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快穿宿主超高冷 > 039章 傲娇小狼狗1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学毕业都是正好闹腾的年龄,几个男生也是属于比较会玩的那种,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晚上十点多。


        

后面大家出于安全考虑,都没有怎么喝酒。


        

就算是玩游戏,最后罚的也只是饮料。


        

几个男生的酒多半都醒了一点,就主动担任起了送在场妹子们回家的任务。


        

“我们两个就不用麻烦你们了!”方敏大大咧咧的开口,抱住了坐在她左边的女生。


        

“我们两个是一个小区的,而且离这边很近,我们自己回去就行了!”


        

因为男女不均衡,必然有人没人送,所以大家只是笑着嘱咐两人要注意安全,倒也没有阻拦。


        

关子成犹豫了一下,抿唇开口:“夕研,我送你和你妹妹回去吧?”


        

蓝夕研微微一怔,脸上泛起了绯红,转头问卿舟:“舟舟,你是回家还是回学校?”


        

“回学校。”


        

卿舟冷冷淡淡的开口,因为房间里的热气,脸上被熏红了一些,说话的时候倒是不显得淡漠,反而有几分少女萌意。 记住网址m.dzs5.com


        

“那……”蓝夕研有些犹豫。


        

“我送她吧。”


        

坐在旁边的秦言开口,青年的脸色也是红的,唇红齿白的小白脸样子,配上湿漉漉的眼眸和嫣红的脸颊,看起来特别好欺负。


        

卿舟侧目看他一眼。


        

默然的又转过头。


        

就这幅弱鸡样子,还送她回去?


        

很显然不只是卿舟是这种想法,旁边的蓝夕研也十分的迟疑。


        

她怎么感觉,相比较于自己妹妹,秦言要更危险一些呢?


        

沈素素咬了咬唇,突然开口道:“阿言你公寓不是不在卿舟学校那边吗,倒是我家也是那个方向的,不然我去送好了。”


        

“都是长得好看的女孩子,不安全吧。”


        

秦言还没有回话,反倒是旁边的小酒窝男生开口了,他很显然是没明白沈素素的用意,心直口快的就接了嘴。


        

“嗯,是不安全。”


        

秦言点头。


        

“不过我觉的阿言你去更不安全。”小酒窝男生笑的贼兮兮的,用调侃的目光在秦言脸上转了一圈。


        

秦言:“……”


        

这家伙简直找打。


        

虽然话是这么说,秦言长得也很弱气,但实际上本身还是比较能打的,让他去至少比沈素素要安全。


        

全程被忽略的卿舟:“……”


        

你们在商量这些事的时候,有没有问过我的想法?


        

我并不觉得自己不安全好吗?


        

当然这件事没有卿舟说话的余地,前几天刚出了事的她此刻可以说是重点保护对象了。


        

最后商量下来的结果就是,小酒窝男生送沈素素,秦言送卿舟回学校,还有关子成送蓝夕研回家。


        

卿舟默默的转头看了一眼关子成和蓝夕研。


        

蓝夕研喝过酒之后,有点呆呆的,没有理解卿舟的意思。


        

反倒是关子成,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察觉到了一点这个小姑娘眼神里的意味深长。


        

……是他想的那样吗?


        

关子成还没有开口询问,那边秦言已经和卿舟出了门。


        

-


        

两人都喝了酒,是打车回家的。


        

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两人相对无言。


        

卿舟本来就是寡言的性格,而秦言却是感觉自己没什么话题。


        

沉默了良久,秦言才开口问道:“你没事吧,出了那种事情。”


        

“没事。”


        

“你那个前男友,怎么样了?”


        

秦言本来是想问这人有没有受到法律制裁,但是想到了那天看到的画面,秦言又把口中的话咽了回去。


        

换了一个比较委婉的问法。


        

“被关起来了,过几天开庭审判。”卿舟不咸不淡的回话。


        

窗外霓虹灯的灯光在她脸上忽明忽暗的闪了几下,正如现在秦言的心情,同样也是忽明忽暗闪烁不定。


        

“我还以为你会狠不下心。”秦言扬起了唇角,“到没想到你虽然蠢,但是也不至于是恋爱脑。”


        

卿舟:“……”


        

她扭头瞥了秦言一眼。


        

“你是不是在骂我?”秦言对于这种事情,不知为何有些敏锐。


        

“蠢笨的山羊。”卿舟木着脸回话。


        

秦言:“???”


        

什么东西?山羊?


        

是在说他吗?


        

【错了错了大佬,绵羊才是那个能薅羊毛的。】


        

“所以说他就是那个bug了?”五七刚一冒头,就被卿舟逮住了。


        

【……】


        

怎么感觉好像被大佬诈了?


        

【真的不是bug,就是复杂情绪啊……我这么说是因为……】五七觉得自己解释不通了,索性就乖乖闭了嘴。


        

卿舟没有理五七,盯着秦言头顶百分之九十的情绪,目光微微闪了闪。


        

两人一路上没怎么说话,卿舟本也就没有想跟他交谈过多的意思,旁边被卿舟说是山羊的秦言已经开始陷入了自闭和自我怀疑的阶段——


        

所以说为什么是羊呢?


        

饭店离学校虽然有一段距离,但晚上车少,一路通畅,倒也没费多少时间,很快就开到了卿舟学校门口。


        

卿舟下车,弯着腰跟车里秦言道别。


        

秦言:“……”他现在暂时还不想理她。


        

秦言的沉默显然没有让卿舟意识到什么,她自顾自的道别,然后转身就走向了里面,少女背影纤细,从后面看仿若盈盈一折,不堪一击。


        

但是她本人给人的感觉却完全相反,就像是深邃的清泉,虽然清澈见底,但是没人知道那水有多深。


        

秦言有一瞬间的失神。


        

这个人,还是那个小时候跟在他身后叫哥哥的小女孩吗?


        

-


        

回到宿舍,几个舍友还都有点担心卿舟。


        

“卿舟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们差点都要报警了!”


        

其实卿舟走的时候有告诉过她们今天会晚回来一点,但是几个舍友还是免不了有些担忧,就好像是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一样。


        

卿舟进门之后,她们就一半调侃,一半真的紧张的开口了。


        

卿舟木着脸,有点不会安慰她们。


        

在心里让五七去搜索了一些安慰人的话,面无表情的说出来,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得几个舍友都笑了起来。


        

“没事就好了!早点睡吧。”舍友们笑眯眯的道。


        

卿舟点点头,进卫生间洗漱完。


        

出来就转身拿手机拨通了秦言的号码。


        

“怎么了,有事?”


        

电话接通,秦言的声音响起来,他语气还是那样,有些呛人,一点也不温柔。


        

“晚上车费,微信转你。”


        

卿舟公事公办,声音比他还没有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