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 > 1225 贸易均衡原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正文1225贸易均衡原则于是在股东大会上,顾晋首先概括了一下公司的航运业务现状:目前正在运营的船舶一共四艘:妮可号、骄傲号、伊舞綾号、冰霜女神号和丹阳号,这些船都有各自不可或缺的运输任务:妮可号,作为大宗货物----通常是煤、矿石、粮食、纺织品和其它初级工业原料的运输主力,目前航行于中兴岛红码头、紫霞岛和新安港之间,这一状况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难以改变。


        

因为目前中兴岛目前所需要的绝大部分工业资源和粮食都来自于上述港口,特别是帝汶岛。


        

形成这种格局的原因,与其说是帝汶岛资源丰富,倒不如说是荷兰和葡萄牙商人充分利用了近水楼台新安港的优势跟澳洲人大做各种贸易,所以帝汶岛是目前中兴岛各种物资的主要来源地,其中最大的贸易伙伴是皮蒙特和德古斯的联合商船队,另外还有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商船队,他们拥有大中小型盖伦帆船约二十艘以上,另外还有包括小型卡拉维尔帆船在内的上百艘贸易船,显然,这是一股强大的海上运输力量。


        

关键是这些船专门都在跑帝汶的新安港,根据葡澳双方达成的贸易协定,妮可号将定期给荷兰东印度公司和皮古二人送去各种澳洲工业品,对方则从东南亚各个港口给澳洲人运来各种各样的货物----大宗的有稻米、小麦、南洋各地出产的粗炼铜块和铅块、锡锭,以及硫磺、硼砂、水银、靛青、硬木、棉花、印度印花布、麻布、绳索等等等等五花八门的产品。


        

由于需求量大,运输要求频繁,这些货物甚至需要丹阳号的协助运输,现在丹阳号跑中兴岛----紫霞岛----新安港----古邦航线,除了针对古邦的荷兰人贸易外,也是对妮可号运输任务进行有效的补充。


        

剩下的三条船:骄傲号、伊舞绫号和冰霜女神号,前者专跑中兴岛至澳门航线,中途停靠美娜多和霍洛港,担纲负责我们跟澳门华商、美娜多华人和苏禄国的贸易。


        

显然北上航线不能只有骄傲号一条船,从金厦、澳门到红码头这条航线途径多个重要贸易据点,目前还要加上安汶和兰屿等荷兰人的港口,是我们获得各种战略物资的重要渠道。


        

另外,这些船除了货物贸易运输外,还有移民运输任务。


        

其中伊舞绫号,要专跑从中兴岛、紫霞岛、霍洛港、万山岛到金厦的航线,这条航线货物品种相对单一,但利润及其丰厚----因为卖的是军火,生意也最好做。


        

目前,大家讨论的焦点基本集中在冰霜女神号的航线上,股东们经过一番热闹的讨论,大家终于接受了一个的观点——把宝贵的运输能力放到最能挣钱的航线上——目前,最赚钱且运输缺口最大的,是金厦航线,那里对军火的需求非常旺盛,而火塘俱乐部的成员们甚至要求派船到长崎和釜山,争取能跟东瀛和三韩做生意。


        

只不过这个要求有点超前,被顾晋以各种技术原因否决了,但是顾晋表示,北上三韩和东瀛的建议他不会忘记,一旦条件许可就会实施云云。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关于蓝色闪电号和铁公爵号这两艘即将下水的新船,顾晋认为,如果按照目前荷兰人的贸易需求,这两条船应该都投入到望加锡、泗水、巴达维亚-航线,顾晋说,以荷兰人目前的贸易吞吐实力来看,即便再投入更多的船舶,运去更多的澳洲工业品,荷兰人也应该能吃得下,而且从货源组织能力上讲,荷兰人比葡萄牙人更有实力把这两条船的回航货仓装满。


        

因此从经济效益上讲,这条航线应该能在未来获得丰厚的利润,大会上,股东们普遍赞同了顾船长的意见。


        

然后,顾晋又在会上宣读了火塘俱乐部联名提交的那份“研究报告”,说是俱乐部十几个人最近讨论过后形成的一些想法,认为有必要写出来给大伙参考参考,这份报告一式两份,分别交给了澳航董事长顾晋和联邦总统孙老,报告题目叫《澳洲的贸易多元化原则》。


        

这是澳洲面对新世界的贸易原则。


        

文章认为,虽然目前仅荷兰人和葡萄牙人的贸易已经让我们获得了丰厚的利润,荷兰人和葡萄牙人对我们的工业品的贸易需求也让我们工厂全负荷地生产,但是因为我们的工业设备复制能力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这种全负荷生产的情况会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消失,这让我们重新记起长期以来一直都有的一个共识----从我们的工业制造能力角度看,真正制约我们工业生产规模的既不是市场需求,更不是技术,而是劳动力和原料的供应!


        

而且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这种瓶颈式的制约将越发凸显……


        

所以,从现在起,我们就应该持续不断地致力于新市场的开拓和贸易伙伴的多元化,这是一个重要原则,哪怕因此暂时牺牲一点眼前利益,我们不但要跟荷兰人和葡萄牙人做生意,我们还要跟英国人和法国人做生意,尽管我们跟西班牙人必有一战,但我们迟早也要跟他们做生意,不仅如此,我们要把贸易航线延伸到北方的大陆,去跟缅甸、泰国、真腊、占城、安南的商人做生意,甚至要开拓内陆市场跟大清做生意,最后,我们不能忘记北方的两个国家----日本和朝鲜,那里生活着至少四千万人口,有着庞大的市场潜力……


        

对于火塘俱乐部的这个报告,孙老读后大为赞赏,还不无感慨地公开点赞说,这帮年轻人啊,以前但凡提起大清国,他们的说辞从来都是“大舰巨炮”、“两广登陆北伐”、“武装金厦直取南京”、甚至还有“登陆塘沽直取北京”的,总之都是“清穿不造反菊花套电钻”那一套。


        

现在,火塘俱乐部里居然能讨论出一个“跟大清做生意”的意见,而且还形成了一份正式的书面报告,这不得不说让人感到有点意外也感到欣慰,按照老人们的说法,这帮孩子应该是越来越成熟了。


        

于是孙老在随即召开的联邦议会全体大会上,高度称赞了这份报告,然后进一步阐述了开拓北进航线的意义所在,这个原则后来被称之为“均衡贸易原则”,并且成为澳洲联邦长期奉行的对外策略。


        

其核心思想,就是通过扶持弱者来抑制强者,从而形成一个相互竞争、相对自由的贸易环境,以利于澳洲货物的行销----无论是在渠道上还是在价格上。


        

澳洲联邦要高举反对重商主义的旗帜,不仅要打破各种贸易壁垒,还要打破垄断!