银是这一体系的受益者,斯波家能复兴再起,与他的家格高贵关系极大。


        

所以,足利家与斯波家的矛盾,只是利益集团内部的摩擦,是次要矛盾。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而四国三好家的侵袭,关东北条家的崛起,甚至隐隐露出峥嵘的浓尾平原一色义龙与织田信长的窥视。


        

这些来自体系之外的挑战,才是无法调节的根本矛盾。


        

下克上武家吞噬领地,建立与守护体系不同的耕战体系,对内压榨,对外征战。


        

她们已经无法停下脚步,不再听幕府号令,堪称战国大名。


        

而义银这样由幕府册封守护,成为守护体系保护者,维护幕府统治的守护大名。


        

与战国大名天生对立。


        

在近幾,斯波义银为首的地方实力派一系守护大名,依然警惕着三好家。


        

而在关东,维护守护体系,打击战国大名的责任,将由长尾家来承担。


        

这才是足利义辉被斯波义银说服的原因,这是他们最大的共同利益,


        

作为守护体系的制定者和受益者,他们天生有义务维护这个体系,不允许任何武家挑战这个体系,使他们的利益受损。


        

而足利幕府的式微,让守护大名与战国大名的矛盾尖锐。


        

六十六国的混乱日益严重,已经可以称为乱世,战国。


        

义银走出御所,心中还隐隐带着怒火。


        

足利义辉身上有着所有君王都免不了的缺点,多疑,专断,不可理喻。


        

他入了守护体系的坑,得了守护体系的好处,只能捏着鼻子忍了。


        

但他担心,足利义辉的自作聪明,会不会把整个幕府玩崩溃。


        

足利幕府这百来年,从未拥有过绝对强势的力量,这是初代将军足利尊氏时候,就留下的隐患。


        

因为依靠镰仓幕府在关西的御家人起家,以自身的血统家格号召力为根本,足利家才得到了天下。


        

可是这一取巧的手段,使得足利家硬实力不足。


        

历代将军不得不利用高阶武家之间的矛盾,拉一派打一派,以相对平衡维持统治。


        

这一手段在之前还是很有效的,但今时不同往昔。


        

三好家两次侵袭近幾,彻底拉掉了足利家遮羞的底裤,让所有人看清了将军家的虚弱。


        

玩平衡的前提,是你有实力和大家玩。不然就是玩火,迟早引火烧身。


        

足利义辉在自身实力不足的情况下,迷信历代将军的经验,强行玩弄权术,这是取死之道。


        

其他武家是不是被玩得甘心,义银不知道,反正他是怒了。


        

六角家,伊势家,不知道还有多少武家心里憋着火,一旦有个由头,怕是要出大事。


        

义银摇摇头,强情公方不会听他劝解,足利义辉任性得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带着山中幸盛回府,明智光秀在门前等他。


        

行礼之后,她说道。


        

“主上,有人在府中等您,就在茶室。”


        

义银问道。


        

“是细川还是三渊?”


        

明智光秀摇头,面色古怪。


        

“是蒲生贤秀,还带着她的嫡女。”


        

义银也是惊讶,连细川三渊两家至今不来问候的失礼举动,都顾不上了。


        

蒲生家乃是六角重臣,他与六角家的纠纷,世人皆知。


        

她怎么会来?不怕六角义治给她小鞋穿吗?


        

看了眼明智光秀,她也是摇头,说道。


        

“具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蒲生贤秀被六角家派驻京都,负责与幕府的外交。


        

而且这差事,貌似是蒲生贤秀自己要的。”


        

明智光秀没有明言,但意味深长,义银隐隐有些期待。


        

六角家内部可能不安稳了。


        

与斯波家近幾领地接壤,敌意最大,实力也最强的六角家,义银始终保持着警惕。


        

蒲生家实力不弱,如果蒲生贤秀是为了避开六角家内部倾轧,躲来京都。


        

家中矛盾一定尖锐到了让她不安,难以抉择,才会如此。


        

这对于斯波家来说,是一件大好事。


        

可是,她来找斯波义银所为何事?


        

斯波义银不认为她是要投奔斯波家,蒲生家世代效忠六角家,大树未倒,还不至于如此。


        

“走,我们去见见她。”


        

与其胡思乱想,不如听听本人的说法,义银带着明智光秀往茶室走去。


        

茶室中,蒲生贤秀眉头紧皱,一旁恭敬坐好的是她嫡女,鹤千代。


        

面前的茶人是明智光秀找来养在府邸的,毕竟斯波家累代贵胄,该有的体面都得安排上。


        

她正用心展现茶道,但对面的姬武士大人似乎无心欣赏。


        

这时,茶室之门被打开,义银带着明智光秀进入茶室。


        

“蒲生大人,久等了。”


        

现在,上至老妪,下至幼女,看到义银都要先惊艳一下,连鹤千代这女娃都不能免俗。


        

令人烦躁。


        

明智光秀挥手让茶人出去,她走到门口,伏地叩首,优雅地拉上门,将空间留给诸位大人。


        

随后,蒲生贤秀向义银见礼。


        

“谦信公安好,是我冒昧上门,失礼了。”


        

她身边,鹤千代睁着漂亮的大眼睛,仔细打量面前美得过分的少年。


        

蒲生贤秀侧目瞪了她一眼,小女孩匆匆伏地行礼。


        

义银乐呵呵地让她们起身,说道。


        

“好个伶俐的小丫头,是你的嫡女吗?”


        

“嗨!正是小女,幼名鹤千代,今年已经十岁了。”


        

义银饶有兴致看了看小姑娘,十岁不小了。


        

再过几年就要元服,进入残酷的武家社会,勾心斗角。


        

“蒲生大人此来何事?”


        

蒲生贤秀汗颜道。


        

“此来其实是一件私事,小女仰慕谦信公日久,想在殿下座下当一名小姓,日夜受您教导。”


        

义银与明智光秀交换了一个眼神,眼中皆是不可思议。


        

六角家到底怎么回事?蒲生家真要投奔我家不成?


        

连家中嫡女都送过来当小姓,这算是质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