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永暗星空 > 第九十八章 小小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树影斑驳,在烈阳中遮蔽着一寸天地,树叶随着清风摇曳,落在木桌之上的丛丛暗影也同时其上舞动不停。


        

少顷间,原本热闹的庭院内的诸位帮厨便走了个干净,都各自去忙活。


        

明媚灿烂的阳光,炽热夺目,像一把钢刀从门缝处刺了进来。


        

云笑天他们回到自己的灶房。


        

吱呀一声,陈旧的木门被他们推开。


        

可这时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木门背后,白小椿正一脸笑意的等着他们,白嫩的脸庞一颤一颤,不过倒还略有些紧实有光泽的样子。


        

他不大的眼睛,被脸上白嫩的脸颊一挤变得愈加的小,这时早就已经眯成了一条细缝。


        

白小椿也不客气,看向老贾他们几人,恬不知耻的开口道:“我等你们好久了,怎么样,藏在哪里?”


        

老贾哈哈一笑,走过去,想去揉揉白小椿的头上的乌黑短发,却是被他给灵活熟练的给躲开了。


        

“在这里……”,老贾掀起锅盖,把三碟肉菜,一碗肉汤端了出来,放在灶台上。


        

白小椿见此,一脸的懊恼,捶胸顿足,喃喃言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哎!果然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小天,青心,过来一起吃吧!我看你们刚才也肯定没有吃饱。”


        

老贾和白小椿,此时已经站在灶前吃了起来,轻车熟路的样子,显是天天如此。


        

青心捂了捂自己仍在咕咕叫的肚子,她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云笑天也不客气,他也已经有许久没有好好吃上一顿了。


        

对一个厨子来说,这是一种罪过!这世上谁都可以饿,但哪里有厨子饿肚子的道理?


        

这里才是真正的小灶,小灶中小灶,小小灶。


        

灶台前。


        

白小椿往嘴里包了一大口肉,一边说道:“那帮白痴,吃饭就好好吃算了,非要玩什么花样。”


        

“妈的,一群智障!”


        

好不容易把 满满一嘴的肉,全都吞进肚中,白小椿舒畅的长吁一声“啊……,爽!”


        

“我说老贾,你的手艺可真是不赖啊。”


        

“和你一比,那些家伙做的东西简直就是毒药!”


        

白小椿略一回想,不知是想起来什么,竟是浑身被吓出了一阵冷汗,惊出了一层米粒大的鸡皮疙瘩。


        

一条海莲紫鱼,就已经把许多的普通人拒之门外。


        

参加星府别院测试的少年们,那个不是天之骄子,大多数人在家中何曾做过这种活。


        

能够把东西煮熟,没有毒死人,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若还想要有什么更多的要求,那是想都不要想的。


        

这也是龙菲儿他们过来“蹭饭”的原因,既然有好吃的东西,谁又不想吃得好一些呢?


        

白小椿之前也来过一回,结果什么也没吃到,结果饿了一天。


        

第二天,他就凭着自己惊人的直觉和嗅觉,发现了在这里给自己留小灶的老贾。


        

靠着自己的伶牙俐齿,主要是死皮赖脸,赖上了老贾。


        

摸摸自己鼓鼓的圆肚子,白小椿心满意足,又是一顿马屁,拍得老贾舒舒坦坦。


        

只是,就连云笑天他们也不知道,老贾方才究竟是什么时候准备好的小小灶。


        

来到名剑山庄,云笑天在矿山时紧绷的神经,这时似乎终于是可以放松下来。


        

而灶房又是他最为熟悉的地方,更是让他感到自在。


        

这里的生活,古井无波,平静似水。


        

云笑天也明白,这种生活,只是暂时的,平静的水面下是汹涌着的暗潮。


        

夜深人静,一时无眠。


        

云笑天从自己所在的铺盖中起身,轻手轻脚,没有惊动屋内任何的人。


        

夜色下,他只是想要走一走。


        

又是几天过去,从这里他终于大概了解到了,他们这次测试的内容。


        

经过名剑山庄中的众人的努力,从各处寻找蛛丝马迹,终于发现最可能是此时测试考验的目标的,也许就是这里人们口中的圣山上神树后面的炼狱之门。


        

在这里的古老传说中,哪里住着地底恶魔,是众神的成年礼的试炼之门,通过了它就能重返神域,失败者则会葬身于此。


        

什么也没明说,他们就被星府别院给扔在了这片大漠中,一个不大的但似乎相对封闭地域。


        

既然是测试,怎么看这个所谓的炼狱之门,就是他们所要进行的测试。


        

让所有人无语的是,一关又一关,莫名其妙的,他们竟然连真正测试所在的门,都还没到。


        

这星府别院的门,可真是难进呐!


        

他们所说的那个炼狱之门,真的就是星府别院所设下的测试吗?


        

云笑天并不敢肯定。


        

名剑山庄所在的山谷,离黄渡城并不远,山庄上的用度也都大多从城中运来。


        

云笑天实在佩服,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弄到这么一个地方,还聚拢到了这么多的人,把这里的事情弄得清清楚楚。


        

就连星府别院的测试内容都已经找到,定好了接下来的方向,向着它努力。


        

相比之下,云笑天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平庸了,什么都没弄清楚,竟然还被人抓去挖矿了,要不是被他们找到,他估计可能已经出局。


        

山庄之中,打铁声从未断绝过,此起彼伏,即使现在已是深夜。


        

听人说,好像是为进入炼狱之门,而特别准备了大杀器,零件太多,需要连夜赶造。


        

现在的他,只能跟着其他人的脚步,亦步亦趋,总不会这么多人都会走错。


        

再说,能够来到这里的,都是整个海莲星真正的天才和精英,没有谁是傻瓜,有的只是绝顶聪明的人,不会做出太愚蠢的决定。


        

他所能做的,不过尽力而已。


        

来到这里之后,看见其他人的能力,他对自己能不能进星府别院,已经不抱太多的希望了。


        

走着走着,云笑天经过打铁声传来的屋子,偷偷瞥了一眼,熊熊的火光,带着阵阵热浪,随着声音涌出。


        

只见一名身材修长的灰衣男子,撸起了袖子,在火光下仔细的打磨一个金属构件。


        

男子体型偏瘦,与这种打铁的活,看起来并不相配。


        

全神贯注中,打铁的灰衣男子,并没有发现门外的云笑天。


        

只是一瞥,云笑天很快便又走了开,回到小径之上。


        

山庄依山而建,略有倾斜,小径上时不时会多上一道台阶。


        

云笑天来到山井旁,打了一桶水,拿起手中的菜刀,在旁边的的硬石上磨着菜刀。


        

老贾的刀法很有意思,以前在海铁城,张老头教他的用刀,与之相比,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反正有人教,不学白不学。


        

虽然不知道老贾为什么对他这么好,他也不相信自己真的会长得像他死去的儿子。


        

哪来这么巧,何况这老贾长得并不咋地,就算是年轻时,也不见得会好看。


        

就算是真像,但毕竟不是,也不至于只见一面,就马上对他这么好,不用让他干活,还好心的教他刀法。


        

他总觉得,老贾好像别有用心的样子,却实在想不通,他在这里谁也不认识,无牵无挂的,老贾又可以图他什么呢?


        

清冽的井水,带着丝丝凉意,浇在菜刀的刀身之上,白刃明晃,反射着星光,愈是显得锋芒毕露。


        

水井边,又一片稀疏的林木,依依摇曳,不时有树叶飘落。


        

云笑天右手握着新磨好的菜刀,闭目不视,静静地听着山风吹起落叶。


        

倏忽间,云笑天轻轻一跃,手中的菜刀好似一条银华白练,划破寂静的山林。


        

一片枯黄的落叶,自叶柄直它的底部,被完美的一分为二,随着山风飘向空中的更远方。


        

云笑天睁眼,看着远去的两半树叶,长出一口气。


        

“啪……啪……”,老贾从他的身后一边拍着手,一边向他走来。


        

老贾开口道:“还行。你的天赋奇高,只是可惜了,一直没有名师指导。浪费了不少年华。”


        

接着,他又叹道:“还是年轻好啊,学东西就是快,想当年我也是风流倜傥,少年天才,引得无数少女拜倒在老夫的英姿之下。”


        

云笑天盯着老贾看,这老男人笼罩在迷雾中,在他看来,绝对不简单。


        

一个普通看门的门房,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刀法。


        

虽然老贾一直说,菜做多了,刀就自然用的溜了。


        

可云笑天自己本就是个厨子,当然也知道,即使是厨子,在用刀上,每个人的不相同,各人之间的差距也同样很大。


        

至少当了一辈子的伙头兵,海铁城的张老头,在用刀上,绝对比不上这个老贾,而且差的不是一点点。


        

“为什么要教我?”云笑天问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困惑。


        

老贾微微一笑,看不出任何心思,答道:“看你顺眼而已,哪来那么多的为什么。”


        

“哎!年轻人,想的就是多。”


        

“不是说了吗?你长得和我很像啊!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样帅!”


        

老贾说完,爽朗的大笑着,走到云笑天身边,想要摸摸他的头。


        

即使是平时淡定的云笑天,也是被他给吓了一跳,连忙向旁边闪开。


        

摸头,真不是一个好习惯。


        

他不喜欢。


        

星光下,水井旁。


        

在老贾的指导下,云笑天拿着菜刀,继续练着刀法。


        

刀起银蛇,在暗淡的林木间作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