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快穿宿主超高冷 > 第271章 皇帝养成手册1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少年人面色也淡漠了一点,眼眸略显深邃,生疏的笑了一下:“在下家中排行老大,父姓白,母姓王。”


        

“白?”蒋明月想了一下,京城中好像并没有哪家世家是姓白的,心中稍微放下一点。


        

“白公子,本小姐很欣赏你的大胆,若是在京城有事,便可来丞相府找我帮忙……今日之事,你若是在此道歉,本小姐便也不跟你计较了。”


        

她说出的话令周围人顿时大吃一惊。


        

这大小姐被人这么骂了一番,居然也没生气?


        

几个同为女子的小姐仔细一看,反倒是看出来点名头来,这大小姐哪是不生气,分明是看上这白公子了!


        

眼中怀春的青涩之意,竟是生生的压过了怒意。


        

这下这白公子可是要鱼跃龙门了。


        

谁不知道,丞相府的大小姐在京中的地位——拖了她祖父的福——说是公主也没错了。


        

女子们心中酸酸的,想着这般容颜出色的公子的竟是被蒋明月看上了,忍不住心生嫉恨,公子们同样也心中酸涩。


        

他们虽然看不懂什么少女怀春的情意,但至少能明白蒋明月对这位白公子的欣赏。 记住网址m.dzs5.com


        

他们吹捧了这大小姐半天,大小姐竟然看上了个忤逆她的人!


        

早知道他们也这么来一出吸引大小姐注意力了。


        

然而和众人想的受宠若惊不一样,那白衣少年突然便笑了起来,眼中略带嘲讽。


        

“在下无福消受大小姐这恩宠,只是有一句劝告,这京中局势风云变化,丞相府还不知道哪天便失势了,大小姐还是尽早收收傲气吧。”


        

蒋明月脸色彻底变了,比刚刚的还难看。


        

她从小便知自己的一切全是家族给予的,骂她的家族比骂她还要让她恼怒。


        

更何况这人言辞之间还是说她家族要失势的,更是让蒋明月气不过了。


        

她刚想骂眼前这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却见那公子突然便翻身上马,轻蔑的看了在场所有人一眼,扬起马鞭便快马离开了这里。


        

等他背影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中,蒋明月还是没缓过来心中那口气,捂着胸口重重的喘息了几下。


        

“这白姓竖子!逼人太甚!”


        

-


        

蒋明月一口气憋着到了家都没有缓过来。


        

一直坐到了饭桌上,丞相看她神色不对,才问起了这事。


        

听了蒋明月生气的原因,丞相倒是不恼,反而释然的笑了一下:“他说的没错,我们得势必然就会有是失势的一天,明月不用为此生气。”


        

“可是……”蒋明月怒气冲冲的戳了一下筷子。


        

丞相倒是对她口中之人有些好奇,便开口问道:“那公子名讳呢?你有问清楚吗?”


        

“问了。”蒋明月兴致不高的回答,“他说他家中排行老大,父姓白,母姓王。没说是哪家的。”


        

“……父姓白,母姓王?”


        

丞相在口中念叨了一番,突然大惊。


        

“你说那少年十四五岁的模样,生的俊朗?”


        

蒋明月:“对啊,怎么了?”


        

“那是……陛下啊!”


        

-


        

卿舟和商俞泛回来的消息并没有广而告之,他们知道这一路不会容易,便故意同大部队分开而行,两人只带了寥寥几个侍卫,先行了一步回到京城。


        

反倒是避开了一路上不少的暗杀。


        

他们一直到了宫里,摄政王和丞相才得知他们回来的消息。


        

丞相要比商瑾稍微早些,他之前已从他孙女那里得知了这事,什么父姓白母姓王,分明是上白下王意为皇。


        

再加上那句家中排行老大,皇族之中排行老大——


        

那不就是当今天子皇帝的意思么!


        

当然知道的早也没什么大用处,他也只是知晓,这小皇帝这次回来,应该不再像以前那般好操控了。


        

陛下回京,京城震动。


        

众位官员们都纷纷思考自身局面,分析小皇帝回来究竟要做什么。


        

商瑾和丞相立刻换上了朝服,前往了宫中。


        

小皇帝当真是长大了,八年前那个软糯可欺的小包子,现在也长成了意气风发的少年。


        

丞相探不出现在商俞泛的虚实,便先软化了一下,打了一波感情牌。


        

“陛下当真是多年未见了,想当年陛下还是个书案那般高的小孩,现在也长成如此之高了。”


        

商俞泛也微笑:“是多年未见了,丞相倒是老了不少,当年脊背可比这直多了。”


        

丞相:“……”


        

这小孩说话怎么这么讨厌!


        

伸手不打笑脸人,就算商俞泛说话不好听,丞相也没有什么名头发作,只是脸上的笑容消失,阴冷的开口。


        

“不过陛下倒是和小时候一样童言无忌。”


        

便是说他不会说话了。


        

商俞泛也不笑了,但是语气依旧轻松:“是啊,小时候的事情朕也记得十分清楚呢。”


        

“尤其是摄政王与丞相对朕的帮扶,朕时刻铭记在心呢。”他不动声色的开口,甚至还隐隐带了笑意,就像是一起同行出游一般惬意。


        

但是他说出的话,却是实打实的威胁。


        

来者不善。


        

不管是丞相还是商瑾,脑中一瞬间都划过了这样的想法。


        

这场短短的碰面不欢而散,回来的突然的帝后二人,以及攻击性压迫感都十足的少年皇帝。


        

给两人的危机感愈发的大了些。


        

出宫的时候,商瑾和丞相难得并排走在了一起。


        

“看来这事有些棘手了。”商瑾低沉的开口。


        

“确实,竖子张扬,着实无礼。”被怼的最多的丞相语气阴戾,但他心知肚明,对方这恐怕是有了无礼的资本。


        

“这事,你我不如私下一议?”


        

打了这么多年,两人似乎要达成了短暂了和平。


        

“……可。”


        

-


        

商瑾和丞相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这话刚一说完,没过一盏茶的时间,就立刻传到了那边卿舟和商俞泛的耳中。


        

卿舟坐在案前,不紧不慢的在纸上写着什么东西。


        

商俞泛在她旁边的软榻上,正翻看着商易给他呈上来的消息。


        

此时天色已暗,两人处在一室各做各的事情,便突然有了一种老夫老妻的错觉。


        

商俞泛一边看消息,余光忍不住扫视了一眼卿舟那个方向。


        

少女提笔写字,露出了一截白皙的小臂,烛火摇曳之间,红光照在她皮肤上,更显的有几分白里透粉,秀色可餐。


        

少年一瞬间心猿意马了起来,又觉得这般不太好,定了定心神转头继续专心看手中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