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快穿宿主超高冷 > 048章 傲娇小狼狗1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若是平时,这种儿女情长的事情卿舟自然是不会管的。


        

但现在蓝夕研是自己的任务对象,有些事情却是不得不管。


        

“我会找他说的。”蓝夕研虽然现在有些冲动和不理智,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卿舟说的话是对的。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孩子的出现也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


        

当爹的总是要出点力不是?


        

虽说她确实很不想再见到那个人了。


        

卿舟:“……”


        

她真的不理解这种前几天还对视一眼脸红心跳,没过多久提到对方名字就开始咬牙切齿的感情。


        

-


        

和卿舟的迷茫一样。


        

秦言此刻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记住网址m.dzs5.com


        

他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认为一个醉鬼能够解决自己的感情问题?


        

“你说……秦言……你说是不是,这女人一个个都冷血无情的很?前一天还笑语晏晏的跟你说什么都好,后一天就翻脸不认人了。”


        

关子成趴在秦言的肩头,口齿不清的说着。


        

秦言:“……”


        

他现在只想把这个醉鬼推得远远的。


        

“不过,我说了你也不懂,毕竟你这小子还没开窍不是?沈素素也还不错一姑娘啊,为什么你不同意呢?”


        

沈素素在高中的时候是秦言的同桌,那个时候她对秦言似乎就是隐晦的喜欢了,大家也早就是看破不说破的心知肚明。


        

只是这次借着醉酒,关子成说话没过大脑,倒是把这事吐了出来。


        

秦言皱皱眉,冷声:“我为什么要同意?”


        

“……她长得还可以吧,能力也挺强的。”


        

喝醉的关子成把眼镜都蹭掉了,坐在沙发上打着酒嗝的样子,实在是和那个商业精英形象相差甚远。


        

“她喜欢我我就要同意?”秦言撇嘴,语气淡漠,也不想和关子成这个醉鬼继续交流下去了,把人支起来,开口道:“我送你回房间睡觉。”


        

虽然现在时间勉强只能算是黄昏,但是对于这个醉鬼来说,睡觉显然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嗝……不睡觉,我们说好了要不醉不归!呕……”


        

关子成手中的酒杯举到一半,却突然干呕了起来。


        

秦言音调都提高了一些,阴恻恻的开口:“你要敢吐我身上,你会失去我这个朋友的!”


        

关子成:“呕——”


        

秦言:“……”


        

他躲得快,但是衣角上难免还沾染了一分秽物,秦言虽然没有什么洁癖,可心中难免还是嫌弃了几分。


        

可是好说这也是自己高中时期的兄弟,上了大学也多有联系。


        

总不能这么放着不管。


        

把关子成造作下的一切收拾好,秦言拧着眉毛坐在了沙发上,终于松了口气,也逐渐意识到了一件事——


        

他就不该过来的!


        

就在这时,关子成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言探头看了一眼,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蓝夕研。


        

他虽然不想插手两人之间的感情问题,但是这么放着会不会让两人误会增大什么的?毕竟蓝夕研还是那小姑娘的姐姐。


        

秦言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过手机接了起来。


        

“你好。”电话对面响起了一板一眼的淡漠声音。


        

“……卿舟?”


        

电话两边的人同时把手机挪开了耳边,带着一分疑惑的看向了自己的手机。


        

这是蓝夕研(关子成)的手机没错啊?


        

“怎么回事?”卿舟率先开口。


        

“哦,关子成喝多了,现在还在睡觉。倒是你,怎么拿着你姐姐的电话打电话给他?”秦言脑中蹦出了乱七八糟的,诸如“姐妹反目成仇只为一个男人”这样的情节。


        

“我……我想让他帮我个忙,用我姐姐的手机联系一下而已。”另一边,卿舟开着扩音器,按照蓝夕研的眼神指使,跟电话对面应付着。


        

“你姐姐在你旁边吗?”


        

听到这种解释,秦言心中微微放松了一点。


        

“在,怎么了?”


        

“……没事,有什么忙你也可以来找我帮忙,没必要找他。”


        

这话说的人不觉得,听的人也不觉得,但是身为旁观者的人,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僵住了。


        

这话……这话怎么听得好像有几分酸溜溜?


        

蓝夕研眨眨眼睛,总感觉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好。”卿舟随意敷衍道。


        

她本来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


        

“那等关子成酒醒了,我再让他联系你。”秦言语气淡淡的,和平常没什么不同,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打你姐姐的手机就行吧?”


        

“可以。”卿舟道。


        

两人挂断电话,卿舟一转头就看到了蓝夕研隐含着深意的眼神。


        

卿舟:“……”


        

怪吓人的。


        

“舟舟,”蓝夕研八卦中带着一点克制,眼神看过去满是探知,但是又有一分“你自己从实招来”的矜持,“你和秦言怎么回事?”


        

卿舟:“……我和秦言?”


        

她有些茫然于这个话题怎么突然跳转到了自己身上,现在最关键的事情不是孩子吗?


        

蓝夕研拍拍她肩膀,给了她一个我都懂的眼神。


        

卿舟觉得她可能是误会什么了。


        

但是她不知道从何开始解释,便也直接岔开了话题:“还是先说孩子的事吧。”


        

“……”蓝夕研表情一下子就垮了。


        

她有些失神的捂着自己小腹,这里正在孕育着一个生命,而此刻,这个生命的父母都还没有做好迎接它的准备。


        

最终姐妹俩也没有商量出什么。


        

主要是蓝夕研好像是下定决心要和对方闹掰了一样,就连刚刚的电话都是卿舟代打的。


        

卿舟:“……”


        

她真的很头疼。


        

这还不如让她面对一面包车小混混来的更痛快一些。


        

其实到了如此地步,能够开导蓝夕研的,也只有蓝夕研自己了,她和关子成之间也并没有到老死不相往来的程度,只要想通了,大抵也就会好起来了。


        

卿舟也就没有继续劝下去。


        

-


        

过了不到两天,卿舟就接到了那个公司打来的电话。


        

那边表示同意了卿舟的要求,但是卿舟也不能完全放着公司事务不管,该处理的还是要处理一下的。


        

否则难以服众,还会被下面人说闲话。


        

这点卿舟心里有数,心中也算是了却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