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天澜之吾道吾来行 > 第六章 竞场再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美兮弥漫着冷漠的眸子,听到羽霄死讯,缓缓地泛起一缕哀伤。良久,“罢了,这个地方不是杀人就是被人杀,或许下一个就是自己。”想到此心中悲凉,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抹自嘲。


        

她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在程邪子那里学到的一点医术为自己包扎伤口,敏锐的五感听见风中夹杂着浅浅的呼吸声,美兮眯着眼睛,全神贯注的感应着呼吸声的源头。


        

她手握盈月,掠影闪出,在她藏身不远处的石林中,借着微弱的昏光,一个黑衣少年无力的倚靠着石壁,散落的黑发凌乱地遮掩着脸,左手捂着腰间的伤口,右手抓着万焰弓,即便是受伤全身亦是散发出一种威慑,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美兮透过这黑暗,凝望着黑衣少年,感受着似曾相识的孤寂肃杀气息,心跳猛然扑通扑通加速,不敢确定的试探道:“羽霄。”


        

少年努力抬了抬头,始终未能抬起,后晕死过去。


        

美兮慢慢靠近少年,用手在他鼻尖试了试,有微弱的气息,拨开他凌乱的黑发,看清了面容也看见了额间朱红色的梵文。


        

她惊到:“猎物!”


        

她突兀的收回手,还未来得及感受惊喜,心中霎时凌乱成一团,是救还是杀?救会坏了规矩,不救,她于心不忍。在听到他死了时,美兮心里不自觉是有几分难过的,因为感恩,更因为石牢中难得的温情。


        

在这无亲无故的异界,她能得到的温暖有限,每一次能够得到的温暖,对她来说都弥足珍贵。


        

她看着羽霄身上的爪伤,深入脏腑,滴落的鲜血已汇集成一个小浅滩,最后她一咬牙,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包凝血散替他敷在伤口上,这包药是她杀死一个医魂师所得,平日里她自己都舍不得用。


        

也从那魂师身上得到一本枯木生机的功法书籍,她只学会贯通第一招“寒木春华”,这本秘法玄妙无比,她始终无法参透和突破第二招,可能自己不是魂师的原因,但又奇怪自己居然悟出了第一招,她自己总结的原由是在程邪子身边呆久了,亦趋亦步。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自从学会这招,就算有点小受伤也能很快恢复,算是一道保命符,美兮也就没贪心的去挖掘第二招,她把心思都放在自己魄力精进上。


        

望着羽霄发黑的印堂和嘴唇,明显是中奇毒现象,她从乾坤袋中又取出一物,发着淡淡光晕的明珠,放在羽霄伤口处。一转神识,脚下出现一道道似年轮的莹光绿图腾,翠绿欲滴的图腾中似乎孕育着磅礴的生命力,图腾上的年轮像微波一样不断向旁边扩散,美兮手掌中出现点点荧光,脚下若隐若现的年轮微波中出现几道枯树藤蔓,她将手掌放在明珠上,在荧光碰触到明珠瞬间,明珠乍然大放流光,光晕四溢缭绕,将羽霄包裹在光茧中。


        

竟场外的玲珑镜面前,鬼翁不露情绪的冷哼一声:“程老邪,好大的手笔,五蕴珠这等珍品都送给这小娃娃,可见呐,你是有多在乎这小东西。”


        

程邪子根本没听见鬼翁的嘲讽,他还在震惊,“她的命魂为什么始终探寻不到?她什么时候有魂灵的?为什么自己从未感受到?如果真如那人……”


        

“可惜呀!”鬼翁看程邪子没反应抬高了音调,“在这样的盛宴中,还是学不会聪明,这样的善心只是愚蠢,引火自焚而已。”


        

程邪子回过神,附和道:“鬼翁说的极是。”


        

“犬融。”


        

“在。”


        

“去,带着试官符,教教这小东西什么是规矩。”规矩两个字,说的特别的意味深长,鬼翁说完撇了程邪子一眼。


        

却见程邪子神情一片坦然,无波无澜。


        

鬼翁嘴角现出一抹玩味,老谋深算的瞳孔中腾起点点耐人寻味的眸光,他好奇这小东西两年多前明明没有一丝一毫魄力,在程邪子的调教下如今却已到化境,即便程邪子出身于万木灵境,但他从来都没瞧得上他,不是因为他欺师灭祖,也不是因为他心术不正,就是单纯的用毒者和医者之间的互相不顺眼。


        

现今这小东西的突飞猛进让他越发对程邪子为之侧目。他想通过犬融去探探那小东西到底有多少底牌,以此来证实程邪子的医术到底有何过人之处,且看他藏得到底有多深,轻视每一个对手,势必是将自己推向黄泉彼岸,他深谙此道。


        

美兮盯着羽霄渐渐红润的脸,收起招,黑气已去了七成,暂时已无碍,她用衣袖拭去的额头的细汗,对昏睡的羽霄说道:“我身上最珍贵的东西只有两样,一件是这把盈月,一件是这颗五蕴珠,都是师傅送的。”说到此美兮嘴角不自觉扬起一个弧度。


        

她想起那个让她无数次面对绝望的疯子师傅,能活到现在多数凭借他的无情,低头看见自己腿上的伤,想起淬骨时,右腿摔断了,她嗷嚎大哭着说痛,程邪子面无表情,一挥袖便将她完好的左腿打断,就在左腿断裂时她清晰地听见一声脆断声,但奇怪的是她全身却感觉不到疼痛了。


        

程邪子总是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让她在绝望中透彻很多东西。


        

比如,那时懂得了,原来疼到极致便是麻木,就不会再疼了。


        

她收回思绪,坚毅的目光中带着诀别,“嗨,小子,这五蕴珠就送你了,我们两不相欠,希望别再遇见。”转身离开,走至几步,决然道:“若如再见,我,也不留情。”


        

在美兮一瘸一拐走出石林时,犬融头顶着大大罚字官帽,周身散发着恐怖威压。美兮心知不秒,用最快的速度从乾坤袋中取出一颗丹药吞了下去,霎时全身气息暴涨,美兮感觉自己魄力瞬间如渊似海,绵绵不绝冲刷着全身。


        

脚下蓝色寒光图腾霎时现,美兮踏着癫狂掠影,一个眨眼间不到,从犬融身前闪电般消失在密林深处。


        

犬融张着下巴,瞠目结舌的望着美兮消失的方向,过了几秒才回神,诙谐无奈的冷笑了下,觉得,嗯,对,有种被戏弄的感觉,淡淡道:“你以为你逃得了吗?”


        

玲珑镜面前的鬼翁也是诧异的转过脸,颤抖的质问程邪子:“你竟然把聚神丹这等神品也送给这小东西,程老邪,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却见程邪子淡淡地说道:“聚神丹这种丹药还不是上品丹药,只能化境初入者拿来玩玩,若鬼翁喜欢,我那里还有很多上乘丹药,比这聚神丹强上很多。”


        

鬼翁听程邪子如此贬低聚神丹,嘴角不由抽动了下。


        

这大陆上武者追求虽无止境,但有灵丹妙药辅助会事半功倍,所以灵丹妙药极其昂贵,也极其难求。所以,即便是药灵谷中的一个烧火丫头,世人见了都礼让三分,足见这大陆上的人对丹药的渴求。


        

就拿这聚神丹来说,一颗小小的丹药吞下,能让人三个时辰内瞬间跨越好几个境界,缺点是三个时辰后,全身会在一定时间里无一丝魄力,是战场孤注一掷的必备良药。炼药者境界越高,药品越好,对人的副作用相对来说越小。


        

程邪子这是有多狂妄,说只能化境初入者拿来玩玩。


        

在看犬融,手中拿着美兮的血符石,口中念着奇文,血符上美兮的名字缓缓闪着朱红色明光,像水流来回流动。


        

急速奔跑的美兮额间金色梵文突兀转变成朱红色,还散发着淡淡红光,她心中疑惑,却也猜不出罚官会做出怎样的处罚,至少目前她还未被处罚。


        

突然,这常年暗无天日的炼狱中,金光灼夜,现出一道神识,内容是:第四千七百二十一号狩猎竞技者,触犯技场规法,在其离开狩猎竟场前,任何参加狩猎者均可竞逐追杀,不限人数,狩猎成功者奖励一颗铸神丹。


        

刚才一脸平淡的程邪子,猛的转头,讶异地望着鬼翁,“这样还不如直接干脆杀了她。”


        

鬼翁阴沉的褐色瞳孔中暗藏着浅浅的玩弄,“你怕?”鬼翁摸着胡须反问程邪子。


        

“我心疼的是我那些天材地宝。”程邪子哀声怨道。


        

却换成鬼翁淡定的说道:“直觉!这小东西命硬,或许能躲过此劫,咱们拭目以待吧。哈哈……”


        

程邪子却摇了摇头。


        

在说美兮额间有淡红色微光闪动,就像暗夜中的萤火,时时刻刻暴露着自己的行踪。顷刻,密林,石林,骚动不已。


        

美兮心中暗暗叫苦,“这是要命丧于此吗?不甘心!”美兮一路狂奔,前方密林中窜出四个凶杀弥天的黑影,拦路截杀。


        

幽暗竟场内,黑暗中的人影,各个散发出了凌厉的杀气,美兮不敢大意,小心翼翼严阵以待。此时,身后又追赶上几条黑影,瑟瑟凌风中,肃杀气氛一瞬间暴涨,在相互対持的气氛中,除了萧瑟残风流动,每个人连呼吸的深浅都控制的很有节奏。


        

一片残叶随着残风缱绻翻滚在肃杀的空气中,冷夜中的人影,随着那片残叶落地,杀意也在一瞬间破空。


        

叶落,战事一触即发。


        

一声怪异的冷笑,一个提刀的黑影,一把冰冷的长剑,一一向美兮要害攻来,刀光,剑影,统统霎时乍现,招招先发制人。


        

同时美兮凝神,脚下蓝色寒光图腾乍然变大,瞬时,霞明玉映,蓝光盈天,无拘无束的冲向夜空。在聚神丹的药力下,图腾比化境大至了六倍,图腾周围盘旋萦绕着六条有海碗粗壮的水龙,寒光流转环绕水龙周身,威慑夺人,将美兮包围在其中,气势恢宏,美兮举手投足尽是强横力量。


        

初尝绝对力量的美兮,心中泛起一点讶异,一些惊喜,更多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