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快穿宿主超高冷 > 第385章 真千金是酷哥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友好交流?!你告诉我把同学弄得一脸血是友好交流?!”教务处主任气的整个人都在抖。


        

本以为这个新来的转学生至少会稍微收敛点,但没想到,这人居然比其他那几个人还要猖狂和无所顾忌。


        

而且她的无所顾忌并不是未成熟的少年强装出来的镇定,而是真正的淡然和不在意——她是真的觉得自己说的是对的,也是真的不为自己所做之事有所畏惧和担忧。


        

“嗯。”


        

卿舟在那边面不改色的点头,神情平静,甚至还补充了一句。


        

“老师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


        

“……”


        

教务处主任被噎的没说上话来。


        

实不相瞒,这种态度他这辈子只在一个学生身上看见过,而那个学生正好也在现场——教务处主任目光转向了一边的林一湛。


        

却发现那少年似乎没有在看他们这边,而是看着门边的方向不知在想什么。


        

教导处主任突然更气了。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气氛也蓦地凝固了起来。


        

旁边几个少年一直不敢大声说话,安静下来之后更是什么都不敢说了,只敢犹犹豫豫的对视几眼。


        

其实这件事不论是谁都知道错的是哪方,以多欺少的去堵新来的学生,新来的学生比较能打没被欺负,怎么说都不应该是他的错。


        

但这件事有人受伤了,受伤的人家世还比较厉害。


        

必然需要一个出气筒替罪羊来。


        

造成一次伤害的林一湛身世不凡,所以,这个人选只能是也只会是卿舟。


        

可卿舟并不是一个容易被欺负的人。


        

而且教务处主任能走到三中的这个位置,对于上面的一些隐秘之事或多或少清楚一些——许卿舟和许家夫妇的外貌,是有相似的。


        

所以教务处主任现在面临了一个不上不下的难堪局面。


        

“老师……”那边几个少年推推囔囔出来一个人,小声的叫了一下。


        

“怎么了?”教务处主任板着脸看去。


        

“其实这件事……我们……嗯……就是友好交流来着。”


        

教务处主任:“……”


        

“满脸血是我们自己不小心来着……我们在这里也给林一湛同学道歉……”最后两个字,这少年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任谁都能看出来他道歉道的不情愿,话题扯的多离谱。


        

可是教务处主任权衡了一下,还是缓慢的扬起了一个核善的微笑:“既然你们都愿意这样处理,老师自然也乐意看到你们友善的相处——但是你们以后切记不能再这样了。”


        

几个人齐齐点头。


        

于是这件事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教务处主任暗中立下flag,这辈子他要再管这些富二代的事他就是狗!


        

出了办公室,那几个少年对视一眼,为首的那个磨磨蹭蹭的走到了卿舟面前。


        

他头上伤口被包扎了起来,绷带将少年精心做好的发型弄得乱七八糟,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其实今天……不是我们故意去告老师的。”少年挠头,“我叫盛唐,就是那个历史上的盛唐,今天警告你的事情是真的,但是你打了我之后我也就服了——”


        

少年你的表情明显不是这样说的。


        

“这件事情就算这样过去了,毕竟闹大对我们谁来说都没有好处,我们警告你害得你被教务处主任叫过来是我们的问题,但是你也打我了。”盛唐指了指自己的绷带,“以后我们就两清了。”


        

卿舟对这种自以为很酷,但实际上就是另一种的校园暴力没什么兴趣。


        

她微微点头就朝着刚从教务处出来的少年那边看去。


        

身材瘦弱的少年没有分一点眼神给他们这边,似乎是兴致缺缺的朝着楼下走去,没过多久,身影就消失在了卿舟的视线中。


        

“喂。”盛唐注意到她视线,小声叫了一下。


        

“我告诉你,最好别去惹林一湛,虽然他看起来很好欺负。”


        

“细说。”卿舟淡淡的开口。


        

“?”盛唐用一种“你不是吧”的眼神看了一眼卿舟,却还是一五一十的说了起来,“简单来说就是,他杀过人,真的杀过——不过他家里蛮厉害的,而且他动手的时候年龄也小——但这样想想不就更可怕了吗?”


        

“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但是你是刚转来估计不太清楚。”


        

“那你们还堵他?”卿舟平静的问。


        

盛唐情绪值没什么恶意,说的话应该是真的没错。


        

但听到卿舟这个问题,盛唐眉头一皱,露出了明显的厌恶:“我们之间又是另外一件事……他太能装了!”


        

卿舟好像明白盛唐所说的“能装”是什么意思,在下午的时候让五七查了一下,就更体会深刻了。


        

林一湛的事情在网上的消息并不多,大概是有人特地清除过,不过事情大概就像是盛唐所言一样,林一湛在他十二岁的时候用刀捅死了一个二十岁的男人,具体就连卿舟也没查到,网上也没有相关的报道。


        

不过这件事知道的人虽说不少,但在三中也不是人尽皆知。


        

在更多人的眼里,林一湛就是个好好学习,但总被欺负的乖宝宝。


        

对的,好好学习。


        

林一湛的学习成绩很好,在三中几乎是名列前茅。


        

还曾经去参加过很多竞赛,现在也依旧是竞赛班的一员,是学校里少见的学习好家世好的那种人。


        

总被欺负这个标签也不是空穴来风,他似乎很不招一些学渣的待见,经常伤痕累累的出现在教室。


        

而且每次被处罚的都是欺负他的那一批人,学生们自然相信老师的判断,所以没人会觉得是林一湛主动挑事。


        

他总是被欺负的标签也慢慢被刻印了下来。


        

卿舟想起昨天在小巷里碰到的那个叫她滚的凶戾少年。


        

眸色微微一沉,表情似乎变了一下,又似乎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