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豪门青春之恋 > 情深似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甫晟轩和魏然走到魏凯和洛涵的面前,魏凯让洛涵先离开,皇甫晟轩却阻止洛涵离开,魏凯不明白皇甫晟轩什么意思,他强硬的表示让洛涵离开,皇甫晟轩看见魏凯态度这么坚定,他知道只要魏凯坚定的事情,一般都会做到,皇甫晟轩让洛涵离开。


        

洛涵离开后,皇甫晟轩和魏然进去他的房间,魏凯不想进去,他实在搞不懂皇甫晟轩和魏然来找他做什么,魏凯平静的走进屋子里,屋子里特别安静,谁都没有说话,魏凯全当他们不存在一样,该干嘛干嘛,魏凯进去浴室洗澡,等他洗完澡出来,皇甫晟轩和魏然还在沙发上坐着,魏凯把头上的毛巾甩在一边。


        

“你们想说什么,赶紧说,我要准备睡觉。”魏凯不耐烦的对皇甫晟轩和魏然说。


        

“凯凯,是我让晟轩带我来找你的,我想我们彼此之间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好,以免造成没必要的误会。”魏然平静的对魏凯说,魏凯看见魏然这幅模样,他简直觉得以前那个魏然是假的。


        

“魏然,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误会,在我面前,你不用装成这样,因为我不会相信你,如果你是想装给皇甫晟轩看,那麻烦你单独装给他看,我看见你这样,我觉得恶心。”魏凯浑身充满厌恶的对魏然说,皇甫晟轩全程一句话没说,他静静的看着魏凯和魏然。


        

“你什么时候可以和我回家见父母?”魏然坚定的问魏凯。


        

“我不是已经说过,永远都不回去么,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你们不要再来纠缠我,我不是你的弟弟,更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我只是一个不知道父母是谁的孤儿,我现在只想平凡的生活,不想让别人再打扰我的生活。”魏凯把自己的心里话说给魏然听,因为他真的很累。


        

“魏凯,他们好歹对你有养育之恩,你怎么能这样忘恩负义。”魏然生气的对魏凯说。


        

“他们的养育之恩我会报答,但我是不会回去的,在你们把我送出国那一刻,我就已经不是你们家的人,现在我请求你和你的男朋友以后都可以不要再来打扰我,没有你们我过的会比以前好。”魏凯这句话是对魏然说的,也是对皇甫晟轩说的。


        

皇甫晟轩看着满脸没有任何希望的魏凯,他心里有愤怒,有心疼,有痛苦,皇甫晟轩问自己,他不是一直以来想和魏凯重新开始么,现在的他在做什么,如果魏凯想让他远离他的生活,那他成全他。


        

“还有两个月,我和魏然就要结婚,希望你到时候不要缺席。”皇甫晟轩对魏凯说完这句话,他拉着魏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离开。 记住网址m.dzs5.com


        

魏凯看着皇甫晟轩和魏然离开,他心里很痛苦,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魏凯想和以前一样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哭一场,发泄一场,可是现在的他终究不再是曾经的魏凯,魏凯告诉自己,如果两个月之后,他的腿还能站起来,他会去参加婚礼,毕竟自己真的无法那么狠心。


        

洛涵从酒店出来,她就接到冷闫宇给她打来的电话,洛涵看到电话号码,她的心一下子温暖起来,洛涵兴奋的接起电话。


        

“冷闫宇,我很想你。”这是洛涵内心最真挚的想法,因为她真的很想冷闫宇。


        

“洛涵,你如果想我,可以回来找我。”冷闫宇对洛涵的说。


        

“冷闫宇,我要是什么都不做,赖你一辈子可以吗?”洛涵的笑着问冷闫宇。


        

“可以,我能养起你。”冷闫宇的一句话让洛涵的想立马去到冷闫宇的身边,可是她还是没说出这句话。


        

“冷闫宇,你真好,我一定会加快完成事情,回去找你,你可不能变心哦。”


        

“不会变心,洛涵你现在想见我吗?”冷闫宇声音深沉的说。


        

“我想见你,真的很想见你。”洛涵充满思念的对冷闫宇说,却不知道冷闫宇却在她身后向她慢慢靠近,冷闫宇把电话挂断,洛涵看着挂断的电话,她的心里五味杂陈,洛涵刚想再次把电话播过去,冷闫宇就从身后抱住洛涵,洛涵开始吓一跳,当她闻到来自冷闫宇身上的闻到和气息时,眼眶里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那是思念已久的泪水,洛涵转过身紧紧的抱住冷闫宇,她怕这只是她的幻觉。


        

冷闫宇抱着洛涵,回去他住的酒店,进去房间里,冷闫宇和洛涵坐在沙发上,冷闫宇觉得他还是不能和洛涵分开。


        

“洛涵,我们回去吧。”冷闫宇又认真又迫切的对洛涵说。


        

“冷闫宇,对不起,我现在真的不能回去。”洛涵充满愧疚的对冷闫宇说。


        

“洛涵,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不用给我什么交代,我父亲的事情我会慢慢放下,我现在只要你回来我身边。”冷闫宇充满深情地对洛涵说。


        

“冷闫宇,我来这里,不仅仅是因为要给你一个交代,而是我真的想知道当年的真相,还有找到我哥的下落,这是我对我母亲的交代,也是给我自己一个交代。”洛涵严肃的对冷闫宇说。


        

“如果你一直找不到真相和你哥的下落,你就一直不回去A市找我吗?”冷闫宇问洛涵。


        

“冷闫宇,如果一年之后我没有任何消息,我会回去找你的,你可不可以对我多一点信任,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你,你在我心里比我自己都重要。”洛涵对冷闫宇表达自己的真心,冷闫宇看着洛涵的,他把洛涵抱进怀里,洛涵也紧紧的抱着冷闫宇。


        

第二天一早,冷闫宇起来没有吵醒洛涵,他给洛涵留字条,冷闫宇告诉洛涵,他和方柔已经解除婚约,等她回来就结婚,洛涵醒过来看见桌子上的字条,她幸福的笑着。


        

洛涵回到家里,她决定等找到自己的哥哥,她就回A市找冷闫宇,什么皇甫家,什么白家都和她没关系,她现在只想等事情结束以后,和冷闫宇平凡的生活,从此不再有分离。


        

君廷一直在寻找肖奕的消息,可却一直都没有肖奕的消息,君廷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和下班,还有应酬,没有人再在君廷的面前提起过肖奕,连他的好兄弟们都很避讳的不再提起肖奕,就好像肖奕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君廷和他的好兄弟们不停的喝着酒,他想忘记肖奕,真的想忘记肖奕,可是越想忘记,那些关于肖奕的一切,就像在他的心里扎根一样,想拔也拔不掉。


        

君廷的兄弟们看见君廷这样,他们知道肖奕是改变君廷的人,也是君廷第一个深爱到骨髓里的人,自从高琛离开后,他们一直在想能让君廷再次回归正常的哪个人是谁,没想到会是那个叫肖奕的人。


        

有一次君廷带着肖奕和他们喝酒时,肖奕曾和他们坦白说,他和君廷之间就是简单的合作关系,君廷没有否认肖奕说的话,他们自认为肖奕和君廷就是简单的合作关系,情不知道所起,他们不知道肖奕和君廷,谁对彼此的感情最深,但如今他们看到喝酒喝到烂醉如泥的君廷,顿时明白,动情最深的还是他们的好兄弟君廷。


        

肖奕自从做完手术后,他一直都没醒过来,他一直在医院住着,徐阳每天都会去看他怎么样,肖奕各方面都很正常,可徐阳也不明白肖奕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


        

徐阳晚上在医院陪肖奕,他的朋友给他打电话,让他一起去酒吧喝酒,徐阳不放心肖奕,但也不好推辞,便答应过去,他离开医院之前让护士好好照看肖奕。徐阳到达酒吧后,他进去酒吧给自己的朋友打电话,徐阳的朋友看见徐阳到了,他便过去找徐阳。


        

徐阳的朋友把徐阳带到一个包间,徐阳进去包间就看见君廷也在,他不知道自己的朋友怎么会和君廷认识,徐阳不知道这是不是天意,让他和君廷遇到。


        

“徐医生,好久不见啊。”君廷的朋友对徐阳说。


        

“你认识我?”徐阳惊讶的问给他打招呼的人。


        

“我是蓝霖,曾经在S国见过你,没想到会再次在这里见到你。”徐阳听到蓝霖的名字,他全身充满着寒意,由于灯光特别暗,徐阳看不清蓝霖的样子,他没想到他这辈子不想再见到的人,会在这里碰见。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有事,先离开了。”徐阳站起来和他的朋友说声抱歉,便离开酒吧,徐阳去到酒吧外面,他才感觉到自己不再那么压抑,徐阳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蓝家的人,尤其是蓝霖,蓝霖看见徐阳离开,他却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和所有人一起快乐的喝酒。


        

君廷因为思念肖奕喝的烂醉如泥,徐阳刚出来,他就看见君廷也出来,徐阳看见君廷这个样子,他的心里全是怒气,肖奕还没有醒过来,而他还有心思在这里喝酒,徐阳很想过去揍君廷一顿,他这样想着,但是也这样做了。


        

徐阳直接过去给君廷一拳,君廷因为喝醉酒被打到在地,君廷因为这一拳,清醒不少,徐阳打君廷,正好被从酒吧出来的蓝霖和来接君廷的高琛看见,高琛过去直接就过去给徐阳一拳,蓝霖过去把君廷扶起来,徐阳看见高琛给他一拳,更是火冒三丈,他更加的替肖奕感到不值,高琛和徐阳还想动手,蓝霖过去把高琛推开。


        

“徐阳,为什么打君廷?”蓝霖让高琛扶着君廷,他转过身质问徐阳。


        

“君廷,他该打,要不是你们阻止我,我一定会打死他。”徐阳气愤的对蓝霖说。


        

“你和君廷有什么过节吗?”蓝霖问徐阳。


        

“我和君廷之间没有过节,我只是替我好兄弟感到不值,君廷,肖奕的离开,让你彻底清醒没。”徐阳看着君廷说。


        

君廷听到肖奕的名字,他立马推开高琛去到徐阳的面前,完全不像喝醉酒的样子。


        

“你知道肖奕在哪里?”君廷满脸严肃的问徐阳。


        

“你想知道他在哪里么,你关心他的死活么。”徐阳觉得君廷现在就是虚情假意。


        

“告诉我,肖奕在哪里,不然我杀了你。”君廷掐着徐阳的脖子问他徐阳,蓝霖看见君廷这样,他赶紧过去让君廷冷静下来。


        

“君廷,你放开他,你这样他怎么说出肖奕的下落。”君廷听蓝霖的话,他慢慢的松开手,徐阳立马呼吸到空气,他没想到君廷居然会因为肖奕,要杀死他。


        

蓝霖让徐阳告诉君廷,肖奕的下落,徐阳还是不想说出肖奕的事情,因为他答应过肖奕,不会告诉任何人他的消息。


        

君廷看见徐阳还不说,他还想动手,但是蓝霖给徐阳使眼色,让他赶紧离开,徐阳明白蓝霖的意思,他在君廷想要动手之前,立马离开,君廷看见徐阳离开,他立马打电话,让人去查徐阳,蓝霖和君廷离开酒吧,君廷没有管高琛,高琛心里对肖奕更加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