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夫人虐渣要趁早 > 番外080 辛早早发动(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辛早早拉着慕辞典的手。


两个人一起走出商厦。


走着走着。


辛早早似乎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了。


她突然放开了慕辞典。


慕辞典也没有拆穿什么。


辛早早依旧走在前面。


慕辞典依旧跟在她的后面。


走着走着。


面前突然蹦出来一个小屁孩,小屁孩跑得很快,直接就往辛早早的面前冲过来。


慕辞典眼疾手快的一把搂住辛早早,直接当在她的面前。


那个小屁孩猛地一下撞在了慕辞典的大腿上,弹坐在了地上。


后面跟着的妈妈连忙跑过去抱起自己儿子,非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孩子太皮了,我会好好教育他的。”


“没什么,下次注意就好。“


“快点道歉。”妈妈连忙冲着小屁孩有些严肃的说道。


小屁孩有些委屈,但还是家教甚好的说道,“阿姨,哥哥,对不起。”


话一出,所有人都尴尬了。


小男孩的妈妈也有些尴尬,“什么阿姨哥哥,是阿姨叔叔。”


“哦,阿姨叔叔对不起。”


“嗯。”慕辞典微点头。


点头那一刻似乎掩饰不住的笑容。


小男孩的妈妈又说了几句抱歉的话,才抱着小男孩离开。


离开后,辛早早也把慕辞典推开了。


慕辞典跟在她身后,明显能够感觉到她的心情不爽。


两个人坐进小车。


慕辞典开车,依然很慢。


但心情很好。


辛早早看着慕辞典的模样,其实也没有什么表情但怎么都觉得他一脸得意。


她说,“你在嘚瑟什么?”


“嗯?”慕辞典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


辛早早不说话了。


“你是说刚刚小男孩叫我哥哥叫你阿姨?”慕辞典问。


辛早早脸色更不好了。


怀孕了她是有些变化,但她算是很好了,基本没怎么长胖,脸上也没长什么斑,她哪里看上去像大妈了?!


“童言无忌,你不会这个也计较吧?”


“我没计较。”辛早早一口否定,“我没这么幼稚。”


但说出来的时候,分明就是一副咬牙切齿的味道。


慕辞典扬着嘴角,不再多说。


他慢悠悠的把轿车停靠在了辛氏大门口。


辛早早下车。


慕辞典按下车窗,对着辛早早说道,“平时小心点。”


辛早早没搭理慕辞典。


慕辞典笑了笑,启动轿车离开。


离开那一刻,辛早早看着慕辞典车尾的时候怔了怔。


上面贴着偌大几个字,“内有孕妇,敬请理解。”


她就说为什么他开车开那么慢还没有被其他人催促。


只是慕辞典什么时候走这种风格了?!


她转身,不多想。


她坐在办公室处理公务。


电话突然响起,“辛小姐您好,我们把您今天购买的婴儿物品全都已经给您送到你家小区门口了。”


“……这么快?”


“是的。辛小姐此刻在家吗?”


“我不在。”


“家里有其他人吗?”


“也没有……”


“不用了。我看到您先生了。打扰您了,拜拜。”


辛早早拿着手机莫名其妙。


什么叫看到她先生了?!


慕辞典?!


她拿起电话给慕辞典拨打。


那边接通,“早早。”


“叫我辛早早!”辛早早有些生气。


“你要习惯我对你的称呼。”


“凭什么?”


“我是孩子的父亲,我不想孩子生下来觉得他父母感情很差。”


“一个称呼也体现不了我们的感情。”


“所以你在乎什么?”慕辞典扬眉。


辛早早忍。


“你找我做什么?”慕辞典开口。


辛早早此刻气得脑门都痛,她吃点忘了她给慕辞典打电话的目的了。


“你现在在我小区?”


“刚到。”慕辞典回答。


一副她好像提前叫他去似的,而不是在回答她为什么要去她小区。


“正好,你家里密码改了没有?我把宝宝的东西放在你家。”


“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把宝宝的东西拿去我家。”


“那你现在回来吗?”慕辞典反问。


辛早早火大。


此刻严秘书在门口轻声道,“董事长,十分钟后的会议还开吗?”


辛早早深呼吸一口气,“密码是6666。”


“好。”慕辞典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他对着育婴店工作人员说道,“跟我走吧。”


“好的。”


慕辞典带着配送人员把今天购买的东西全部都放进了家里。


辛早早的家很大。


但一时之间堆这么多东西还是显得乱糟糟。


配送人员走了之后,慕辞典干脆把一个客房给收了出来,联系了家政公司把客房的家具全部搬走了,然后又找了装修公司过来重新改装出了一个婴儿房,原本黑白灰的装潢瞬间变成了粉嘟嘟的房间,连婴儿床都入驻了,还有儿童游乐场,连房间中的衣橱都全部挂上了粉嘟嘟白嫩嫩的小裙子。


慕辞典就这么看着自己一天的劳动结果,看了看时间,不舍的离开了婴儿房。


走到客厅,直接去了开放式厨房。


他拉开冰箱。


冰箱里面食材很多。


看得出来这段时间辛早早在家里面吃饭的时间很多。


他拿出里面现成的食材,快速的给辛早早做了一份晚餐。


他把晚餐放在餐桌上,写了几张便签纸,再去看了一眼婴儿房,离开了辛早早的家门。


现在,他名不正言不顺,自然不能在辛早早家里久待。


以前和辛早早的相处方式,已经不能再重蹈覆辙。


慕辞典离开后好久。


辛早早才回来。


她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沉重感,应该坚持不到多久就要提前休假了,所以很多事情,她需要一一交代。


她回去之后。


一打开房门就闻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香味。


她走进来看了几眼,没看到家里任何一个人。


她放下包,走向饭厅。


打开饭菜保温罩,看着面前的几道家常菜,此刻还热乎乎的冒着香气。


辛早早把保温罩放在一边,拿起旁边的纸条。


“如果回来凉了,记得在微波炉里面温热一下。——女儿老爸。”


下一张。


“厨房里面温热着鸡汤,已经除油了,记得多喝两碗。——女儿老爸。”


在下一张。


“我给女儿简单弄了一个婴儿房,希望你会喜欢。——女儿老爸。”


辛早早看着这张纸条皱了皱眉。


她直接走向客房,一打开。


房间里面没有关灯,此刻粉色的画面就这么印入了她的眼帘。


她那一刻甚至觉得有些浪漫。


就像是给自己情人在准备礼物一般,美得不行。


辛早早都不知道慕辞典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布置好的。


她就这么看着。


心口在微微颤动……


她想,像慕辞典这种阴险狡诈的男人,想要真的虏获一个女人的心,真的不难。


她此刻已经不知道现在经历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实的,还是……梦一场。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辛早早开始在慢慢交接工作了。


她不可能工作到生,生了之后也绝不可能马上上班。


所以她终究得放下一段时间的工作。


她不知道她能不能做到。


这么多年,她早就习惯了,生活以工作为主。


“宋厉飞。”辛早早叫他说工作的事宜。


“你说,我都记下了。”


“工作上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我还有一个要求。”


“你说。”


“每天下班前给我发一下公司目前的一个整体进度情况,包括我们现在的项目进度,财务支出,紧急重要突发事件等。”


“好。”宋厉飞记下,“反正你就是放不下你的公司。”


辛早早没搭理他,又说道,“柳家村的事情还没进展?”


过去都一个月了。


再拖延下去,他们的生态项目损失会越来越大。


“现在基本上是锁定了柳强的犯罪嫌疑,但为了把所有人全部揪出来,所以暂时没有打草惊蛇。这次的事情牵扯出来还比较大,比我们想的涉及要广。”


“什么意思?”辛早早问。


“就是说,柳强背后还有人指使。”宋厉飞解释,“如果这次被我们弄出来了,说不定炎尚国的官方得感谢你。”


“不会是镇上都有问题?”


“差不多吧。”


辛早早笑了一下。


原来如此。


她就好奇一个村长怎么胆子这么肥。


“没什么事情了,你先出去吧。”


“明天还来上班吗?”宋厉飞问。


“会。”辛早早说,“在家待着也是待着。”


“你和慕辞典怎么样了?”


辛早早眉头一紧。


“看来还没进展。”宋厉飞拿起自己的笔记本,“我祝你们百年好合啊。”


辛早早无语的瞪着宋厉飞。


宋厉飞走出了辛早早的办公室。


刚走出去,正好和迎面出现的严秘书撞了个满怀。


严秘书连忙道歉,“对不起宋总,我没想到你会突然出来。”


宋厉飞笑了笑,“没事儿,难得有女人对我投怀送抱。”


“……”严秘书脸都红了。


“进去找你们辛董事长吧。记得提醒她不要太操劳。”


“好的宋总。”


宋厉飞离开。


严秘书看着宋厉飞的背影。


他应该很喜欢很喜欢董事长吧!


她转身走进辛早早的办公室,她说,“董事长,你找我?”


“哦。就是说我马上要生了。你和吴秘书就不用跟着我上班了,你们都去宋厉飞那里。”


“现在就开始吗?”


“这么迫不及待?”辛早早打趣。


“不不是,我就是就是……”


“你先去宋厉飞那里吧。吴秘书先跟着我,我放假了再过去。”


“好的董事长。”


“把握机会。”辛早早提醒。


“哎,我也想,只是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宋总对我无情无义。”


“人心是肉做的。”辛早早笑。


“那我努力努力。”


辛早早点头。


“董事长你肚子里面的宝宝到底是谁的?”严秘书忍不住问。


实在是太好奇了。


“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收拾东西去宋厉飞那边报道吧。”


“哦。”严秘书点头。


她恭敬的离开。


辛早早就这么看着严秘书显然有些高兴的样子。


她差不多都快忘了,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能够想起的。


只会心痛。


……


39周。


辛早早肚子已经往下垂了。


产检时医生说这是宝宝入盆了,一旦入盆就随时可能生产。


39周+1天。


辛早早突然动红了。


那个时候凌晨2点。


她起床上厕所。


自从到了孕后期,每天晚上不上个4、5次都不行。


医生说是宝宝压住膀胱了。


她第二次起床上厕所的时候,就看到内裤上的一丝血渍。


她有些慌。


是真的有些慌了。


她没经历过,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没有感觉到肚子痛也没有所谓的任何反应。


她就这么看着血渍僵硬了很久,很久她走出洗手间,给物管拨打了电话,“你好,我是66栋业主辛早早,我现在一个人在家。麻烦你们帮我安排一辆车送我去医院,我可能要生了。”


“好的,辛小姐您先别着急,我们马上会安排工作人员来接您。”


辛早早保持着冷静。


冷静的找到待产包在房间里等候。


她告诉自己,别怕。


她马上就可以和她的宝宝见面了。


------题外话------


嗯,今天不写三更了。


明天坚持三更。


?(′???`)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