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活在南宋 > 第四五四章考前三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活在南宋第四五四章考前三日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的快,依稀记得昨日还是花灯节,有美人相伴左右,在街巷寺庙中,唱曲、聊天寻找难得的美景,而今天一睁眼,就已经到了二月中旬。


        

礼部省试的时间是三月初三,这当下,全国各地的举子都已经解赴到临安都城,让本就人烟稠密的御街,刹时拥堵的水泄不通。


        

不光是城里堵,旁边的西湖亦是舟船林立,吓得躲藏在草丛里正在孵化宝宝的母野鸭,不敢远离巢穴一步,只好辛苦旁边的公鸭子,一趟一趟的给它叼来小鱼虾吃。


        

临安,也可以说是杭州。


        

自北宋时就已经有了“地有湖山美,东南第一州”的美誉,所以说,南宋的都城选在这里,正是图了这点美景,至于离出海口近不近的,主要是皇家人喜欢看海。


        

不管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还是东临海崖逃命夭夭,反正自国都定在这里以后,一处原本只有渔业的地方,瞬间发展成四百四十余行,各种市场,交易甚盛,吃穿用度万物所用,应有尽有,这个时代的杭州,犹如一盏发出耀眼光芒的灯塔,照亮了全世界。


        

日本、高丽、波斯、大食等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与之有使节往来和贸易关系,朝廷还专门设立了“市舶司”以主其事,每年为国库增收数百万贯税收,这一切,源于临安府人口的激增。


        

正所谓“劳动创造财富,人多力量大”,具史册记载,咸淳年间临安府及其辖区各州县,有人口一百二十四万余人,人口的增多,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商业的繁荣创造了基础条件。


        

当时临安手工业作坊林立,厂内工人甚至实行倒班休息制度,日夜不停的生产出各种精美的商品,尤其是丝织业和印刷业技术的突破,让织造技艺更加精良,生产出来许多精巧名贵的丝织品,通过游商的“马蹄子”行销到世界各地。


        

矿业、陶瓷业、造纸业、造船业、茶、糖、盐以及诗词歌舞音律文化都在当时的世界享有盛名。


        

所以说当时的南宋,不仅超越前代,甚至已经有了现代化的繁荣,到达了资本主义萌芽的状态。 记住网址m.dzs5.com


        

杭州特殊的地位,自然吸引了不少国内国外的人慕名而来,白日里欣赏抚媚动人的西湖风景,到了夜里,就去“夜市集”上吃各类,用铁锅爆炒出来的美味佳肴。


        

酒肆茶楼、艺场教坊、驿站旅舍等服务性行业争相拿出自己最好的服务和特色,以求你在心满意足后,给他来个好评!


        

说临安,自然离不开都城。


        

打开與图来看临安,从坚固的城墙中,察觉到一股气势磅礴的感觉扑面而来,忍不住就想把自己紧握拳头的胳膊露出来,与它比较个高下。


        

这座城,分内外两座,最南边的是皇家人居住的大内,最北边的就是百姓人家待的居民区,至于靠近大内的地方就是一座座的官衙。


        

从皇城东华门之外,往北就是“推出午门斩首示众”的午门,午门继续往北就是六部桥,过六部桥西边就是号称“紫绯两片云”的三省六部众官员办公的地方。


        

往北仅挨着的,就是遍布全国州县衙门,通过官道驿站递送到朝廷公文的“都亭驿”,在这里,各处的政务会被秘书丞、舍人、走办等等打杂的绿袍小官,以轻重缓急,分至三省六部各司。


        

当然啦,一些地方上的秘密奏折自然会被担任逐房副承旨的黄门内侍直接送进宫中。


        

都亭驿往北就是“太医局”,再往北就是长长的小河御街,御街东边是大河,往东就是闲玩去处,而小河御街往西,就是密集的居住区,像“太平坊”、“里仁坊”、“中和坊”许多坊址,期中还混居着太常寺、府学、太学、国子监、武学、甚至各大王府和寺庙道观。


        

而狗儿要去的贡院,就在整个大城的西北地,北边就是负责刑狱的“大理寺”。


        

说完了外城就得说说内城,也就是皇城。


        

这里又分内外两区,内里是人家皇帝一家子住的院子,分南北大内,总名“大内苑”。


        

按照居住人群分为以下几种。


        

官家之居的殿,有“崇政、垂拱,寝殿曰福宁殿,紫宸、文德、集英、大庆、讲武”等诸殿。


        

每处殿都有自己的用处,例如集英殿“临轩策士则御焉”;大庆殿“行册礼则御焉”;讲武殿,“阅武则御焉”等。


        

皇帝的老子娘住的地儿叫“宫”,侍奉他老子爹的叫“德寿宫、重华宫、寿康宫”,他娘,嗯……


        

奉圣母!叫“慈宁宫、慈福宫、寿慈宫”。


        

至于皇太子住的东宫,因为赵构无子,在绍兴二年,领养了宋太祖赵匡胤第七世孙赵昚,当时他才六岁,今年正好二十二岁,正值壮年,对于“老皇帝”和朝中“主和派”的做法甚是有些“微词”。


        

皇宫中,最重要的就是这三人的居住地,至于其他的,还不如介绍一下大内苑中的亭台楼阁,像南内的损斋、观堂、芺蓉阁、翠寒堂、清华阁、欏木堂、隐岫、澄碧、倚桂、隐秀、碧琳堂。


        

以及北内苑中的网红打卡地儿“大池”,都是有趣的玩耍地儿。


        

下引西湖水,上叠石为山,远看飞来峯,近看怪湖石。


        

除了大池,北苑地儿还有一处名楼曰聚远楼。


        

正好把北内苑分为四处,


        

东边的香远、清妍、清深、梅坡、松菊三径、清新、月台、芙蓉冈。


        

南边的载忻、清旷、射厅、欣欣、灿锦、至乐、泻碧、临赋、半丈红。


        

西头浣溪、文杏馆、冷泉、静乐。


        

北边盤松、绛华、春桃、旱船、俯翠。


        

诸多玩耍游乐去处,让皇宫众人玩的是“乐不思蜀”。


        

狗儿一行人是在二月底来的大都,此时的临安,到处是身穿士子衫,头戴素纶巾的应考举子,所以空中飘过的“之乎者也”替换了“美味杂嚼”的吆喝声,也是理所当然,因此,众人虽然对胖店家开价二百钱一间房的价格,虽然有些不满,但也算能接收,毕竟人家的招牌是“虽然没出过状元,但是每科都会中进士”。


        

状元什么的,普通考生可不敢奢求,所以这“进士”的功名就是大家伙最真实的期盼,毕竟折腾了大半年才来到这里,得个名落孙山的成绩,可就闹心了。


        

找到了住处,赶紧收拾一下安顿了,就拿着证明自己是本人的卷宗,前去负责登记考生的官衙里报名,连续三天都在为考资的事儿忙碌。


        

有官人参加科举,还要比普通考生繁琐一些,贡院―礼部―吏部三头跑,好不容易跑完这日子也到了三月初。


        

这时候整座城池都有股剑拔弩张的感觉,一部分是考生自己搞出来的,另外一点就是官府整肃宵小之辈,为省试保驾护航的目的。


        

“狗儿啊,某家听说昨天‘武进士’客栈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说是一京西南路来的举人和广南东路的考生,俩人为了比比谁力气大的事儿,斗出了火气,落得个俩败俱伤的结果,不曾想,围观的人群里突然飞出一支暗箭,广南东路的考生就这么没了!”


        

“啊呀,庞大哥,那官府可把凶手抓住了?”


        

正在给狗儿磨墨的杨小修惊呼一声就抬头问蹲在屋门口,正在磨刀的庞大郎道。


        

听见问话,庞大郎摇摇头道:“抓啥子呦,当时那么多人都围着看热闹哩,你让衙差们抓谁去?所以都放了。”


        

“这里的官差脾气还好哦,俺们哪里只要发生了案子,周围人不管你是过路的还是住在家,都会统统抓起来审问!”


        

狗儿做了一篇题,正巧听见杨小修说这句话,就呵呵笑得给他解释道:“这里可是天子脚下,可容不得他们随便抓人,并且,当时凶杀案发生在客栈,想必周围围观的人也都是店里的客人,嗯,‘武进士’店,我前天有路过,见这家店里住的都是来考武举的人吧!”


        

庞大郎点点头道:“是的,这家店里全是来考武举的考生!”


        

“那就对了!”


        

狗儿把毛笔放下,伸手拿起旁边的麻布一边擦手一边道:“想那围观的人,都是些考生,再有三天就要开考了,这个时间点,衙差们更加不会抓人,唉,看来那俩考生是注定要倒霉了,死了的冤,活着的更冤!”


        

“可不是么!”庞大郎终于把腰刀磨好了,就一手提着,一手把拳头大小的磨刀石放进行囊里,重重叹口气道:“那帮差役就是走个过场,把围观的人粗粗记录一下就喊了放行,那考生的尸体,也被官府派人收敛走了,只把与其斗殴的京西南路考生,用枷锁枷了,说给他判刑,估计这科武举是没办法参加了!”


        

特殊时期,特殊处理也算不得官府处理不当,所以只能是冤枉斗殴的考生了。


        

“没想到参加武举科的人,如此凶残!这种一石二鸟的卑鄙手段都用出来了!”


        

庞大郎伸手接过狗儿递来的茶碗,咕咚一口,恶狠狠的道:“用这种卑劣手段取得的功名,也配得官家赏赐的官衣?”


        

狗儿瞧他一脸愤慨的模样,叹口气安慰道:“唉,这种事儿咱们也管不得!”


        

三人沉默一会儿,旁边的杨小修突然开口道:


        

“还好王厚哥和十四哥没有来这里,若不然遭了毒手可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