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师叔万万岁 > 1154章 ?苏凡出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靠,什么东西?”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雷引证么?”


        

“天雷引证?就是那个只有境界达到仙帝级别的强者,在发出天道誓言时候,才有可能引出来九天虚雷轰击,来为他做证明?”


        

“仙帝强者?九天虚雷?”


        

“难道……这苏凡真的达到了仙帝级别?”


        

……


        

随着苏凡的誓言出口而引出的滚滚天雷,让在场众人都不由得心寒胆颤,看向苏凡的眼神之中也像是看到一只怪物一般。


        

这也难怪,虽然兽族天赋异禀,同时加之生活环境异常适合修炼,所以每个人的底线都非常高。


        

基本上,南天仙界的修士们的中上水平,放在整个兽族之中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的级别。


        

就算是秦汉这种可以称之为一方佼佼者的顶尖人物,在兽族之中,也并不是十分起眼。


        

但天道是公平的,虽然兽族众人的底限颇高,但是受限于种族普通的悟性水平,上限却也格外严格。 记住网址m.dzs5.com


        

这么多年以来,兽族曾经出过几个仙帝级别的强者,但是也只不过是昙花一些,要么是在当年大战之中陨落,要么经过多年的苦修之后,境界不进反退。


        

而这一退,和修炼比起来,更是一日千里,很快就重新回归到普通人的境界,加上又生出重重心魔之后,境界就更加难以东山再起。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在仙界大战的初始阶段,兽族基本上是以摧枯拉朽的状态,瞬间撕碎了凡人修士的防护,但是在后期高手出面拼杀的阶段之中,却完全不是凡人修士的对手,最终兵败,被囚禁于这百兽园之中,充当被圈养宠物的屈辱角色的最重要的原因。


        

而此时苏凡仙帝级别强者的身份一亮出来,马上引得周围兽族高手各种反应。


        

惊讶,畏惧,羡慕,警惕,反感……


        

一双双包含着不同含义的目光纷纷落在苏凡身上,最终汇成一股不信任的洪流,眨眼之前人群之中竟然慢慢升起一股将发未发的敌意来。


        

毕竟当年,就是苏凡这个级别的强者出手,才让兽族享受了接下来几千年的屈辱生活,这时候再看到在兽族之中可以称之为凤毛麟角的人族仙帝,让众人怎么呢能够不回想起当年屈辱的记忆?


        

“各位朋友。”


        

这时候的苏凡多少也有点后悔,之前万万没想到自己原本为了保障平儿安全才发出的天道誓言,竟然机缘巧合之下引出了天雷证道,倒是把自己是仙帝强者这件事给爆了出来。


        

不过以苏凡的性格,当然不会纠结于这点小事,而是洒然一笑,回头看着众人朗盛说道。


        

“我苏凡此次前来,不为争斗,只为了和平……更是为了我结拜大哥,秦稳老爷子与贵族族长的交情而来。”


        

看着自己一句话出口之后,台下逐渐平复下来的情绪,苏凡心中轻轻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自己这表态的话说出口,算是暂时稳住了大后方的情绪。


        

不然一会如果自己


        

正面迎敌的时候,后面队友却突然反水,给自己背后捅刀子,虽然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来看,这些人多半还不足以给自己构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多少还是会对自己的心境产生一定影响。


        

高手对决,如果一方的心境不够稳定的话,那么胜负其实就已经不是需要再考虑的事了。


        

不过饶是这样,人群之中还是会时不时响起一些不太友善的声音。


        

“和平?呵呵,说得好听,你们不就是仗着高手多,才把我们兽族囚禁在这百兽园之中数千年之久,当年你们怎么不跟我们说和平的事?”


        

“可别提秦稳和我们族长的关系了,这么多年,我们族长就因为和秦稳有交情,背地里被人骂了多少你知道么?还交情,呸,谁稀罕!”


        

“不管怎么样,族长和二圣的事都是我们本族的事情,你一个外人,还是别插手得好!”


        

“当然,如果你觉得自己修为高,想要逼我们兽族低头的话,那我们兽族也不是好欺负的!”


        

“对,我们看你小子面善,这才跟你说这些,你要是给脸不要脸,别怪我们不讲情面……”


        

……


        

眼看着众人越说越激愤,场面也逐渐重新走向失控,之前开口的那位老者,也就是族长的父亲再一次上前一步,拦在众人面前。


        

“各位……”


        

老者毕竟德高望重,他一开口,在场众人马上都纷纷住了嘴,一双双眼睛都钉在他身上,看他怎么说。


        

而苏凡此时也同样专注地看着老者,知道这个时候他的表态至关重要,自己和眼前这群前一刻还是战友,此时却马上即将反目的兽族高手,究竟是并肩御敌,还是自相残杀,差不多就看老者接下来会说什么了。


        

“各位兄弟!”


        

看到众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老者微微点了点头,眼光巡视当场。


        

“苏凡……先生之前的所作所为大家也都看到了,老夫相信他所言不错,确实是来帮助我们的!”


        

“更何况,如果他想要我们兽族内部崩乱的话,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冷眼旁观,我们兽族……”


        

说到这里,老者轻轻一顿,似乎也对此时兽族的境况十分无语。


        

“我们兽族,分崩离析,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这个时候,我们不应该再说什么种族纷争,而是把目光放在我们兽族团结上来,一切能够帮助我们重新团结的,都是朋友……”


        

说到这里,老者缓缓转过身,看着苏凡点了点头,继而又把目光转向前面的木楼,沉声喝道。


        

“而一切打着为我们兽族未来考虑,却想方设法搅乱哦我们族内局势,想要把我们兽族搞得分崩离析的混蛋……都是敌人!”


        

老者说话掷地有声,同时姿态和语气早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在场众人虽然平日里都是些天不服的角色,但是在老者面前,却都还是不得不收敛凶焰,在听完老者的慷慨陈词之后,彼此面面相觑,终于都还是缓缓点了点


        

头。


        

“多谢老伯。”


        

见此情景,苏凡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知道到目前为止可以算是大事定已。


        

“无须客气。”


        

不过让苏凡略微有些意外的是,面对他的感谢,老者看起来却并没有太多的情感波动,而是象征性地摆了摆手,说道。


        

“不过也请苏凡先生记得,今日是今日,明日是明日,如果有一天苏凡先生代表凡人修士而站在我们兽族的另一面,我狮天柱,自然也不会如今天这般客气。”


        

苏凡此时才知道这位兽族的前族长,也就是兽族现任族长的父亲,竟然叫狮天柱,想必他儿子,也就是兽族现任族长,就是传说中三圣之一的狮圣,狮震天了。


        

面对狮天柱的表填,苏凡微微点了点头,心里却暗道这兽族之中还是有不少可以结交的角色,而且在百兽园之中这些日子看起来,兽族虽然整体修为不弱,但是争斗之心却不是很强。


        

如果日后有机会,自己能够想办法,把两族之中的斗争消弭于无形的话,倒也是件好事。


        

……


        

此时后方已定,苏凡在得到老族长狮天柱的支持之后,也没有了什么顾虑,当下转过身来,看向木楼上方那些守卫。


        

在听到眼前的苏凡竟然是仙帝级别的强者之后,此时的守卫再也没有了之前懒懒散散的样子,反而一个个如临大敌地紧盯着苏凡,显然生怕他突然发难。


        

“刚刚我的话你们都听到了?”


        

面对这些人,苏凡再开口的时候可就没有了对狮天柱那些人时的客气,声如洪钟大吕,每一个字都蕴含着无上的力量,深深地轰击在木楼山的守卫心底。


        

其中一些修为弱一些的,当场就一声不吭地昏了过去,就算是修为高的,也觉得眼前一阵金星乱冒,在木楼上摇摇晃晃地要掉下去一般。


        

“这……这就是仙帝级别的强者么?”


        

“仅仅一句话,就把楼上那些和我们修为差不多的人给压制到这种程度?”


        

“那如果我们刚刚和他翻脸动手的话,现在的我们会是什么结果?”


        

“这……太可怕了,我以后无论如何也不能和仙帝级别的强者起冲突!”


        

“呵呵,别开玩笑了,就凭我们这种货色,今天能见到苏凡这个级别的强者,也都算是走运,平时还想和他们起冲突,根本没有那个机会……”


        

……


        

眼看着苏凡仅仅凭借一句话就把楼上的守卫力量削弱大半,那些前一刻还胜券在握,不可一世的家伙们此时却都脸色泛白,纷纷威顿在地,苏凡身后那些和他在统一战线的兽族高手们心中不由得泛起阵阵寒意,在感叹仙帝级别强者恐怖如斯的同时,也在暗暗庆幸多亏刚刚自己听了老族长狮天柱的劝告,没有和苏凡翻脸。


        

不然距离苏凡更近的他们,此时的下场一定要更加凄惨。


        

然而,就在在场众人都认为苏凡仅仅凭借一句话就能平息场中骚乱的时候,一个同样震耳欲聋的吼声直接从木楼之中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