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狐朋仙友 > 第八十六章 聘猫疑案(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一年家师青阳艺成下山,开始在江湖上四处行走磨练,这一日正行至四川成都府。然而家师一进府城,就见到许多百姓群集在街头巷尾交头接耳。家师上前一问,才知道最近成都府城中出了一件‘聘猫造畜’的奇案!”


        

这‘聘猫’其实就是买猫,只因古人见狸猫好静,动辄恋灶贪席,片刻不离主人左右,十分像是臣子在陪伴君王,所以就将买猫之举称为‘聘猫’,取得就是君王聘贤良为臣的雅意。


        

昔时有大贤曾作《乞猫诗》云:“裹盐迎得小狸奴,买鱼穿柳聘衔蝉”,其中的‘衔蝉’即是猫名。


        

这首诗说的是这家人买回一只花猫后,竟然还要十分郑重得用柳条穿上一条大鱼送给小猫当成见面礼,可见这重礼‘聘猫’一俗由来已久。


        

要知道四川省成都府左近沃野千里物产丰富,向来有‘天府之国’一称,旧时亦出产得好花猫,尤其是成都府治下简州(今四川简阳县)出产的斑斓四耳简州猫,甚至被列为专门进贡皇室的贡品。


        

正是为此,当时成都府左近,有不少人都以‘聘猫’为业。


        

这些人一般都是上了年岁的老妪,一旦其左邻右舍家中的母猫产仔,立即就登门出钱将买一胎所产的猫仔尽数买下。


        

待到幼猫断乳之后,这些老妪就会从这窝猫仔当中挑选出毛色上乘,品性温驯的幼猫盛入竹篮,然后挎着竹篮,去城中各处大户人家的后宅附近叫卖,将其卖给那些舍得银钱的大户女眷,一趟下来往往获利颇丰。


        

“当时成都府中有一刘通判(知府之下分掌粮、盐、捕盗等差遣的副职,正六品),其女素锦十分喜爱花猫,因此时常有聘猫的老妪带着各式好猫前去刘府兜售。就在刘小姐离奇失踪的前一天,刘府来了一个聘猫的老婆婆……”


        

根据刘府下人回忆,当时那个前来聘猫的老妪用一只稍显破旧的竹编提篮一次带来八只四耳花猫。


        

那刘素锦小姐平素最嗜花猫,一见那老妪提来的八只花猫竟然都是罕见的简州四耳猫,登时就喜笑颜开得迎上去,挽袖伸手探入篮中,想要抚摸逗弄一番。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谁知那猫篮中竟有一只虎纹焦足的黄猫尚未彻底驯去野性,它见刘素锦的皓腕伸来,立时便竖起爪子,“唰”得一下,就在刘小姐那可欺霜雪的腕子上留下了三道血痕!


        

一见小姐被猫所伤,一旁的使唤丫头登时就用手一指聘猫老妪的额头:“老杀才!你怎敢将还未驯好的仔猫抱给我家小姐,又让这野猫抓伤小姐的手腕?要是我家小姐有什么好歹,看老虔婆你几条命够赔!”


        

那老妪见小姐被猫抓伤,也是骇得魂不附体,咕咚一声跪倒在地,将头磕得如捣蒜一般:“无意伤了贵人千金之躯,小人罪该万死。幸好小人随身带着抓伤药,还请小姐赶紧涂上,也好让小人赎上一些罪过。”


        

说罢,那老妪从怀中摸出一个一寸见方的小盒子,打开盖子双手递上。


        

那刘素锦从丫鬟手中接过这个小盒子,发现里面有小半盒桃红胭脂状的药膏,还散发出一阵从来没有闻过的甜香,于是就把木盒交到小姐手中。


        

原来这些‘聘猫老妪’的主顾向来都是大户人家的女眷,因此这些老妪时常在身上带一些罕见的胭脂或是珍珠龟甲粉之类能美白点痦遮瑕的药膏,往往不愁销路。


        

见那老妪竟然拿出一盒胭脂状的药膏,刘素锦一时好奇,就用右手小指的指甲,从木盒中挑了约莫半个指甲盖大小的药膏涂抹在方才被猫抓伤的伤口之上,顿时就觉伤口处一片清凉,将之前的火辣刺痛一扫而空。


        

见老妪的药膏当真起效,刘素锦先前被猫抓伤所起的些许火气也消散一空,于是就吩咐一旁伺候的婆子将跪在地上的聘猫老妪扶起,又赐了一条镂空木凳与她坐下。


        

那刘素锦到底是舍不得这篮罕见的四耳花猫,最后还是一狠心从自家私房银子中掏出一锭重约二十两的花银赏给聘猫老妪,将这八只一母同胞的小猫全都留下了。


        

据刘府下人事后回忆,在买下小猫的那一晚,刘素锦小姐显得十分兴奋,甚至连晚饭都不肯去前院饭厅和老爷夫人用餐,任凭旁人说出大天来也不肯踏出房门一步。


        

那一日刘老爷正巧公事繁忙,晚饭时未曾回府,而刘夫人一向宠溺闺女,见刘小姐不肯出门吃饭也只当是女儿刚买到心头所爱,图个一时新鲜,因此也不来拘管小姐,只让手下使唤的丫头用食盒去伙房提回几个小姐平时爱吃的菜肴送到后院绣楼之上。


        

就这样,刘小姐她将盛放小猫的竹篮提到案桌之上,一边用食物逗弄玩赏,一边草草得用过了晚饭。


        

到了当晚入睡时分,这刘小姐竟然一反常态得将平素一同在闺房中伺候歇息的丫鬟仆妇统统赶到别屋去睡,还说自己要和这一篮小猫同榻而眠,以此让小猫闻味辨人,从此认准她这个主人,若是屋里睡了旁人,这味儿就乱了。


        

这伺候小姐的婆子丫鬟凑到一起一合计,都觉得按照夫人一惯宠着小姐的性子,这回非得再答应下来不可,干脆咱们也别为这件小事去打扰夫人了,省得夫人小姐两头都不讨好。


        

这刘府毕竟是成都府城内数一数二的官宦人家,到了夜里前院后宅都有巡夜的家丁护院打着灯笼来回巡视,从来没有出过贼人入宅行窃之事。


        

(敢去偷县公安局长的家?这小偷一准是疯了)


        

因此在后院伺候小姐歇息的丫鬟仆妇也就乐得清闲,各自在后院拣了一处僻静房舍,将自家的铺盖卷儿摊开在床上铺下,阖眼躺下就是一夜好眠。


        

次日五更,丫鬟们用铜盆打来清水,如往常一般,拿着调好的胰子来绣楼上伺候,待刘小姐起身后,好服侍她梳洗打扮。


        

然而等丫鬟们推开绣楼房门时,却“咣”的一下将手中盛着半盆清水的铜盆扣在地上,接着就响起几声惊恐至极的刺耳尖叫。


        

只见闺房的窗户横开大敞,房屋正中那张宁式大床上空无一人,昨日聘猫老妪提来的竹篮正反扣在床前的地板上,可是那八只一直在篮中打闹不休的四耳花猫连同刘小姐一起,全都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