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风水葬明之秦淮八艳 > 第390章 莫家四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阏伯庙内五百镇军分散在各处,将庙内紧紧控制。


        

突然阏伯庙的一处院墙处跳进了四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面貌及其丑陋。高个男人看着前面的镇军士兵冷冷笑道:“莫矮子,看来咱们来的刚刚好。”


        

矮子却不屑的说道:“早晚都没事,就凭这些人能破了我莫家的痋术,只要保住瘟神像,我等任务就算完成。”


        

胖子和瘦子却是告诫道:“莫矮子,这事可不能大意。”


        

矮子笑呵呵的道:“无妨,就凭我四人炼气阶实力,除非有隐门的高手出来,否则就凭这些蝼蚁再来十倍也是举手之间就让他们灰飞烟灭。”


        

四人边聊边向前走,仿佛这些镇军士兵如同空气一般。


        

一名镇军士兵举枪喝问道:“什么人,赶紧站住,不然就开枪了。”随着他的喝问,十多名士兵举起燧发枪,将这四人团团围住。


        

“哼,无知蝼蚁,也敢嚣张。”那名高个男人随手一挥,立刻有几十只黑色的小虫向着周围的士兵飞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士兵们开枪便射,可惜这子弹在接近四人身边一尺的位置便纷纷落下,火枪的攻击完全无效,仿佛四人的身前有一面无形的盾牌。但是那黑色的小虫已经飞在了这些士兵身上,一只甲虫张开锋利的前颚用力一撕,这士兵的皮肤便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小虫跟着向前一窜,便进入了这名士兵的体内。


        

十几名士兵全都痛苦的倒在地上打滚,发出了一阵阵惨叫,这叫声惊动了周围的士兵,大量的镇军向这边敢来,然而那四人却浑然不觉,依旧是边走边笑朝着阏伯塔走去。


        

再看他们身后的十几名士兵已经没了气息,而他们的尸体以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仿佛失去了所有的血肉,最后只留下了一张人皮包裹着一堆白骨。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追上来的士兵远远的看着这恐怖的一幕,待到走近才发现这些死去士兵的皮囊中有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在蠕动,不一会,这个东西用一只利爪在死尸皮囊上划开了一个口子爬了出来,众人一见竟然是一只黑色发亮的甲虫,那甲虫转头看着这些士兵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叫声,然后张开翅膀向着那高个男人飞去,一转眼消失在高个男人的袖中。


        

愣在那里的士兵这是才想起自己的任务,于是纷纷举枪射击,枪声大作,可惜全无作用。那黑色的甲虫全身如同披上了一层铁甲,火枪的铅丸打在甲壳上面便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激起了一些火星便滑落一旁。


        

“莫大个,你这个甲虫也不怎么样啊,一波才收拾了十几个士兵。”莫家瘦子从腰间取出一个葫芦继续讥讽道:“莫大个,瞧好了。”


        

随着一声怪笑,那瘦子的葫芦直接飞向空中,向着前来的镇军士兵喷出一团雨雾,空气中立刻弥漫着美酒般的香醇,这葫芦喷射的力度奇大,一时间有近百人被这些液体泼中。士兵甲只觉得那丝丝水滴粘在唇边,一阵阵浓烈的香味诱惑着他用舌尖舔了下唇边的水滴,果然入口即化,味美香醇,他贪婪的将脸上的水滴都用手抹在了口中。


        

上百士兵重复着这个行为,直到众人贪婪的食尽这洒下的美味,他们一脸迷茫的望着莫家四人,脸颊上显出了一丝绯红,同时眼神中也满是迷离。


        

突然士兵甲一手捂住肚子痛苦的蹲在了地下,他大声的呻吟着,哀嚎着,而他的腹部正在剧烈的膨胀,直到鼓成了一个球形。周围一片哀鸿,整个庙内如同一个大型屠宰场一般。


        

士兵甲一手捂住腹部,一手狠命的掐住自己的咽喉,他的胸部剧烈起伏,仿佛有什么东西想要从咽喉中吐出,“哇”的一声怪叫,士兵甲张开大口,一只一寸多长的黑色小蛇从他的口中吐出,接着又是一只,士兵甲不知是吓得还是中了毒,直挺挺的栽倒在地。随着士兵甲的小腹越来越小,一条条黑蛇从他的口中爬了出来,最终他的体内只剩下一具空壳。


        

“莫瘦子果然好手段!”莫家胖子和莫大个竖起大拇指赞道,只有莫矮子冷冷笑道:“瘦子,这算什么好手段,小小蛊术而已。”


        

莫瘦子脸色有些难看,他收起了葫芦,恶狠狠的看着矮子,怒骂道:“矮子,老子一向就看不起你,整天鼓捣那些种子,有能耐咱们斗一斗。”


        

一旁的胖子挥了挥手,制止道:“你们两个天天斗,今天大事要紧,赶紧收拾了这些人,一会随你们的便,想打便打。”


        

再看那些镇军士兵这一波就折损了百人,而且场面异常恐怖血腥,等到那些小黑蛇向着他们爬去的时候,不知谁喊了一声“快跑。”剩余的三百多士兵像着不同的方向奔去,可惜通过各个方向的院门还是太小,一时间众人拥挤在一起。


        

莫矮子看着这一幕,冷哼一声,从腰间取出一个黄色布袋,随手朝空中一抛,布袋子立刻随风而涨,接着从袋子内飘出了无数的淡白色颗粒,这些颗粒非常细小,被风一吹立刻四处飘散,洋洋洒洒如同白雪一般笼罩在众人的头顶,不经意间没有逃出院子的士兵不是吸入了这些白色颗粒,就是口里吃了一些,只要吸入这些白色颗粒立刻僵在了现场。


        

一个士兵僵在哪里,他的四肢和身体开始出现了很多细小的血丝和裂纹,这些裂纹不断的扩大,开始是不显眼的一道缝,不久,裂缝扩大了,接着又出现了第二道、第三道……看来,似乎有什么物体正从身体内部拼命向外挤迫。


        

终于,在这名士兵的眼睛中出现了一片嫩芽,微风一吹,嫩芽出乎意料地抽出一桠粗壮碧绿的新枝,接着,小骨朵似的蓓蕾就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枝头。身体的其他部位也逐渐出现了一些新枝,最后士兵一身黑色的衣服全部变成了碎片,而人终于变成了一棵长满繁花的树木。


        

一个士兵变成一棵树,几百士兵就是几百棵树,也就成了一片小树林,经风一吹,树叶发出了哗哗的响动,甚是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