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帮主是男装大佬 > 第二章:现在解释来得及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章:现在解释来得及吗?


        

随着她一进来,五个人的目光也“唰”地全落在她身上。


        

“这五位分别是青龙堂纪堂主、白虎堂朝堂主、朱雀堂逍遥堂主、玄武堂谈堂主和朱雀堂左副堂主。”那人好像个报名字机器,又跟五人介绍,“这位就是老帮主的侄子张澜天公子。”


        

嘿,这人,刚不还叫他少帮主呢吗?怎么现在又称公子了。郑瑾在心里暗戳戳撇嘴。不过这么一来,她倒是知道的差不多了。原来认错的原主叫张澜天啊。嗯,名字还是有点土,不过和四神兽比起来,也好不少了。


        

郑瑾有点想笑,不过忍住了,现在还是赶紧解释清楚,省的浪费时间。


        

“其实我……”


        

“请等一下。”她被一道温和柔软的声音打断了。


        

郑瑾望向说话的人,皎如玉树临风前,是那个儒雅的翩翩公子,听刚刚介绍,好像是……白虎堂主,姓…朝?


        

那位朝堂主也望向她,面上虽带着笑,但并不让人觉得亲近。“先带少帮主下去洗漱,不急这一时。”


        

洗漱?郑瑾摸了下脸,她这俊美的小白脸怎么了。当看到手指上的黑灰,她有点绷不住了。看向刚刚引她进来的人,这人故意的吧,一定是。


        

“是属下疏忽了。”那人跪下认错。 记住网址m.dzs5.com


        

那个朝堂主看样子是个温和的管事,应该会放过他。郑瑾想。


        

果然。


        

郑瑾对这个“宽容”的白虎堂主有点掉好感了。不过自己的小白脸也确实重要,还是先要脸再来解释误会。郑瑾跟着那人又走了。


        

“你对属下太温和了。”旁边谪仙般着飘逸白衣的青龙堂主淡淡说了一句。


        

“这个张侄子,好像有点懦啊。”活泼俊美的朱雀堂主摇着折扇,笑嘻嘻的。


        

“没规矩。”冰山玄武堂谈堂主目不斜视,也不知是在说谁。


        

左副堂主看着自家逍遥小堂主坐没坐相翘着二郎腿,无奈地摇摇头,没说话。


        

郑瑾跟着那人到了议事厅外的一个偏房,应当是洗漱更衣用的。那人给她打来了水,郑瑾探手一试,凉的,挑了挑眉。


        

“多谢你,你先出去吧。”那人出去了。


        

净手、洗脸、擦干,又换上拿来的干净衣服,有点大。


        

她磨磨蹭蹭地整理好衣物,走到铜镜前照了照。嗯,这张小白脸,怎么看怎么满意。


        

不过……她想了下,去脏衣服里扒出来了个小胡子粘上。今天没有加重眉形,有些女气,不能露馅了。想了想,她又去书案上拿了根毛笔,沾了墨,在鼻尖上轻轻点了个小小的痣。嗯,这样就差不多了。


        

现在该出下自己丢人的气了。“那个谁,你进来下。”


        

外面的人早等的有点不耐烦,闻声推门就进。


        

“Duang!”他倒下了。


        

郑瑾把铜盆放回小几上,露出四颗小白牙“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呀。”然后笑眯眯地回议事厅了。


        

————————————


        

“少帮主回来了。”白虎堂主看见她,温温柔柔一句话提醒其他四个人。


        

“磨叽死了。”小屁孩朱雀堂主毫不掩饰地抱怨了一声,换了个腿翘着。


        

“不好意思,久等了。”郑瑾心情不错,就笑眯眯的朝他们点了点头。逍遥看着她眨了眨眼睛,她好像跟刚刚有点不一样了。


        

“那个随从呢?”少了一个人。


        

“噢,他进门的时候不小心绊倒了,头磕在门槛上,晕过去了。”郑瑾撒谎不打草稿,脸上笑容不变。


        

逍遥没再说话了。旁边的冰山男倒是冒了个泡:“挺像的。”


        

什么挺像的?郑瑾有点不明所以。


        

“原来你这个小胡子是假的啊,我说怎么对不上号。”小屁孩堂主凑过来了,好像想摸一摸她的小胡子。郑瑾往后退了一步。


        

“小气。”逍遥翻了个白眼。把一张画纸扔到她脸上。“不就是个假胡子么。”


        

郑瑾打开画纸一看,瞪大了眼。


        

画纸上是一个比较抽象的“人”。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耳朵都没有,但是那个小胡子却根根分明。右下角几个大字勉强辨认出来是“霸天侄子张澜天”。


        

什么玩意儿?!郑瑾想把这幅画扔了。


        

“这个痣也在。没跑了。”逍遥又拿着扇子指着她鼻尖。


        

郑瑾又看了一眼那副画上抽象的鼻子。真有!她眼睛瞪得更圆了。


        

“你也觉得画上这个人丑吧。”逍遥摇着头,不知道是在讽刺谁,“你比画上好看点。”


        

郑瑾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这这?!


        

现在再去洗脸来得及吗?现在解释还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