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快穿宿主超高冷 > 第277章 皇帝养成手册2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月!”丞相大惊。


        

他怎么也没想到,最终的意外,居然出到了自己孙女的身上。


        

蒋明月自小被娇宠着长大,十几岁的时候,也是京城里出了名的大小姐,从来没有人敢忤逆她的想法,有时候就连丞相也管不住她。


        

她被这么一吼,反而激出了一些血性。


        

不等丞相继续说什么,她便语速极快的大声道:“陛下,臣女说的是真的,臣女已经爱慕陛下良久!若有一日能入宫服侍陛下,臣女自然是愿意的。”


        

“明月!闭嘴!”


        

丞相气的眼前发黑。


        

“看来丞相并不愿意呢。”许是看出点什么,商俞泛语气淡淡的开口,扫了一眼脸色难看的丞相。


        

还没等蒋明月继续说话,商俞泛表情便冷了下来,又道:“不过朕也不愿意。”


        

“……”


        

大殿之中一时间有短暂的沉默。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没人敢抬头去看丞相一家的脸色。


        

这位可是京城有名的大小姐啊。


        

皇上不在的那段日子,这蒋明月在贵女之中宛如公主一般活着,现在居然被陛下这么直接了当的拒绝了?


        

这简直就是将丞相的脸放在地上踩。


        

蒋明月也没有受过如此的气,一时间便口不择言起来:“陛下为什么不愿意,是因为她吗!”


        

一根芊芊玉指,直指卿舟。


        

【啊这……】


        

五七没忍住在卿舟脑海里面开口,心中为这位明月大小姐默哀了两秒钟。


        

惹上谁不好,偏偏指了最大佬的那个。


        

这简直就是游戏一开场什么都没有就直接去打boss了。


        

完全不在一个段位上啊!


        

商俞泛神色一冷,刚刚如何被丞相和摄政王讽刺挑衅都面带笑意的少年皇帝,第一次彻底冷了脸。


        

“是因为她,毕竟你长得连皇后一分貌美都不如。”


        

少年的话语极尽嘲讽。


        

蒋明月气的胸口起伏,不顾下人拉着她衣袖的力道,怒声道:“皇后娘娘也就只有容貌能说得过去!才艺方面可敢跟臣女一比?!”


        

她也是听说过卿舟亡国公主的身份的,下意识的便觉得卿舟是那种不学无术,只有一张脸好看的花瓶。


        

商俞泛当真是气了。


        

平日里那商瑾丞相和下面的下臣如何膈应他,言语讽刺他,他都十分平静,甚至还有点想笑。


        

可今日这事,却是实实在在的触到了他的逆鳞。


        

他冷着脸正准备说话,却听着旁边卿舟语气平静冷漠的出了声。


        

“比什么?”


        

“比舞!”蒋明月道。


        

她长相虽然一般,但身材很好,柔软度也高,更是跟着京城第一舞姬学的舞蹈,京中贵女之中无人能比。


        

“比武是吧。”


        

少女的声音淡然。


        

那边蒋明月正要点头,眼前却突然寒光一闪!


        

破空之声传来,她面前突然便多了一柄长剑,那剑微微晃动着,发出嗡嗡剑鸣音。


        

它斜插在蒋明月面前的案几上,竟是穿透了整个桌子!


        

蒋明月瞪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额前的碎发被一剑切平,缓缓飘落于桌上。


        

锋利的剑,锐利的人。


        

蒋明月木着脸下意识抬头看卿舟,被少女略带冷漠凌厉的眼神吓得腿一软,瞬间便跌坐回了椅上。


        

“……”


        

大殿之中再一次静默,上一次是因为神仙打架不敢说话,现在却是完全被吓到了。


        

貌似桌板的另一边都能隐约看到剑尖了吧?


        

“还比吗?本宫借你剑。”卿舟面无表情。


        

蒋明月:“……”


        

她是最直接感受到这剑带来的杀伤力的人,自然也明白,刚刚这剑若不是朝着桌案,而是朝着她的脑袋——


        

她已经能想象到自己悲惨的死相了。


        

卿舟这一手所造成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至少就现在来说,摄政王是没那个胆子说让商俞泛纳妃的事了。


        

宴会不欢而散。


        

卿舟和商俞泛也并不在意,两人一起退场之后,厅中气氛才缓和了一点,但大家此刻也不敢说什么了。


        

绝对的武力值带来的影响是可怕的,在性命面前,一些最开始笃定的利益和想法,都会有不同程度上的变化。


        

这件事过去之后,摄政王和丞相那边终于消停了下来。


        

卿舟也在缓缓布局,准备最后的博弈。


        

-


        

冬天刚刚来临的时候,京城之中不知从哪传出了谣言。


        

是有关于卿舟和商俞泛的。


        

这次的主角并不是小皇帝,而是卿舟本人。


        

在谣言里,卿舟就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后,用容颜诱惑了当今天子,所以天子才会因此与摄政王和丞相生了嫌隙。


        

不得不说,在早几年这两人对于卿舟和商俞泛的虚伪,还是颇有成效的。


        

至少在京城,绝大部分百姓都坚信摄政王和丞相是为国为民的好人。


        

所以这样的谣言一传出来,大家基本上就站在了他们那边。


        

一些文人更是对着卿舟口诛笔伐,就像是看到了卿舟亲自诱惑商俞泛的画面一样。


        

这言论在京中盛传的时候,话题的主角卿舟却毫无所觉。


        

或者说她是知道了也并不在意,也早已做好了应对的方法,此刻她正一边看着书,一边询问考核小皇帝一些问题。


        

等考核完之后,她才轻轻叹了一声,看着少年头顶高达百分之两千的情绪值,语气稍有缓和:“臣妾觉得陛下已经可以出师了。”


        

商俞泛笑着点了点头,道:“都是皇后教得好。”


        

他最开始的政论启蒙便是卿舟教导的,说是帝师也不为过了。


        

少年将这事记在心里,准备以后报答在床上。


        

所以他顿了顿又找了话题道:“近日入冬了,天气渐寒,昭阳宫中炭火一直不是很好,皇后不如搬到朕的养心殿来住?”


        

卿舟日常怀疑这人的迂回手段是不是只此一个,夏日便说热,冬日便说冷,台词都不带换换的。


        

卿舟面无表请:“臣妾倒是无所谓,但就是怕陛下忍得难受。”


        

商俞泛:“……”


        

少年微怔,反应过来之后脸色逐渐变红,虽然他确实想的是那档子事,但是被少女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脸皮薄的小童子鸡还是忍不住羞赧。


        

卿舟见惯了他脸红,神色依旧十分平静。


        

“臣妾也并非不愿意,只是陛下如今年纪还小……听说过早做那事会长不高。”


        

商俞泛:“……”


        

就只想问一件事——她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