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快穿宿主超高冷 > 第270章 皇帝养成手册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这迂回手段在卿舟眼里还是过于明显了些。


        

她面无表情的逗他:“陛下,两个人睡觉更热,若是您想过来的话,臣妾可以与您换一下。”


        

商俞泛:“……”


        

小皇帝的脸一下子垮了,眼神湿漉漉的望了她一眼,大概是有点想要装可怜,然后装到一半又觉得自己应了那句“小孩子”,最终轻轻叹了口气。


        

“皇后当真狠心。”


        

卿舟眸色冷淡,眼眸却几不可察的弯了弯,没有说话。


        

商俞泛顿了半晌,严肃了神情,终于说了来这里找她的正事:“其实朕来找皇后是有事要说的——你手下的那个墨十三,有问题。”


        

商俞泛和卿舟一同长大,卿舟有情绪值作证,自然是不会怀疑他的,小皇帝对她也是深信不疑,基本上什么事都会同她说。


        

但是在有关于手下人有二心这事上,商俞泛的语气还是带了点不确定和小心翼翼。


        

“朕知墨十三早在五年前便跟在了皇后身边,更是由皇后一手带起来的,”他语气稍微有些低沉,“但朕也是有足够证据才说这些话的。”


        

“嗯。”卿舟不动声色的应了一声,转头去看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小少年,“那陛下可能与臣妾细细说说证据?”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商俞泛看她表情没有一丝惊讶,便心中明了了一分。


        

这件事恐怕自家皇后早已有数了。


        

他心中又是骄傲又是说不上来沮丧,但还是将调查出来的东西一五一十跟卿舟说了。


        

墨十三那一行人,仿佛隐约有另谋新主的想法,甚至换句话来说,他们应该已经有新主了。


        

只是现在他们身后的人同卿舟的目的并无相冲之处,所以看不明显罢了。


        

卿舟其实已经对对方的身份有了隐约的猜测,这厢结合了商俞泛调查出来的结果,便更加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转头看到少年亮晶晶的眼神,卿舟也不吝啬淡淡的夸了他一下。


        

“陛下做得很好。”


        

然后又凑过去在少年白净的脸颊上触碰了片刻。


        

说是亲吻,其实就是嘴唇与肌肤短暂的相接,但那一瞬间,却轻软温柔仿佛在云端一样的不可思议。


        

商俞泛:“……”


        

半大的少年人哪能受得了这样突如其来的冲击,他猛地站直了身子,脸颊红了一大半。


        

张了张嘴神色讷讷。


        

又过了一会他对上了卿舟淡然的目光,才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般的转过了身子,一边语气仓促的开了口。


        

“皇后……朕……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情要处理,回京的布局还有些疏忽,我再去吩咐一下下面的人,就先行离开了。”


        

说罢,他就步伐匆匆的转身走了,从背后可以清晰的看他红的发烫的耳根。


        

卿舟倚在栏杆上,面上表情没有明显的变化,但翻书轻快的动作表现了她还算不错的心情。


        

五七冒泡围观一秒,然后又缓慢的缩了回去,觉得这样的情况它大概插不上什么话。


        

-


        

与卿舟和商俞泛这边的轻松惬意相比,京城那边就十分紧张了,斗了这么多年的丞相和摄政王也不约而同的停战了。


        

整个京城都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在这样的状态下,夏天还是结束了。


        

京城的夏天过去的比较早,一般到八月中旬,城外的红枫就开始掉落叶子了,现在整个京城都笼罩在一片绯红之中,美景令人心神震撼。


        

一群快到婚配年龄的公子小姐们相约出城去赏枫,围坐在一起以红枫吟诗,好不快活。


        

那群小姐中有一位看上去格外尊贵的,她长相不是这些小姐中最出色的,但是她周围围着的人却是最多的。


        

此刻她正闭目吟诗,一诗毕,周围人纷纷夸奖应和。


        

生生将这位小姐夸得脸上写满了傲慢之色。


        

“蒋小姐当真是才气出众啊!不愧是出身在丞相家的女子。”


        

“就是说啊,蒋小姐这诗,若是去参加科举,也一定能一举中举,说不准还能拿个什么名次出来。”


        

周围人的称赞显然是很有水平的,听起来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马屁拍到恰到好处,不过分浮夸,更加使这位蒋小姐的更加的飘飘然。


        

蒋明月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满意的神情,她挺直腰背正想继续开口,却听着旁边传来了噗嗤一声嗤笑。


        

“满树红枫落……这种大白话打油诗也称得上才气?”


        

少年人声音清亮,隐约带着几分浅淡的笑意。


        

在场的公子小姐们均是一愣。


        

——这是谁把他们心底的想法说出来了?


        

蒋明月面色一怒,下意识便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谩骂之言还未出口,便对上了一双带着笑意却疏离冷淡的眼眸。


        

那是一个看上去不过十四五的少年人,半倚在马上,身着一身白衣,容颜秀气之中又带着独属于男子的硬朗,长相精致却不显的娘气,一双笑眼看上去格外讨人喜欢。


        

他看着这么多人都朝他这个方向看过来,嘴角笑意越发加大了些,有些讥诮的开口。


        

“我说的不对吗?”


        

他这话使得在场稍微的安静了一瞬,气氛一时间也有些凝固。


        

一个平时便是蒋明月仰慕者的公子转头小心观察了一下蒋明月的脸色,注意到她脸上还没消退下去的薄怒,便冲着少年怒声开口。


        

“你懂什么!蒋小姐的才气哪是你这种无名之人能理解得了的!”


        

“哦?”少年扬眉,“那你来说说这句有什么才气。”


        

“……”


        

该公子面色涨红,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说不出来吗?这种五岁小儿都能作出来的诗也值得你们大肆追捧?”说着少年语气变得稍微有些严肃起来,“还是说,西商文人的风骨已经彻底屈服于权势了?”


        

他这话比当头骂人说的还要狠。


        

可以说是打蛇打七寸也不为过。


        

尤其是那几个出身于书香世家,自诩名门清高的公子哥,不由得都纷纷红了脸。


        

“可否请教一下公子名讳?”


        

就在众人恼怒的,幸灾乐祸的,若有所思神情各异的时候,蒋明月突然开口了。


        

她语气听不出来什么感情,但是端看她阴沉的表情,众人便想她怕是要发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