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神凰女帝之邪王 > 第26章:女妖邪灵(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寺庙异常安静,礼佛的人一般都是早上或者上午来,但这个点还很早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从这寺庙的布置和清洁来说,这里应该住了很多人才是。


        

我有点担心黎正,如果他恰巧被附身的和尚带到这里来,完全无人知晓啊!


        

宗正联清牵着我的手迈进寺庙门,寻着一股腐臭之味,我们走到了寺庙后院。


        

那寺庙后是一块空旷的小山,上面还有龙达。而腐烂之味就是从这出来的。


        

我看着这些藏文佛经,这么圣洁的地方怎么会有这种味道。


        

宗正联清带我朝龙达走去,我们发现那龙达中间有一团石头砌成的石柱,而石柱下有一块松动的石板。


        

他的表情有些清冷,但十分严肃。


        

“直接进去不行,走法门!”


        

我也就跟着他进去。


        

“别看!”宗正联清一手捂着我的眼,嘴里说道。 记住网址m.dzs5.com


        

但我好奇心杀死猫的人,怎么可能不看嘛,可我这次真的后悔了!


        

那里面,天啦!


        

昏暗的洞穴,里面到处都是肢解的腐烂尸体。而且,全是人的肢解!有的上面驱虫横生,苍蝇满天飞,有的上面还有臭老鼠啃过的痕迹,尸水也流的遍地都是。新尸体也有,估计大大小小的加起来起码也有一百来具。


        

我一只手捂着鼻子,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甚至出现了急性呕吐。


        

“都捂住了你的眼睛,你还看!”他有点生气,但又很心疼。


        

我们没有直接落在地上,而是选在半空,若是真是下去,肯定一脚踩着那些东西。


        

我听梅朵说过她们藏族的天葬,我都觉得没办法去理解这些信仰,但是我眼前的这幅景象更像是秘密杀人而肢解的变态行为。


        

黎正,他会不会……我捂着鼻子,看着宗正联清,眼神中有太多的不安。


        

“黎正会不会……”


        

“别着急,那里面还有人。”他的语气十分平和,似乎再大的事儿都不会让他的情绪和语言有任何波动。


        

我们顺着法术再过去,里面有一个阵法,中间坐着一个人,正是那酒肉和尚坐在蒲团上。此刻他的额头冒出许多虚汗!


        

阵法之外,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是个女人,我看着衣服有些眼熟。


        

那个女人!


        

那个撞着我的女人!


        

我怯怯的跟宗正联清说:“旁边那个女人,她上午撞着我了,手上很多的藏文的符咒。”


        

“抑邪符!”宗正联清淡淡的说出这三个字,眼睛还看着那和尚。


        

“驱邪用的啊!”


        

“嗯!”他细声回我。


        

驱邪不驱邪什么的,我真的不关心,我关心的是黎正,他要被肢解了那就完了!


        

“我们先去找黎正吧!”我催促着。


        

“白泽已经找到他了,送回去了!”宗正联清淡淡的说。


        

“那,那我们回去了吧?这地方……”我实在是呆不下去,但没能说出口。


        

“眼下才是麻烦,这和尚想用自己的修为度在符咒上,把那女妖邪灵封印!”宗正联清只是看着,跟我分析当前和尚在干什么,似乎他在等着看戏。


        

“这有什么可看的?这种瓜我不想吃,而且还是这种环境。”我吐槽道。


        

“有意思!”他鼻息传来一声感叹。


        

见他如此有兴趣,我也不再说什么,看吧看吧,总比看那些肢解的腐尸好。


        

不过,女妖之灵在哪儿?


        

“这女妖之灵在哪儿?”我问。


        

宗正联清一只手从我眼前掩盖,然后我便看到了!


        

那和尚身上还有一个东西,就是已经成人形的狐狸!那狐狸妖娆邪气,容颜十分貌美,一看就是一只母狐狸。难怪宗正联清说这是女妖邪灵。不过她此时无法动弹,正在与和尚斗法!


        

“你以为耗尽修为就可以拦得住我吗?”那女妖邪灵说着。


        

“不知道,但愿意一试。”酒肉和尚说,脸上的汗水一直不停。


        

“明明你可以不用死,但你偏要这么固执,那就不要没给你机会!”那女妖邪灵发出恶狠狠的挑畔。


        

“拉姆,贴符咒!”拉姆听着酒肉和尚的指导,一个劲儿的在酒肉和尚身上贴上符咒。


        

每每贴一张符咒,那女妖邪灵就发出嚎叫!


        

“臭和尚,我不会让你得逞!”


        

那女妖邪灵使劲儿挣脱酒肉和尚的禁锢,一边逼出自己狐狸真身,酒肉和尚口中吐出浓烈的黑紫色的血。


        

那个叫拉姆的女人看着酒肉和尚吐了一口这样的血,惊呼又担忧。


        

我扯了一下宗正联清的衣袖,请他帮忙。


        

“你帮帮那个和尚吧!”


        

“他的因果业障,总要自己来了结。即便我是神祇也不能随意改动凡人运数,也会有业障劫难。”


        

仙家也有业障劫难?


        

“那,怎么办?”


        

虽然那酒肉和尚怪怪的,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不是坏人,反之他是个正义之士。


        

“本君不能出手,储君娘娘也不能插手,但……”他看着我故意停顿不语。


        

“但是什么?”我焦急的问他。


        

“洁怡可以!”他说着,故意摸了一下我脖子上的龙鳞。


        

我看了龙鳞又看向他:“这怎么帮他?”


        

“你的血沾染了龙鳞,现在龙鳞只会听你驱使,你能驱动龙鳞隐藏的神力。神力大小是以你的意念强弱而变化,所以,你用的时候要特别小心。”他一边跟我说,一边用我的手教我如何驱动龙鳞神力。


        

那龙鳞化作一张环形的道家金色符咒,包围着酒肉和尚(和女妖邪灵)。


        

“天龙符!”女妖邪灵惊呼:“你竟然请了神祇来,臭和尚……”


        

女妖邪灵的狐狸元神慢慢扭曲,随着天龙符包围,她的邪气与元神全部都消碎了!


        

酒肉和尚又吐了一口血,这一次是鲜红的血。


        

拉姆停下符咒,似乎也感受到酒肉和尚没事了,迎上去扶他。


        

酒肉和尚制止她靠近,然后环视四周。


        

“不知是哪位仙家尊神降临,助贫僧降了这女妖邪灵?”


        

酒肉和尚看不见我们,只能环伺四周来喊着。


        

拉姆也跟着环伺四周。


        

我看宗正联清明明是想去了结发生了什么事,却又好像这件事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做什么事好像我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他说什么总是提点就是不告诉我。


        

宗正联清不回那酒肉和尚,而是带着我离开了这个地方直接回了酒店。


        

说是回酒店,其实是直接倒在床上,他正在我的上方。这个速度,真是比我们刚才寻着腐臭之味找到寺庙快得多了。


        

不过,我从什么时候可以召唤他了?


        

我看着他深情的眼眸,问:“对了,你怎么听到我在召唤你的?”


        

他眼睛看着我脖子上的龙鳞,细细道:“龙鳞是我身上的鳞甲,沾染了你的血后就通灵了,无论你在哪儿,有什么结界我都能感受到你的呼唤。”


        

难怪,他曾经执意要把净莎幻化的金羽弓直接包裹在他的龙鳞。


        

“如果龙鳞没有沾染到我的血,是不是就没办法联系到你了?”


        

如果不是无意中手划伤了,我想他是不打算让我主动找到他吧?或者说龙鳞在我身上,他想找我就能随时找到,而我想找到他就很难?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想,或许是因为他时而出现,时而不出现,我总觉得患得患失。


        

“不会,你还是能联系到我。”他温柔的言语让我心中有了些许安慰,但是我还是想知道怎么可以联系到他。


        

“怎么联系?”我渴望的眼神看着他。


        

他的嘴角浮出一丝得意的笑,一边抚着我的脸颊:“我们有了夫妻之实,你身上有我留下的东西,而我也沾染了你的处子之红,所以……你还是能联系到我。”


        

我以为是什么高大上的方式,竟然是……竟然是……


        

卧槽!这是什么根据?


        

他看着我面部表情的惊讶,不由得又轻轻浊了我的唇片。


        

“龙鳞是为了保护你,逼不得已的情况能护你周全。但本君不想你因为龙鳞神力而身处险境,所以才派了白泽前来。”


        

他的一字一语透露出关心,他是因为不想我因为这神力而被各方有心之邪(妖)盯着,所以才如此。


        

这一刻,我忽然感动万千。


        

不是因为护我周全,而是因为我真的从垂涎他的盛世美颜变成心里全都是他。原来,在我的爱情观中不仅要彼此心中有对方,还要让我觉得有安全感,而这种安全感是行动,而不是唇语的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